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三十三章 我饿了
    “可以。”大腹便便居然同意了,还不等林思雨高兴,他又说:“但我还有一个条件,如果林总答应,我就立刻给你们送一吨药材过去!”

    “什么条件!”林思雨意识到这个条件可能很过分,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

    大腹便便看着林思雨,眼里出现一种火热:“很简单,如果林总你做我的女人……”

    “无耻!”林思雨没等大腹便便说完,暴怒而起,脸上带着羞怒,夺门而出。

    “哼,不识抬举!”大腹便便看着林思雨的背影,心痒难耐,想着等会儿的找个女人好好发泄发泄。

    他拿起手机,拨打了了一个号码:“刘少,姓林的果然来了我这里,我已经把她打发走了……”

    同样的事儿,在李慧珍身上也发生了。

    李慧珍的底线是,天辰药业百分之零点零一的股份。

    而面对色狼的时候,她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哪个猥琐男的脸上,把他从椅子上扇了出去。

    “你个臭娘们儿,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他吗的居然敢打老子,你现在就算脱了裤子站在老子面前,老子都不会给你一克的药材!得罪了刘少,你们也别想在任何地方买到一克药材……”猥琐男指着李慧珍骂骂咧咧,一激动把实话都说了出来。

    李慧珍都走到门口了,听到猥琐男的满马上,又折返了回来,目光冷的彻骨,一记撩阴腿踢在了猥琐男的裆部。

    “哎呦,我艹,你他那吗的居然敢提老子……”猥琐男多少不及,命根子受到了致命的伤害,脸色煞白,躺在地上哀嚎。

    李慧珍看垃圾似的,淡漠的瞥了一眼。

    走出这家药材公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李慧珍心里默默叹气,坐到红色奥迪车上,默默发呆。

    这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

    “林总,你那儿怎么样?”李慧珍接通林思雨的电话,声音里透着疲惫。

    “刘家和几个家族从中作梗,没有一家药材商愿意和我们合作!”林思雨愤怒,无奈。

    “即便那些人不从中作梗,那些药材商知道仙姿的价值,也会坐地起价,如果答应了他们,就等于把天辰药业卖了!”

    无商不奸,如果李慧珍是药材商,也会提一些条件。

    “看来天辰药业是真的进入死活同了!”林思雨不甘,悲愤,又无能为力、

    “不仅仅是天辰药业,张总已经和几个家族开战了,现在张家已经也在面临着灭顶之灾!”

    李慧珍找药材商的时候,对皖南的事也一清二楚。

    “我没想到张琳她会为了天辰药业,赌上整个张家!”

    林思雨幽幽的叹息,林思雨不相信,以张琳的精明,绝对不会因为她是天辰药业的股东会和几个家族开战,更不想相信,张琳是为了她这个朋友。

    两者都不是,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天辰药业吴辰是大股东,张琳这么做是为了吴辰!

    “张琳难道真的会为了吴辰做这么疯狂的事儿?他有这么大的魅力?难道他们是情侣?”

    想到这儿,林思雨心里一揪。

    “林总,小老板到现在都做任何事,他是不是有能对付几个家族的手段?”

    李慧珍想到了那个让自己重新站起来的小男人,下意识的问道。

    林思雨想要说他能有什么办法?话到嘴边就改口了:“或许吧!”

    俩个女强人的潜意识里,都认为吴辰能扭转乾坤。

    “我们回去,现在张琳需要我们站在她身边!”

    跑了一天,从白天跑到了晚上,一无所获。去别的省估计也是一样,不如回去和张琳并肩战斗。

    林思雨和李慧珍几乎是同时发动了车子,朝着皖南疾驰而回。

    ……

    天色渐黑,吴辰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而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软绵绵的床上,这是特级病房的一间卧室。

    吴辰走出来,看到不少人在客厅里。

    有凌菲儿,胡宗宪,程玉刚,两个医生,居然还有袁渊和冯靖国。

    “小辰,你休息好了?”袁渊和冯靖国听到开门的声音,见到吴辰走出来,急忙迎了过去。

    程玉刚有些不解,两个医生也满脸疑惑。

    吴辰虽然医术精湛,但袁渊和冯靖国是国医圣手,没必要对一个少年如此恭敬吧?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两位老兄的心胸果然不是一般的豁达!”

    胡宗宪其实不知道,吴辰是袁渊的师叔祖,冯靖国更是把吴辰当成了老师对待。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吴辰问袁渊。

    袁渊犹如学生一般,欠身回道:“我听胡老兄说你又施展了一门针灸绝技,九阳雷火针,我和老冯听说后就立刻过来,想见识见识,我们到了后,你累的睡着了,就没打扰你!”

    这俩人,还真是好学。

    吴辰老先生似的:“九阳雷火针对心神还有真气损耗很大,以你们目前的能力,是学不会的,等你们什么时候能学了,我会教你们。”

    袁渊和冯靖国心头狂喜,他们是国医圣手,自然看到过与九阳雷火针的记载,吴辰承诺会教给他们,比给他们一座金山银山还要兴奋。

    “即便是学不会,能见识见识我们也知足。”袁渊呵呵笑道。

    “这老小子,到学会卖乖了!”吴辰没好气的想到。

    “吴辰,你没事儿吧?”凌菲儿正在厨房里熬粥呢,熬好后,发现吴辰睡着了,她这才知道,吴辰为了救她爷爷,消耗了很大的心神,她心里有故意不去,又莫名的心里暖暖的。

    看到他醒了,眼睛里带着一份柔情,满脸关心。

    “饿了!”吴辰笑着说,他确实饿了,而且是很饿。

    “我给你留了粥,你等着,我去给你盛!”

    凌菲儿像个乖巧的小媳妇儿,走进厨房,把青花瓷的盆直接端了出来,用青花瓷的碗盛了一碗,递给了吴辰。

    吴宇坐在沙发上,接过美人递过来的碗,俩人的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一起,凌菲儿触电般缩了回去,脸色不由的一红。

    吴辰却没在意那些小小的碰撞,饿死鬼似的,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凌老爷子情况怎么样?恢复了了一些吧?”吴辰边吃便问。

    凌菲儿脸上带着喜色,感激的说:“我爷爷吃了你配的药,袁爷爷,冯爷爷,还有胡爷爷他们三个给我爷爷做了推拿,睡了一觉,气色好多了,你醒过来之前我爷爷喝了碗粥,现在刚睡着!”

    吴辰说:“被光睡觉,该出去走走了让老人出出去走走,最好是打打太极,有助于恢复!”

    “知道了,明天我就带着我爷爷出去遛遛弯,看看花草!”凌菲儿很听话,很董事。

    几个老头儿看着俩人聊天,跟两口子似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吴辰之后就只剩下吃了,一脸吃了三万,四人份的一盆燕窝粥,就见底了,吴辰还很饿。

    “不好意思,我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饿的不行!”

    吴辰见几个人都看着他吃,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