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三十五章 出尔反尔
    唐建国在电话的声音很焦灼:“爸,有件事儿我要您说!”

    “什么事儿?”林振国是公安局的局长,一向都很沉着稳定,现在说的这么严肃,袁渊有些好奇。

    唐建国深吸一口气,在电话里一五一十的说:“师叔祖和金鳞会所的林思雨,张氏集团的张琳,一起开了一家公司,天辰药业!”

    “刘家想吞了天辰药业,威胁师叔祖,师叔祖把刘家派来的人给打残了!”

    “刘家便联合姜家,米家,欧家几个家族,断了天辰药业的货源,逼迫师叔祖就范。”

    “这件事激怒了张琳,张琳一气之下,和几个家族开战,现在张家已经风雨飘摇,以师叔祖的脾气,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怎么不早说?”袁渊当即就炸毛了,难怪吴辰听到张家被几个家族打压的时候,露出了杀人的眼神儿,当时他只是以为张琳和吴辰是朋友,原来这才是关键。

    张琳为了吴辰和几个家族开战,吴辰自然不糊坐视不管!可他要怎么对付几个家族?

    袁渊担心吴辰会出意外,对唐建国呵斥道。

    “一些黑社会去砸张家的场子,很多地方都出了乱子,我也是在审讯凡人的时候,才查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唐见过说:“爸,您不是去找师叔祖了吧,您一定要拦住他,有什么事儿我们可以好好商量!”

    袁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刚和师叔祖分开!”

    随即,袁渊身上散发出一种威势,命令道:“唐建国,你既然知道张家和师叔祖的关系,立刻去把张家闹事的人都抓起来!还有,告诉对付张家的人,谁要和张家做对,谁要和天辰药业做对,就是我你唐国强,和我袁渊做对!”

    唐建国很为难的说:“有人给我打了招呼,只让我抓闹事的人,不让我参与几个家族的事儿。给我打招呼的,是帝都那边的人!”

    袁渊的眉毛瞬间凝成了川字,袁渊自行医那天起,到现在几十年,不知道给多少封疆大吏帝都官员治过病,别看他在皖南,她如果愿意,中南海都会有他的宅院。

    他虽然治好了那么多人,但从来没有求过人什么事儿,而过他找人办事儿,一个电话,帝都的几个老人肯定会给他面子。

    而他还没打电话,帝都那边的就放出了话,让他不要管几个家族的争斗。

    几个家族在皖南根深蒂固,在帝都都有关系,尤其是刘家,更是和帝都那便的人走的很近。

    袁渊认识的人固然权势滔天,但几个家族的后台加起来,能量同样巨大,帝都那边的意思是坐山观虎斗。

    “爸,刘家敢联合几个家族这么干,怕是早就知道我们和师叔祖关系莫逆,这是要把师叔祖往死里逼!”

    听得出来唐建国心里十分窝火。

    “唐建国,你要是我的女婿,你要认师叔祖,你要记得师叔祖对你么一家的恩情,你就立刻,带着你的人,去抓找师叔祖麻烦的人!”

    袁渊吹胡子瞪眼,他可不管帝都说了什么,他就认吴辰是他的师叔祖,他就不信,他让唐建国抓人,那些人敢动他。

    唐建国斩钉截铁:“爸,您老别激动,就算这个局长不当,也绝对不会让师叔祖出事儿!”

    “老袁,什么师叔祖?你刚刚在和你女婿说什么?我怎么有点听不大明白?”

    袁渊说话的时候,没有背着冯靖国,冯靖国心里疑惑,袁渊啥时候多了个师叔祖?在华夏,谁有自做他的师叔祖?

    “老冯,到了现在我也不瞒你了,按辈分,吴辰是我的师叔祖,具体怎么回事儿,我有时间在个你细聊,我现在有件事儿要拜托你!”

    袁渊满是沟壑的脸上沉重如铁,更是用了拜托两个字。

    冯靖国心里无比惊诧,吴辰居然是袁渊的师叔祖?太匪夷所思了。

    但见袁渊一脸凝重,能让袁渊暴怒的事儿,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儿,冯靖国正色道:“跟我你客气什么,有事儿就说,能办到的我老冯肯定去办,办不到的也会想办法去办!”

    “皖南的几个家族欺负吴辰,他的朋友张琳为此事和几个家族展开了商战,现在张家岌岌可危,我希望你能动用一切能动的关系,帮助张家和吴辰!”

    袁渊知道,反败为胜是做梦的,无论如何,也要为吴辰做点事儿,但愿能保住张家,保住天辰药业。

    “我,我这就打电话!”冯靖国毫不犹豫的支持。

    冯靖国也是国医圣手,他在帝都也有关系,医治过江宁各家银行的行长或者行长的老子,他在江宁的地位,不亚于袁渊在皖南的地位。

    两个老人,站在夜色里,一个接一个的打电话。

    刘家在对吴辰出手的时候,就调查清楚了他所有的人,包括冯靖国。

    江宁是冯靖国的老家,同样是刘家的大本营。

    刘家早就只会了江宁各个银行,和一些和冯靖国有旧的人。

    皖南这边,几个家族更是和所有银行打好了招呼。

    虽然刘家做了诸多防范,但两个国医圣手不是白叫的,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白眼狼。

    冯靖国和袁渊打电话的时候,从对方说话的口气中,就能知道谁会真心帮忙,谁是在敷衍。

    “师叔祖,我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一连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袁渊和冯靖国都有些累了,索性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歇息。

    ……

    吴辰走后,袁渊走后,凌菲儿立刻拿出手机,给他三叔凌傲天打电话。

    凌菲儿问:“三叔,爷爷让你代表凌家和张家结盟,并且全力支持张家,这件事儿你做的怎么样了?”

    “菲儿,这件事儿你就别管了!”凌傲雄答非所问。

    凌菲儿眉头微挑:“三叔,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没有和张家结盟吧?”

    被凌菲儿质问,凌傲雄微怒的:“张家和几个家族开战,而且很快张家就要宣布破产了,我们凌家现在和张家结盟,几个家族反过来攻击我们,我们凌家就会遭受灭顶之灾,我绝不会让凌家被夹在火炉上烤!我已经和几个家族结盟了,今天就要彻底灭了张家!”

    “我和吴辰说好,他救爷爷,凌家和张家联盟,而且爷爷也答应了,你这么做,是陷凌家于不义!”

    凌菲儿变得冷了起来,之前是质问,现在就是训斥了。

    凌家不能失信人,而凌菲儿的潜意识里,绝不能失信于吴辰,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出尔反尔见利忘义的女人。

    “凌菲儿,不要以为老爷子宠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目无长辈!”

    凌傲雄被踩了尾巴似的,变得暴怒,蛮横:“你以为你是谁?居然不顾家族利益,擅自和一个乡巴佬结盟,谁给你的权利?老爷子沉睡了这么长时间,事情都么搞清楚,就受到了你的蛊惑。我要真按照老爷子的说的做了,你倒是不失信于人,我凌家就要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