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五十八章 赔礼
    “吴辰,张琳,我要你们替我儿子偿命!”

    军区,赵权住的房间里,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吼声。

    赵军得知几个家族要对张家的暗势力动手,带着人一个班的兵,穿着夜行衣,就跟去了,结果把命留在了那里。

    “我儿啊,你死的太惨了!”

    赵军的母亲哭的伤心欲绝,眼里的带着怨毒,声嘶力竭的说:“赵权,今天你要不把那两个狗男女给杀了,你就不配做一个父亲!”

    看着眼睛已经哭红,犹如怨妇的妻子,赵权的牙都快咬碎了:“我会把他们两个都带来,一刀一刀给剐了!”

    “部长,人都带到了,请指示!”这时候,一个高个儿军官走了进来,身体立的笔直,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吴辰和张琳杀了我儿子,立刻去去人抓来,有胆敢阻拦者,杀无赦!”

    赵权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此刻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是,部长!”

    赵权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些军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滴滴!”就在赵权即将坐上他的私人座驾的时候,迎面驶来了一辆军车,看到车牌,赵权愣了一下,立刻迎了上去。

    从军车里下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刀削般的面容,一双剑眉,身姿挺拔,威风凛凛。

    “敬礼!”赵权带头对这人行军礼,他心里纳闷儿,军区的政委怎么来了。

    来的人叫何阳,军区政委,赵权的顶头上司。

    何阳扫了一眼赵权和他身后整装待发的军人:“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回何政委的话,明天首长要来视察,我带他们去采购新鲜蔬菜,!”

    赵权找了一个看似合乎情理的借口,说的冠冕堂皇。

    “谁告诉你手掌来视察就要去购买新鲜蔬菜?你难道不知道,首长最不喜欢下面的人搞这一套吗?”

    何阳板着脸,十分严肃:“把人立刻带回去,每人写一份深刻的检讨!”

    “是,何政委!”

    赵权心里那叫一个恨,但不能表现在脸上。

    对他的兵命令道:“把队带回,回去都给我好好写检讨!”

    “是!”赵权的手下不敢违抗。

    “何政委,您这时候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赵权不是傻子,不会认为是恰巧碰到了。

    “首长下了两道军令!”何阳说道。

    赵权恭维道:“何政委请说!”

    “赵军欺男霸女,作恶多端,目无军纪,被开除军籍;你身为赵军的父亲,没有严加管教,却可以纵容,降一级,记大过,以儆效尤!”

    何阳跟判官似的,宣读了对赵家父子的处分。

    “什么?”赵军十分惊骇,以为听错了。

    “何政委,首长怎么会做这种决定?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这是亲自下达的处罚条令!”

    何阳把条令拿给赵权,鄙夷的扫了他一眼:“首长让我转告你,作为后勤部部长,你虽然有小过,但你的能力是值得肯定的,这么多年你的功大于过。赵军如今的下场,是他咎由自取!如果你想保全自己,如果你想保全赵家,就当作你没有生过这个儿子!”

    赵权十分吃惊,十分不服,十分恼火:“既然何政委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的了!既然首长知道我的儿子被人杀了,身为父亲,我怎么能不去报仇?如果是首长的儿子被人杀了,会当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吗?”

    何阳把赵权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算是劝解,也算是警告:“我说了,你儿子是咎由自取!如果首长的儿子作恶多端,用不着别人,首长自己就会动手!”

    作为政委,语言功底是相当强的,政治觉悟也是十分高的,何阳说的大义凛然,不动声色的小小拍了手掌的马屁,但他说的是事实。首长要有这样的儿子,早就打死了;再说,首长的子孙哪一个不是军中强将,军国不让须眉?

    赵权居然妄想和首长比,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顿了顿,何阳是劝解,又是警告:“我知道你要带人去做什么,做为你的领导,如果你找到证据,我会替你主持公道,但如果没有,我不允许你以权谋私。看在多年相识的份儿上,我劝你一句,别去招惹那个少年,你惹不起!如果证实了那少年的身份,我们整个军区都惹不起,不要给自己找麻烦,更不要给我们军区找麻烦!”

    “哪个少年是什么身份?”赵权听何阳说的如此慎重,郑重,他忍不住有些惊诧和好奇。

    “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何阳能说这么多,已经破坏了规矩,不可能那个不可思议的假设告诉赵权,传出去会引起骚动的。

    赵权愣在原地,看着何阳离开,在道没了军车的声音,何阳的话犹在耳边。

    “吴辰,老子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老子一定会让你给我儿子偿命!”

    赵权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本来就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儿子死了,他能听进劝就不是他了!

    但何阳既然亲自来警告他,说明赵权已经派人盯住他了,为了不招惹麻烦,为了能一招杀敌,他暂时返回了住所。

    ……

    “冯行长,我们集团欠你们银行的钱已经连本带利的转给你们银行了,你这么着急的过来,是利息给少了吗?”

    张家总部大楼,总裁办公室,张琳坐在真皮座椅上,玉手交叉,一脸笑意。

    “张总,真是不好意思,我出差刚回来,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儿!那个副行长擅作主张,居然来逼债,真是岂有此理!我回来后立刻辞退了他,并且转告了各家银行,以后谁都不会再录用他!”

    穿着西服打着领带一副资本家打扮的中年男人是皖南银行的行长,他一脸歉意的给张琳陪着不是,得知张家翻盘后,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冯行长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儿?”张琳饶有兴致的看着冯行长。

    “我真不知道,张总,我们和张家是几十年的合作关系,我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让他那么做!”

    皖南银行的行长神色焦急的解释,好像真被蒙在鼓里的样子。

    “你们是不是也想说,来我们集团逼债,是你们的副行长或者代理人擅作主张,你们其实一点也不知道?”

    张琳扫了一眼,来到他办公室的那些银行行长们,问道。

    “张总,我确实不知道,我来就是特意向您道歉的!”

    这些银行行长见风使舵,如果张家败了,他们能收回贷款,可现在张家翻盘了,貌似比之前更强大,他们就把来逼债的人推出来当替罪羊,把自己撇干净。

    “知道不知道的,我都把钱还给了你们,如果你们对账的时候发现问题,随时可以找我的秘书对账,天不早了,我要回家休息,各位请回吧!”

    张琳手里有三千亿,把张氏集团前的所有债都还了!

    做事要圆滑,尤其是做生意,张琳这么做,相对于来说是得罪了这些银行,但她不怕!谁欺负她,她就要打回去!哪怕别人赔的是笑脸!

    “张总,你们公司的贷款明年才到期,明天上班后我会立刻让银行的工作人员把你们的贷款打到你们公司的账户上!如果你们公司需要钱开发项目,你们的贷款利息降三分之一!”

    “张总,我知道你们集团有几个项目正在筹备,我们银行给你准备了五百亿的贷款,您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提现,利息只给平时的三分之一就行……”

    几个银行纷纷对张琳示好,想要争取到她的原谅,以后多多合作。

    “张总要休息了,你们请回去吧!”周丹面如冰霜,下达了逐客令!

    这个银行的人一个个都走了,心想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再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