<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六十六章 给你个机会
    “这小丫头原来胆子这么小吗?”吴辰饶有兴致的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玉脸变了色儿的唐米米,想到了以后怎么整治她的办法。

    “老伯,我们是警察,这位是法医,我们来检查一个死者的尸体!”

    副队长一脸笑意,对面前的老人说道。

    唐米米看到的这个人,其实是太平间的工作人员。

    一般的年轻人是绝对不会来这里工作的,只有那种生活拮据无依无靠的上了年纪的人为了维持生计,有的才会选择这种绝对冷门的工作。

    “你们要验哪一个死者的尸体?”老人的声音很嘶哑,说话的时候好像被什么堵在了嗓子眼儿,配合着这种环境,的确有些阴森,只听声音真的会把他当成鬼。

    “一个叫奥丁的外国人,一个多小时以前送来的!”副队长回答道。

    “他在那里!”老人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

    唐米米这时候慢慢转过了头,发现那不是鬼,而是一个长相奇特的声音难听的老人。

    而听到自己的手下和老人像拉家常似的,有问有答,再想想刚刚自己的惊慌,觉得丢的丢大发了,恨不得找个地洞儿钻进去。

    “明知道他是人你不提醒我,故意看我笑话是不是!”

    唐米米恶狠狠瞪了吴辰一眼,把所有的罪责都归在他身上。

    “别人都不怕,你就怕,你自己胆小怨的了谁?”吴辰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揭唐米米的短儿。

    几个警察忍不住,在一旁偷笑。

    “回去我就告诉外公,你欺负我!”

    唐米米气呼呼的说,冷冷的眸子扫向他的属下:“你居然敢嘲笑老娘,看老娘在演武会上怎么收拾你们!”

    副队长等人自己感觉一道比太平间还冷的气息朝他们扑来,立刻止住笑声,脸立刻耷拉了下来,好像早收了劫难似的。

    唐米米的话里带着威胁,借着火气,她居然不害怕了。

    “队长,你有没有感觉周围的空气忽然下降了好几度?”在朝着奥丁尸体这边走的时候,副队长小声问唐米米。

    “你找死吗?”唐米米眼神一凛,觉得这货是故意吓唬自己的。

    不过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她也感觉气温好像下降了。

    “队长,我也感觉到了,这里不会真有什么吧?”

    一个警察朝着四周望了望,若有其实的模样,其实他也有点害怕。

    “辰少在干啥?他在谁说话?”副队长指着吴辰说道。

    这时候,吴辰已经走到了奥丁的面前,身手掀开了盖在奥丁头上的白布。

    忽然,一阵阴冷至极的风扑面而来。

    别人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吴辰看到,奥丁忽然睁开了眼,他的身体猛然坐了起来,受伤十公分长的利爪,朝着吴辰的脖子掐去。

    人死后,如果带有怨念,或者执念,是不能进入地府轮回的。

    奥丁死的不明不白,他心里的恨和怨让他在死后化为了鬼,而看他的样子,虽然来这儿的时间不长,却吸了这里很多的阴气,变成了厉鬼,而如果不制服他或者灭了他,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鬼煞,这是极其可怕的!

    “区区小鬼,也敢在小爷面前造次!”

    吴辰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眼里带着兴奋。

    玄青道人传给吴辰的天道决包罗万象,其中就有驱鬼的符篆。

    吴辰运转真元,嘴里念道:“天地乾坤,阴阳相生,天道万法,万鬼服从,敕!”

    念完一句咒语,吴辰虚空划了一道符篆,名为镇鬼符。

    吴辰是第一次用符篆,仓促间画出的镇鬼符并不是完整版的,完整版一张符就能降服万鬼。

    虽然不是完整版的,但吴辰得到了玄青道人的真传,此时也打到了炼体敬,借助天地间至阳真元画出的镇鬼符,也能对鬼煞。而对付鬼煞之下的厉鬼,绰绰有余。

    奥丁怨念化作的厉鬼的手指几乎快掐到吴辰的脖子的时候,就被镇鬼符定住了。

    “呵啊……我要杀了你……”奥丁化作的厉鬼张着青面獠牙,冲着吴辰嘶吼,太平间里的阴煞以他为中心,都朝他的鼻子,口涌来,他刺毛饮血般疯狂的吸食,想借此称为鬼煞,杀掉这个房间里所有的人!

    唐米米等人感觉更冷了,身体不由的抖着,见吴辰神神叨叨的,她左右看不看看,有点惶恐的对吴辰说。

    “吴辰,你在做啥,你在和谁说话?”

    吴辰似乎没听到似的,压根没理会唐米米,而是对奥丁的怨念化为的厉鬼说:“你想杀的不是我,而是害死你的人,我来就是要查凶手的,你想不知道知道是谁杀了你?”

    “就是你害死我的,我要你死!”奥丁是外国人,华为厉鬼后,居然说这流利的华夏语。

    “哼,本来我想把你带出去让你亲自报仇,既然你冥王不明,就魂飞魄散吧!”

    吴辰冷哼一声,是人三分火,吴辰脑海里浮现出灭鬼咒,照瓢画葫芦,掐指念诀。

    奥丁的怨念化为的厉鬼忽然感觉害怕了,因为它感觉到了一种足可以让他魂飞魄散的能量在吴辰的手指上凝集。

    “求你,别杀我!”奥丁化为的厉鬼颤抖着,恳求道。

    “你现在相信不是我杀你的了?”吴辰冷着脸。

    “我信,请带我出去,让我亲自杀了害我的人!”奥丁哪里敢说半个不信。

    “算你识相!”

    吴辰其实也只是吓唬吓唬奥丁化为的厉鬼,如果他真有心,一开就把和厉鬼灭了,留着它,有大用。

    “你附在这张符里,我带你出去,报了仇去见上帝也好,去见阎王也好,不许再留在人间!”

    吴辰说了一句,把奥丁化为的厉鬼收进了镇鬼符,虚空一抓,被他收进了口袋似的。

    “队长,他是不是中邪了?”副队长怕怕的表情说道。

    “他不是中邪,是在收鬼!”这时候,那老头儿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冷不丁的一说话,把众人都说吓了一跳。

    “老头儿,你能别出来吓人不?”副队长说。

    “你说这里有鬼?”唐米米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

    “或许有,或许没有,谁知道呢!”老头儿回答等于没回答,摩棱两口,却让人琢磨不透。

    “老爷子,这人的妆是你画的吗?”

    吴辰把奥丁怨念化为的厉鬼收了之后,笑着问那个老头儿。

    “这人死的太残了,脸都被打烂了,有人让我给他化化妆,我就给他画了,画的不好,让各位见笑了!”老头儿除了看守尸体,也是这里唯一的给死人化妆的。

    “一人挣两份钱,两份都是高工资,他得有多缺钱?”副队长摆着手指头算了算,这老人的一分钱一个月的工资,就够他干小半年了,他大爷啊,老子吃的是公粮,居然没一个看尸体的老头儿挣得多。

    不过他心里发发牢骚,并不羡慕,也不嫉妒,真让他和老人换,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天天在太平间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