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六十五章 唐米米的弱点
    “少爷,公安局的人已经去抓姓吴的了!”

    吕宗辉垂手站着,把得到的消息汇报给米麒麟。

    “嗯!”米麒麟闷声应道,当初那个不可一世,意气风发的米家麒麟儿,此时跟落魄公子似的,没有一点的精气神儿。

    米家受到了重创,虽然米老爷子动用了所有关系保住了米家,但现在的米家连当初的四小家族都不如,这件事儿对米家的每一个人都是晴天霹雳。

    吕宗辉见米麒麟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心里很无奈,为了让米麒麟打起一点精神,他说:“少爷,无论是人证,物证,都指向姓吴的,铁证如山,英国大使馆的人就在警察局,这小子就算是市长的亲戚,也必须得死!”

    “好!”米麒麟似乎不愿说话,神色有些阴沉。

    吕宗辉说:“少爷,姜少邀请您去聚会,现在快到时间了,您是不是现在过去?”

    “说好听是去聚会,不就是去添刘家的屁股吗?”

    米麒麟咬牙启齿,眼里射出两道有如实质的仇恨,杀意,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皖南几个家族都败给了张家,而始作俑者刘家却只是损失了一些流水,此时居然提出几个家族结盟,其实就是想趁机做皖南的老大,着实可恨,可恼!

    “少爷,刘家的确是小人行径,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如果您不去,会让另外几个家族抢了先机!”

    吕宗辉身为手下,但也明白一个道理,无利不起早,刘家想笼络几个家族,必须的放出一点血,如果此刻意气用事,恐怕连那唯一翻身的机会都会失去。

    “米家虽然落魄了,但我米麒麟还轮到你一个下人来教我做事!”

    米麒麟十分恼火,训斥吕宗辉。

    “是我失言了,请少爷责罚!”吕宗辉垂头,再也不敢说越权的话。

    “备车!”米麒麟嘴里吞出两个字,脸上带着冷意,他要去赴会,等找到机会,先灭了张家,再灭刘家!

    “是,少爷!”吕宗辉立刻去安排了。

    ……

    “唐局长,你的属下都出去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把罪犯带来!”

    警察局局长办公室,上位上坐着一个衣着华贵,金头发,蓝眼睛,白皮肤的男人,他是英国大使馆的秘书,彼得,他对唐建国说话,就像在质问门口的办案似的,态度有些傲慢。

    “彼得先生,从公安局到吴辰上班的地方来回至少需要一个小时,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难免堵车,请彼得先生耐心等候!”

    彼得是代表英国大使来的,身份比较特殊,唐建国以礼相待,满脸笑意,十分客气。

    “平时平常人需要一个小时,可你们是警察,是去抓罪犯,完全可以不考虑红绿费灯,更不用考虑超速的问题!这要是我们的警察,一个小时的路二十分钟就能搞定!唐局长,你好像认识哪个杀人犯,你不会是可以拖延时间,想包庇他吧?”

    彼得脸上带着不满,充满怀疑的看着唐建国。

    他居然那英国和华夏比,你英国才多少人?每个城市才多少人?华夏大都市堵起车来,人都过不去!

    “彼得先生,你在皖南生活了几年,应该清楚,一旦遇到高峰期堵车,别说人,连人都过不去!”

    唐建国虽然没有发怒,声音冷了下来:“我唐建国自从干警察那天起,我没有冤枉过一个好人,更没有包庇过任何一个罪犯!”

    “彼得先生,唐局长是我们皖南市的黑包公,他是绝对不会包庇罪犯的,您先喝口茶,想必罪犯也快抓来了!”

    周明海的秘书也在这里,彼得先去了市里,找到了周明海,周明海立刻派秘书来了警察局,此时周明海的秘书给彼得递过一杯茶,打着圆场!

    “哼!”彼得冷哼一声,一张臭脸也不知道给谁看。

    “局长,袁老爷子来了,在待客厅等您!”这时候,门卫走了进来,报告说。

    “洪秘书,麻烦您在这里陪一下彼得先生!”唐建国脸上带着歉意,对洪剑涛说。

    “老爷子指定是急事儿,唐局长您去请便!”

    洪剑涛满脸笑意,其实他大概猜到了袁渊的来意。

    ……

    吴辰穿上警服后,别说,还挺带劲儿的,乍一看还真跟当了好几年的警察似的,身上有股子英气逼人的劲儿,居然把身边几个男警察都比了下去,和唐米米站在一起,居然很搭。

    “没想到他穿上警服这么帅!”唐米米忍不住瞥眼多看了吴辰几眼,不知为何呃,心跳忽然快了一点。

    “喜欢看就光明正大的看,不用偷偷摸摸!”

    吴辰的眼睛何其敏锐,看到了唐米米的小动作,很大方的说。

    “切,自作多情,你以为你多好看似的,我是在看你后面的跑车!”唐米米被发现小秘密似的,俏脸一阵羞红,立刻挺胸,抬头,目视前方,扯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慌。

    一行人走进了市医院,查问过后,直接来到了太平间。因为他们都穿着警服,而唐米米又是唐建国的女儿,医院没有怀疑他们。

    一走进太平间的大门,一种阴森诡异的冷意扑面而来,唐米米和几个警察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最然是白天,太平间里却静的可怕,落针可闻,几个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每个人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荡,头顶上的灯泛着一种惨白的亮。

    唐米米安静的跟小猫咪似的,似有似无的朝吴辰靠近,一只手摸着腰间的枪,一只手不经意间抓住了吴辰的袖口,她平日里胆大包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从小小说里电视里看到过很多和太平间有关的恐怖故事,此刻一颗小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吴辰走在最前面,很快就来到了停放尸体的太平间,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看到那一排排的死人,虽然被蒙着脸,但唐米米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吴辰感觉袖口一松,回头一看,唐米米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咧嘴一笑:“你如果害怕,就去外面等!”

    “谁说我害怕了?”唐米米平日里强势惯了,她的下属更是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绝对不能让他们看自己的笑话。更何况,她不想让吴辰看到她软弱的一面。

    唐米米嘴上说的坚强,脚步却比蜗牛还慢,一点一点挪动,提着胆子,终于跨进了那道门。

    “你们是干什么的!”而在这时,耳边传来一道苍老,沙哑,幽冷的声音。

    “谁,给老娘出来!”唐米米寒毛倒立,立刻拔出腰间的枪,厉声喝道。

    忽然,一个须发皆白,蓬头垢面,手里拿着笔,满脸皱纹,如死人一般沉寂的脸出现在唐米米的面前!

    “鬼啊!”唐米米突然看到这么一张脸,立刻吓得亡魂皆冒,扑进了吴辰的怀里,使劲儿往里钻,小脸吓得惨白惨白的!

    “队长原来怕鬼!”几个警察瞠目结舌,互相对视了一眼,像发现新大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