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三十四章 决心
    “你们要不要来点?”吴辰端着碗,咧嘴一笑,盆里却比吴辰的脸还干净。

    凌菲儿白了吴辰一眼,意思是你都吃完了才问别人,真好意思。

    “我们都吃过了,你吃。”

    袁渊他们都吃过晚饭了,这盆燕窝是凌菲儿特意给他留的,一直在微波炉里热着。

    吴辰只是意思意思,不管不顾的把一盆燕窝都吃完了,看他吃得跟猪拱白菜似的,吃得那叫一个香。

    “还有吗?”吴辰消耗太大,够四个人吃的燕窝到了他的肚子里,也才半饱。吴辰还练气的阶段,只有到了化神境,才能辟谷。现在,消耗越大,吃得越多。

    “你需要多少就吃饱了,我去给你做!”凌菲儿看着怪物似的,瞧瞧吴辰的肚子,之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儿,他咋这么能吃?

    “没有就算了,将就着吧。”

    虽然只是半饱,不感觉到太饿就行了,等会儿去外面找点吃得。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吴辰一出来就看到凌菲儿眼里带着忧虑,似乎有话相对自己说。

    凌菲儿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不是张家出事儿了?”

    吴辰来给凌野狐治病,是建立在凌菲儿答应和张家结盟的条件上,凌菲儿那副神态,一定和张家有关。

    凌菲儿也没有隐瞒:“张家今天下午正式和姜家,米家,欧家等家族开战了。”

    说到这里,凌菲儿忽然顿住了。

    “然后呢?”吴辰问道。

    “张家差点把姜家给灭了,引起了其他家族的忌惮,其他家族和姜家彻底联合起来,全力攻击张家。”

    “而张家在海外的控股公司,居然掌控了几个家族不少的股票,贱价抛售,让几个家族手忙脚乱!”

    凌菲儿漂亮的眸子里带着震惊,她震惊,佩服。她震惊张家这几年居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她佩服张琳有如此胆魄和手腕。

    她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芒,那是源自骨子里的傲气,让她忍不住和张琳对比,她有自信,如果她是凌家的家主,她做的不会比张琳差!

    停顿了一下,她脸上浮现一种惋惜的神情:“可惜的是,张琳掌控的股票终究有限,几个家族稳定之后,对张家的攻击更加疯狂,现在张家已经岌岌可危了!”

    凌菲儿虽然人在这里,对几个家族的动态局势也把握的很清楚,把张家和几个家族战争情况,包括任何细节,都告诉了吴辰。

    “刘家,姜家,米家,欧家,赵家,你们居然敢欺负琳姐,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吴辰没有亲身经历,但也知道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更能要人命,吴辰不在乎张家会怎么样,他在乎张琳。

    那一刻,他的眼睛似魔神,一种若有若无的血气从眼睛里射出,在他周身缠绕。

    整个客厅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十几度,袁渊,冯靖国,胡宗宪,凌菲儿等人感受到一种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冰寒之气让几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一种威压,让他们都快窒息了!

    “师叔祖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暴戾之气?”

    要说在这个世上,了解吴辰最多的是袁渊,他知道吴辰是修道的人,那那种令人俯首的气势一点都不奇怪,但这种气息却充斥着暴戾,就像经历了修罗战场一般。

    袁渊担心,吴辰在修炼的过程中,会走火入魔。

    “他身上的气息怎么这么强,他到底是什么人?”胡宗宪活了一辈子,也见过封疆大吏,但封疆大吏身上的威压和吴辰比起来,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满是震惊。

    “这是我认识的吴辰吗?他的气息怎么这么强大?”凌菲儿满是讶异,看着这个一向把把自己当盆菜的少年,有种好像被他政府的感觉,她的心跳骤然加速。

    吴辰注意到了所有人的表情,意识到自己无意间释放了真元,他急忙收了回来,身上的气息内敛。一瞬间,几个人放佛卸去了背在身上的大山似的。

    “小辰,你要做什么?”看到吴辰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袁渊担心吴辰会做什么事儿,问道。

    “我不能看着琳姐被人欺负,我要去帮忙!”

    吴辰说完,头也不会的走出了特级病房。

    凌菲儿见吴辰对张琳如此义无反顾,她的心里有种莫名的羡慕,忽然开口:“吴辰,我既然答应了你,凌家就一定会和张家联盟,我会尽,竭尽全力帮助张家!”

    吴辰朝后摆了摆手:“谢了!”

    袁渊,冯靖国,胡宗宪三个老人眼里很是不解,张家和几个家族开战,吴辰能做什么?

    吴辰没有跟袁渊说过,天辰药业是有吴辰的股份,袁渊身为中医院的院长,每天诊治一个特殊病人,很少关心这种与他不相干的事儿。

    要是他知道,哪里还会坐得住?

    “胡老弟,今天是没办法向小辰讨教了,回头有时间再聚吧!”

    袁渊对胡宗宪说道,然后和冯靖国离开了。

    胡宗宪查看了一下凌野狐,令他诧异的是,此时的凌野狐虽然还是很销售,但脸色红润,看上去比正常人都好。医院开的任何药在半天内都达不到这种效果,对吴辰开的药方十分震惊。

    回去的路上,冯靖国对袁渊说:“没想到吴辰居然还会九阳雷火针,哪怕学不会,亲眼看一遍这辈子也值了!”

    袁渊点头表示认同,越发的对吴辰佩服:“是啊,我活了一辈子,以我的能力,要不是遇到吴辰,我连齐全的七星逆命针都学不会,如今我不但学会了,虽然只是皮毛吧,还能见识九阳雷火针,这辈子真值了!”

    “怎么是学不会了,不过李芬是块璞玉,她能学会,也算了全了我的心愿!老袁,我打算从明天起,更加严格的教李芬医术,你觉得怎么样?”

    老一辈的人实现不了的愿望,就会希望自己的后辈能实现,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无论是七星逆命针还是九阳雷火针,都是绝世无双的神针,肥水不流别人田呢,李芬是他的徒弟,也是吴辰的好朋友,不传给她传给谁?

    “这件事我们俩倒想到一块去了,李芬那孩子的天赋比你我都要高,我们一定要好好培养!但也不能操之过急,就从最基本的抓起!”

    袁渊一脸认真,有一点他至今没和冯靖国说,吴辰交给了他一套呼吸吐纳的方法,可以在丹田聚集真气,虽然他修炼速度很慢,但假以时日,他肯定能学九阳雷火针。

    吴辰是他的师叔祖,教给他是看他年纪大了,想让他借此养生,多活一些年。没有吴辰的允许,他不敢轻易教给冯靖国。

    “回头我问问师叔祖,能不能让他也把哪套呼吸吐纳的方法教给老冯。”

    袁渊心里这样盘算着。

    就在这时,袁渊的手机响了,是唐建国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