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五十四章 全灭
    看着吴辰打内劲高手,就跟丢垃圾似的,几个家族的头头都触目惊心,心底生气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脸上也浮现出深深的杀意!

    “辰少!”金耀祖之前最敬佩两个人,一个是张顺发,一个是他叔叔金大川,而就在此时此时,又多了令他敬佩的人,那就是吴辰!而他看吴辰那种火热的眼神,不仅仅是敬佩,更多的是敬仰,是对强者的崇拜!

    “你们都愣着吃屎吗,不想死就灭了他!”

    中年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少年连续三次拍在地上,他何曾这么丢人过?他脸上全是愤怒,他要把这个少年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

    除了对吴辰的恨,他对几个家族的暗势力的冷眼旁观,无比的恼怒!

    “我要杀了你!”毒蛇豁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蓬头垢面,满脸是血,大声咆哮,不由分说,朝着吴辰跑了过去,只是跑的时候一瘸一拐,但就是这样,还是跑的极快!

    “小子,拿命来!”几个家族的暗势力头头大声叫嚷着,朝吴辰跑去。

    金耀祖想要去帮忙,一动之下,身体一阵摇晃,喷出一大口血,此时的他别说打人,站都都站不稳,身体倒在地上。

    眼看着几个家族的暗势力的头头要和吴辰拼命,忽然停住了脚步,早就准备好的闪光雷,催泪弹,朝着吴辰的脚底下丢去!

    几个家族的暗势力头头瞬间拔出了腰里的枪,他们身后的暗势力成员有的也拿出了枪,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然而,吴辰早就猜到了他们的意图,从地上捡起一个甩棍,像打棒球一样,把朝自己飞来的闪光雷,催泪弹,都打了回去!

    “砰砰砰!”闪光雷,催泪弹在几个家族暗势力头头的脸上炸开了。

    还有两颗落在了暗势力成员的面前,大部分人都没来得及逃跑。

    “啊!”

    “我的眼睛!”

    几个暗势力头头毒蛇脖子以上血肉模糊,身上的衣服都着了火,疼得死去活来,叫的惨不忍睹!

    他们想不明白,这个少年怎么会有那么快的反映和速度!闪光雷碰到坚硬的物体的时候,不是会立刻爆炸吗?这个少年拿甩棍那么用力的打怎么没炸?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撇开修仙者不说,以武者的角度说,他现在都能控制真气,看似是甩棍大的,其实是他操控真气把闪光雷推推了回来!

    如果让他们知道这点,是绝对不会在吴辰出现了还想着战斗,只会想着怎么逃跑!

    他们没想明白,中年男人也没想明白,在吴辰用甩棍把闪光雷催泪弹一个个打回来的时候,中年男人早就闪到了吴辰的身后。

    “去死吧!”被打的血红的脸上带着一抹残忍,眼神恶毒,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手枪,正对着吴辰的后脑勺!

    内劲巅峰又如何,在子弹面前,就是蝼蚁!

    “辰少小心!”金耀祖发现的时候,已经完了,提醒的时候,也完了!他心里有无尽愤怒,堂堂武者,居然行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他更加懊恼,痛心!

    “……”枪声没有响起,但枪里的子弹却打了出去,瞬间就到了吴辰后脑勺一厘米的位置。

    但就是这一厘米,却犹如天堑,子弹居然停住了,因为被吴辰的双指夹住了!而他已经调转头,与中年男人面对面站着!

    “空手接子弹?这不可能!”中年男人见鬼了的表情,因为那种可能太过匪夷所思,他不相信,更不敢想,一旦证实那是真的,那他必死无疑!

    “砰砰砰!”中年男人毫不犹豫的连开数枪,把强力的子弹都打光了!

    然而,子弹都停在了距离吴辰一厘米的位置,并不是被吴辰用手夹住了,而是他的勉强仿佛有了一张无形的保护网,再也钱进不来分毫!

    看着这一幕,心里的刚刚拿出的哪个想法被证实,中年男人面如死灰,用惊诧已经不至于形容他此时的表情!

    “你是第一个敢在我背后对我开枪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我真实实力的人,所以我会送你一个别具风格的死法!”

    吴辰嘴角一抹淡淡的冷笑,犹如看着一个死人。

    “武道宗师,二十岁的武道宗师!”这是不可能的事,但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被证实了!

    中年男人犹如在面对天神,再也没有一丝斗志,他现在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跑!”中年男人把所有的真气都调到他的腿上,拔腿就要跑!

    “去!”吴辰并指如剑,将手里夹着的一颗子弹甩了出去,同时,其他听到他面前的子弹就像受到了召唤一样,朝着中年男人倒射而去。

    这些子弹在空中连接在一起,看上去就像一把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中年男人的眉心穿过。

    中年男人没来的挪动一下脚步,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脸色前的眼神充满惊恐和悔恨!

    “噔噔蹬!”亲眼目睹吴辰杀死中年男人过程的人,吓得肝胆俱裂,拔腿就泡。

    “跑得了吗?”吴辰已经展现了实力,也不藏着噎着了!

    几道凌厉的气息朝着那些逃跑的人射去,犹如利剑,电光火石间从他们的脖子上划过!

    “啊!”

    “呃!”

    几个家族暗势力的人都没来记得发出惨叫,就一名误会!

    “别,别杀我!”

    “放过我!”

    “我知道米家暗势力的总部,我可以带你去!”

    一些人吓得腿软了,身下一股尿道味儿,跪在吴辰脚下,拼命磕头求饶!

    “不必了!”

    吴辰面无表情,冷酷的就像嗜血的魔神。

    “我们和你拼了!”剩下的几个暗势力家族的成员,见吴辰不打算放过他们,举起手里的抢,但还没来得及勾动扳机,本吴辰外放的真气给割掉了脑袋!

    至此,几个家族来偷袭张家暗势力的人,一个不留,全把命交代在了这里。

    “真气外放,真气化罡,十丈之内杀人于无形,这都是武道宗师的手段,辰少居然是武道宗师!”

    金耀祖不可置信的等到了眼睛,眼底有着无尽的狂喜和激动。

    宗师是这个世界上地位崇高,宗师一怒,轻者杀人,重者灭门,武道中有句话:宗师不可辱!

    而宗师哪怕是帝都的大家族,都是万人之上的人上人!

    而张琳和吴辰是朋友,而且可能是那种关系!

    张家有宗师照着,别说皖南第一家族,就是江南第一家族,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辰师!”金耀祖的声音微微颤抖!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要说之前,金耀祖崇敬吴辰是强者,此时则是俯首,行晚辈之礼!

    吴辰杀了中年男人,脸上无喜无悲,更没有任何负罪感,就像拍死一只苍蝇,神色淡然。

    吴辰看的出来,金耀祖对他态度的转变:“无论是我师父所在的修仙界,还是世俗界,都是实力为尊!”

    随着实力的提升,他身上自然而然的有了一种不怒而威的强者气息:“我的事还希望你能保密!”

    “是!”金耀祖无比恭敬。

    “不要这么客气,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吴辰笑了笑,有了实力,对敌人冷酷无情,似秋风决绝,但对至亲,至爱,朋友,没有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