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三十七章 有我在没意外
    凌菲儿回忆了一些和吴辰所有有关的事情,她发现,她对吴辰有种特殊的感觉,她不知道是不是喜欢。

    “菲菲,你到底喜不喜欢吴辰?”凌野狐看这凌菲儿想的出神。

    凌菲儿回过神来,俏脸一红,眉眼低垂,害羞的说:“爷爷,全力帮张家吧!”

    看着自己孙女儿俏红的脸,凌野狐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孙女还真对那小子有意思,可他这种老狐狸,心里明镜儿似的,吴辰和张琳如果只是普通朋友,张琳会做到这种份儿上吗?只怕自己的孙女是真心错付。

    “不是帮张家,是帮天辰药业!”凌野狐下了这个决心,不是因为凌菲儿喜欢吴辰,而是他看出了吴辰不是一般大人,也看出了,张琳更绝非一般的女人,哪怕张家这次败了,张家也绝对会卷土重来。

    而在凌野狐看来,整个皖南,年轻一代中没有一个是张琳的对手,他们这些老头子都不一定比得过张琳。张琳才二十几岁,等她三十岁的时候,四十岁的时候,她会到达怎样的高度?

    事情闹到这种难过地步,即便凌家想保持中立,都不行,几个家族肯定会逼迫凌家加入,而不用逼迫,凌傲雄已经这么做了。

    凌野狐不好看几个家族,反而把要把宝压在张家身上,压在吴辰身上。

    “帮天辰药业?”凌菲儿一时间没领会到这句话的意思,反正只要凌野狐肯帮忙,那就行了。

    “扶我起来吧!”凌野狐对凌菲儿说。

    凌菲儿心头一喜,小心翼翼的搀扶凌野狐下床。

    刚走出病房的门口,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手里领着一个黑色的提包走了进来。

    “大伯?”凌菲儿看到凌傲天的时候,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傲云,你回来了?”看到好几年没见的大儿子,凌野狐也有些激动。

    凌傲云,一袭素衣长衫,长衫上绣着山水,身材修长,温文尔雅,脸上带着风轻云淡的微笑。

    “菲儿,扶你爷爷回屋休息,事情交给我来做吧!”

    凌傲云没有见到亲人时两眼泪汪汪的情绪,也没有过多的寒暄,只是淡淡的一句话,淡淡第一个微笑,自信的一个眼神儿,却都透着一种亲情。

    “大伯,您都知道了?”凌菲儿对大伯的感情,比对他父亲还亲。

    “你爷爷生病的那天我就回来了,后面所有的事情我都清楚。”

    凌傲云摸了摸凌菲儿的头,脸上挂着犹如父亲般的暖意:“又照顾你爷爷,又照顾你父亲,哭了你了,大伯回来了,以后凌家的事儿,大伯来扛!”

    “嗯!”凌菲儿在凌野狐面前都没流过泪,此时眼里泪光闪闪,晶莹的泪珠不受控,滚滚滑落,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儿,得到父亲呵护似的,露出了一丝柔弱。

    “傲云,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只有一句话,竭尽全力帮助天辰药业!”凌野狐没有问任何问题,也没有说过多的话,虽然好几年没见凌傲云了,但对这个大儿子,是由衷的信任。

    “我知道!”

    凌傲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笔记本,修长的手指,比女人的还要白皙,是那么的好看,哒哒哒哒敲打着键盘。

    “爷爷,我扶您进去!”

    凌菲儿把凌野狐扶到床上重新躺下,给他盖好被子,然后来到了客厅,乖巧的坐在凌傲云旁边,什么话都没说,静静的看着大伯在做什么。

    ……

    此时在张家老宅,张顺发住房间,挤满了人。这里的人以张顺祥为代表,来的都是张氏家族的族人,都姓张。

    “发哥,不是我说张琳的不好,她这次做的是太,太,她是在是太冲动了!怎么就真的和几个家族开战了?现在我们张家的市值下跌了百分之四十,我们集团的产业被夺走了至少一半儿,现在各个银行都在催债,所有和我们合作的合伙人撤资的撤资,停工的停工,我们张家现在就是一潭死水啊!发哥,您快点想想办法,再晚我们张家就真的完了!”

    张顺祥脸上满是沟壑,表情严峻,其他人也都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而除了张顺祥,其他人都是晚辈,都不敢胡乱说话。

    张顺发躺在太师椅上,一片淡然的神情,目光在张顺祥等人的脸上扫了过,焦灼,生气,埋怨,担忧,充斥在那些人的脸上。

    “我们偌大个张家,怎么只来了你们这些人,其他人呢?”

    平时开家族会议,别说整个屋,整个院子都不够。

    而以这些人的尿性,发生这么大事儿,他们肯定坐不住,一定会来找自己告张琳的状。

    而现在来的这些张家人,只是把客厅站满了,连五分之一都不到,这不是那些人的风格。

    谁都没想到张顺发会问这个问题,知道这是一件丢脸的事儿,更是让张顺发愤怒的事儿,都垂下头,谁都不敢言语。

    “发哥,现在的首要问题是,该怎么解决张家面临的危机,您赶紧拿个主意吧!”

    张顺祥有意回避了这个问题,满脸的焦灼。

    “我问你那些人怎么没来告状?”张顺发问道,声音不大,却透着一种威严。

    “他们,他们……”张顺祥脸色有些难看,嘴角扯出尴尬的表情,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张顺发不怒自威:“那些人都背叛了张家,背叛了我,背叛了张琳,我说的对吗?”

    “那些人不配做我张家的人!”张顺祥老脸一红,背叛的人中,就有他的亲戚。

    “树倒猢狲散,这是人之常情!”

    张顺发反而没有反怒,没有生气,泰然自若,只是那双眼睛,像两把利剑:“你们还有谁想退出张家,想和我,和张琳划清界限,现在可以走了!”

    这些人都是张家子弟,也都是对张氏集团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在他们觉得张琳扛不住的时候,立刻来找张顺发,想请他出来主持大局。

    没想到张顺发会这么说,不明白他是什么用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说话。

    “张琳已经把张家的底牌都打出去了,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也无能为力!你们要么是跟着我打天下的,要么是对公司立下汗马功劳的,不管是跟着我,还是在公司上班,无非是想出人头地,想过好日子。”

    “现在张家要倒了,我手里还有点闲钱,想走的把张氏集团的股票留下,我让大川把钱打给你们!也许过了今天,你们手里的股票就不值钱了,我张顺发可以倒,张琳也可以败,但不能连累你们!”

    张顺反这话说的很平淡,就跟唠家常似的,说的也是真心话。

    张家子弟唏嘘,有的恨不得马上就把股票叫出来。

    “发哥,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张顺祥浑浊的老眼看着张顺发,眼里带着一种期待,更是在试探,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