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是神仙
    “你觉得我信不?”张琳盯着吴辰,一个字都不带信的。

    “你要不信,明天我带你去问问她!”吴辰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好隐瞒的。

    看吴辰说的煞有其事,张琳好奇了:“我记得没错的话,她的外公是袁渊吧,你怎么会是袁渊的师叔祖?”

    “这事儿说来话长,简单的说,我和她外公师出同门,我的辈分高!”吴辰对此事也有些无奈,谁叫自己的师父不是凡人呢!

    “原来是这样,姐姐我姑且信你了!”

    张琳盯着吴辰,带着一种邪恶的语气说:“别人都是玩儿姐弟恋,爷孙恋,你居然够到自己的祖孙女,你可真会玩儿哈!”

    吴辰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大写的尴尬:“琳姐,身为女人,你能不能正经一些,阳光一些?”

    “是我不正经还是你们乱,你自己心里有数!”张琳哼道,身为女人,她敏感的觉察到唐米米对吴辰有女人对女人的情愫,要不然不会在大街上,那般肆无忌惮的抱着他哭!

    “乱l”俩字儿都出来了,吴辰着实无语了。

    看吴辰哭丧着脸不说话,张琳用手掰正他的脸,笑着说:“是不是姐姐委屈你了?冤枉你了?”

    “你说呢?”吴辰很无辜。

    “你这么优秀,难保不会被别的女人喜欢,只要你心里由我,真心待我,不辜负我,姐姐就知足!”

    张琳浓情蜜意的看着吴辰,说着从未说过的情话。

    “琳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吴辰仰头,说的极其认真,这是男人对女人的承诺。

    “如果你真对我好,就再回答我一个问题,不许说谎!”张琳十分认真的说。

    “你问!”

    “那一千五百亿,你是怎么转给我,而不被任何人发现的?”

    张琳目不转睛的盯着吴辰,目光有种穿透力。

    “我都说了那不是我,你咋不相信呢!”吴辰说。

    张琳白了吴辰一眼,笑着更加迷人,声音轻柔,就像小猫在心里挠:“姐姐是认识不少男人,也有很多男人会为了我一直千万金,但他们绝不会给我千万亿。除了你,没有人会对对姐姐这么好!”

    张琳勾着吴辰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呢喃:“你如果告诉姐姐呢,姐姐今天会好好的奖励你,如果你不告诉我,从今以后,姐姐就只让你看着美食,不让你吃!”

    “不是吧琳姐?你舍得这么对我吗?”吴辰撇嘴。

    “那你到底说不说呢?”张琳眨巴着眼睛笑道。

    “好吧,既然你是我的女人,我就没什么好隐瞒你的,但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要告诉第二个人!”

    吴辰似乎是妥协了,说的很严肃,很慎重,好像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快说!”张琳按耐不住了,这小子,就喜欢卖关子,不知道人家心里很着急吗?

    “其实我是神仙转世,有通天彻地本事,别说把几个家族的钱偷光,就是把全世界的钱偷光,也只是分分钟的事儿!”

    吴辰一张嘴,就跑火车。

    “你大爷的,敢戏弄老娘!”张琳伸出玉手,在吴辰身上挠了起来。

    “琳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这年头咋说实话还没人信了?”

    “你这也叫实话,鬼都不信,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你个小娘们儿,小爷还收拾不了你了是不?”

    “啊,你干啥?”

    “干你呗,你挠了小爷几下,小爷就干你几次!”

    “别,我累……”

    没一会儿,房间里就传出了欢乐的乐章。

    翻云覆雨过后,张琳窝在吴辰怀疑,脸上带着潮红,眼角有着疲惫,额头上浸出了汗珠,美极了。

    “小辰子,姐姐知道你身上有很多秘密,作为你的女人,姐姐以后不再问你,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姐姐!”

    此时的张琳,就是一个幸福小女人,乖巧,懂事,善解人意。

    吴辰抱着张琳的手紧了紧:“琳姐,我都告诉你了,只是你不信而已!”

    张琳白了吴辰一眼,眉宇间为退去的潮红,那一抹的风情美极了。

    不过她心里萌发出不切实际的想法:“难道他真的是神仙?或者得到了什么修仙秘籍?”

    ……

    第二天。

    吴辰一觉醒来,就接到了宿舍那几个逗比的电话。

    郝胜平很吃惊的说:“我靠,老大,你的电话终于通了,打你电话不再服务区,到处都找不到你,再打不通你电话,我和老三老四就要去警察局报警了!”

    “我手机昨天没电了,忘记充 了,你们找我啥事儿?”

    这老二就是喜欢大惊小怪,吴辰随口问道。

    “不是我们找你,昨天有个女警花半夜踹开了我们的房门,发了疯似的找你,就是那个上次来找你的女警,当时我们三个只穿着小内裤,她进来的时候,把我们吓得差点阳痿了!”

    郝胜平声音很夸张,明明是他们思想不正经,却把自己说成了受害者。

    “唐米米居然去找我了?”吴辰心里很好奇,联想到昨天晚上她哭泣的场景,想想她说的话,吴辰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丫头应该是以为我死在了天湖别墅,所以才那么激动,原来她是在担心我!”

    “你自己思想龌龊,就别埋汰人女警花了,有事儿没,没事儿挂了!”吴辰看了看表,快到上班点了,张琳已经走了。

    “有事儿!”

    郝胜平压低了声音问:“我说老大,后来那女警找到了你没有?你有没有把她推倒?如果我们有了大嫂,你必须的请客!”

    “等着吧!”吴辰啪的一下把手机挂了,心想,这个二逼,还推倒,也不看看唐米米和他是什么辈儿!

    吴辰起床洗漱,然后去了金鳞会所!

    ……

    尽管上面压着,但天湖别墅发生爆炸,死了不少人的消息还是传遍了皖南市。

    官方的解释是:有人租住天湖别墅在非法制作炸药,因为操作不慎,引起了爆炸!

    对这个解释,糊弄不知真相的民众倒是可以,对那些处在上流社会的人来说,根本就是放屁。

    心里明镜似的,但谁都不敢说,也没必要。

    “欧家,米家,姜家,这次可栽了个大跟头!”

    “何止是大跟头,恐怕很难再翻身了!”

    “几个家族毕竟家大业大,关系复杂,单单是和政府合作了那么多项目,政府也不会让他们轻易覆灭的!”

    “不覆灭又怎样?就算能死灰复燃,也只是三流家族!”

    “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们这是活该,谁让他们不调查清楚,就贸然对张家出手!”

    “老兄,你要弄清楚,是张家主动开战的!”

    “张家要没有足够的底气,敢开战吗?几个家族的家主真是老了,居然连这点智商都没有!”

    “有些家族被几个家族压了几十年,恐怕要要趁势而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