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五十一章 战至最后一人
    吴辰把两千多亿转给了张琳,不但解了张家的危机,张家现在嫣然已经成为了皖南第一家族。

    现在别说几个家族联手,就算刘家彻底搀和进来,都不可能把张家打垮。

    只是用手指头想想,就知道,对付张家的人那些人此时都是怎样一张苦逼脸。

    现在知道张家度过了难关,吴辰反而很想见到张琳,没管身后杀马特少年的叫喊,看似是在走,比一般人跑的还快,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神人呐!”杀马特少年眼巴巴瞅着吴辰消失的地方,不但不气馁,眼里反而有些兴奋,好像他真的拜了一个神仙为师似的。

    一栋栋大楼在倒退,吴辰的速度简直不要再快。他在朝着张家别墅而去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金大川发来的一条求救信息:辰少,速来,天湖庄园二号别墅,密码*。

    张家和几个家族开战,除了商战,还有暗战,暗势力的战斗!

    短短的一行字,吴辰就意识到,金大川他们明在旦夕。

    “天湖庄园吗?”吴辰停住脚步,朝着相反的方向望了一眼,瞬间他的身体在原地消失不见。

    ……

    天湖庄园二号别墅,地下训练场,这是平日里张家训练暗势力成员的地方。

    此时,断掉的腿和断掉的手臂满地都是,地上,墙上都被血染红了,一百多人躺在血泊里。

    有的人身上的刀痕需哦那个左肩膀写着拉到了右跨上,血肉翻飞,有的人断肢的地方躺着鲜血,有的人眼珠子被扣下来了,就像两个血洞。

    狂暴的嘶吼声,痛苦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训练场俨然成为了修罗场,让人触目惊心。

    姜家,米家,欧家,天鹰帮,赵家,几个家族的人加起来有二百多人,此时有一半儿多倒在了地上。

    张家的一百来人,目前站着的不到十个!

    平均一个人打到了一个半,张家的暗势力不可谓英勇,如此彪悍的战斗力让几个家族暗势力的头头触目惊心!幸亏是几个家族联手,幸亏是把张家的人堵在了这里,要是让他们出去,各个击破,那种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还有一战之力的几个还站着的张家人,瘸腿的瘸腿,瞎眼的瞎眼。黑色的夜行衣变成了血红色,就像几个血人,手里的砍刀往下滴血。

    金耀祖身上有不下十几处刀伤,满眼血红,身上的杀意浓到了令人胆寒的地步。但他毕竟只是凡人,虽然干掉了一个围攻他的暗势力头头。

    季风衣衫破烂,脑袋上淌着血,身上的血迹有些已经成了暗黑色,又被鲜红的血液覆盖。

    金耀祖和季风两人背靠背,他们此时都已经透支,他之所以没倒,是凭着强大的意念在支撑!

    不到一百个人,居然杀了几个家族一百五六十号人,简直是匪夷所思。

    几个家族剩下的来人把金耀祖他们十来个人包围了,这些人也都挂了彩,相对来说,毒蛇等几个头头受伤轻一些。

    毒蛇黑不溜秋的脸上带着一丝阴冷,桀桀说道:“金耀祖,季风,没看出来你们挺能扛!一百多人打的只剩你们几个了,你们还能扛多久?”

    “我就算死,也要拉上你们几个做垫背的!”金耀祖的眼睛想两把利剑,恨不得一个眼神就能把几个家族的人全灭了。

    “你要有着本事,一百多号人也不会只剩你们几个废柴了!”

    毒蛇的话像一把刀子,他眼里带着讥讽,嘲弄的说:“金耀祖,季风,我看你们两个都好汉,杀了你们,实在是可惜,如果你们跪下投降,我们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如何?”

    “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像狗一样,也比死了强,金耀祖,季风,毒蛇说的话我们认同!”

    “跪下,投降!”

    几个家族的脸上看耍猴的似的,满是玩弄。

    无论是金耀祖,季风,还是剩下的张家人,他们心里都明白,他们杀了几个家族那么多人,就算投降,也会生不如死!再说,他们如果都不是软骨头。

    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他们视死如归!

    “老金,看来今天我们是走不出这里了,我这里还有三把飞刀,能脱出三个人一息的时间,以你的能力,应该能够逃走!”

    季风大口喘着气,疼得,也是累的,心里明白今天在劫难逃了,眼睛里却没有一丝害怕。他想豁出命,为金耀祖赢得一点逃跑的时间。

    “我如果想走,早就走了!但我金耀祖不是丢下兄弟自己苟活的人!”

    金耀祖一开始就是知道打不过,他想跑的话这些人不一定拦得住。但他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老金,只有你没事儿,就有替我们报仇的机会的!”

    人固有一死,哪怕跑一个,也比全死在这儿强!

    “你说的没错,我拖住他们,你走!”

    金耀祖认同这个理,但他的决定恰恰和季风相反。

    “不投降,就得死!”毒蛇满脸阴毒,恶狠狠的说,两百多人打一百多人被反杀了一百多人已经够丢人了,如果再让金耀祖和季风跑了,首先丢不起这人,回去也没法儿交代!

    “辰少,你来了!”忽然,季风目光射向毒蛇众人的身后,脸上带着狂喜。

    毒蛇等人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朝后看去,然而,鸟毛都没有,哪里来的什么辰少?

    “嗖嗖嗖!”就在这时,三把飞刀在空中划过几道银光,小旋风似的,以诡异的角度打向几个家族的头头!

    打出飞刀的季风,双手呈鹰爪状态,抓在金耀祖的双肩,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金耀祖丢了出去,嘴里大声喝道!

    “不好,上当了!”三个暗势力头头措不及防,跟手飞来的凌厉的飞刀,虽然躲开了要害,去没避开。

    一把飞刀从毒蛇的脸上划过,带飞一条血痕。

    一把飞刀插在了米家暗势力头头的肩头,疼得他呲牙咧嘴。

    第三把飞刀从姜家暗势力头头的脖颈上划过,留下一道伤痕。

    “找死!”毒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没想到季风都麂皮力尽了,还能打出这么凌厉的飞刀。季风几年前受过伤,如果没受伤,他们三个估计都不是季风的对手。

    “去!”毒蛇对毒蛇来说,这是一种耻辱,他的目光阴毒到了极点。他嘴里如初一个字,有一条小蛇从他的头发里弹射了出去。

    这条小蛇是毒蛇最后的底牌,他的用来防范几个家族的,别看现在他们联合在一起,谁知道把张家的人解决掉之后,谁会在背后给他一刀?

    仔细看看,几个家族的暗势力头头虽然受了伤,但都是轻伤;暗势力的成员认输也几乎差不多。

    几个头头如果尽全力,季风和金耀祖估计早就挂了,但他们却只是以车轮战把金耀祖和季风耗的没了力气。

    可见,他们即便是在这种时候,都在互相猜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