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二十八章 要不你换个人?
    胡宗宪心想既懂得北斗七星逆命针,又会九阳雷火针,这两把刷子足可以把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医给压下去,足可以称之为神医了。

    但他毕竟没亲眼见过,笑呵呵的问吴辰“小友谦虚了,我有个问题想请教小友,不知小友能否赐教?”

    “赐教不敢当,你想问什么就问,能回答我就回答。”

    吴辰面对这个市医院的老院长,态度不温不火。

    胡宗宪也没责怪,而是盯着吴辰,问道:“请问小友,你给凌老兄针灸用的针法,可是九阳雷火针?”

    “你居然知道九阳雷火针?”这下换吴辰诧异了。

    这话无疑是承认了,胡宗宪满脸激动:“九阳雷火针是当年九阳真人行走世间时用的针法,依靠这套针法,九阳真人医治的病人不下万余。既然小友懂得九阳雷火针,你可定就是九阳真人的传人或后人了?”

    “九阳真人?”吴辰琢磨了一下,玄青道人说了,在吴辰之前,他一共收了八个徒弟,地球上有两个。

    北斗七星逆命针,和九阳雷火针,都是玄青道人传的医术里记载的针法。

    吴辰会的,他的两个师兄都会。

    他的二师兄教袁若风,是玄青道人请清末收的。

    袁若风当年凭借医术造福乡里,闻名于世,可惜后人资质有限,传到袁渊这里,就只剩下残本的北斗七星逆命针,要不是吴辰横空出世,袁渊这辈子都学不会这套针法。

    吴辰的大师兄名叫肖亮,是玄青道人明末收的。

    玄青道人没有给三人赐名,想必九阳真人,是肖亮自己给自己取的道号。

    而到现在居然有人还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九阳雷火针,看来自己这个便宜师兄,当年混的挺不错。

    只是到现在吴辰都没遇到肖亮的后人,他也没刻意去找。

    九阳雷火针自九阳真人之后,几乎是绝迹于世间。

    之前胡宗宪只是猜测,吴辰承认了他用的就是九阳雷火针,他当成了九阳真人的后人或传人也无可厚非。

    “我不是九阳真人的后人。”吴辰否认了。

    胡宗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满是狐疑:“那你怎么会九阳雷火针?”

    “九阳雷火针都是传自玄青道人,我我和九阳真人是同门!”

    吴辰从不能说自己和九阳真人是师兄弟,这太匪夷所思了,他只能这么说。

    “九阳雷火针不是九阳真人所创的吗?”胡宗宪诧异。

    “九阳真人说过这套针法是他创的吗?”吴辰笑着反问。

    胡宗宪满是疑惑:“我没看过过这方面的记载,如果这针法是你说的玄青道人传给他的,他的同门也会但几百年以来,,只有九阳真人用过九阳雷火针,在他之后就绝迹了,如果他有同门,怎么会没有记载?”

    “九阳真人的同门是两百多年以后才出现的,当年袁若风好像更喜欢七星逆命针,也可能是他能力有限,只能学会七星逆命针,没学会九阳雷火针,毕竟九阳雷火针需要的真针更多,不是修仙者的话,根本就发挥不出九阳雷火针真正的功效。”

    但这些话,吴辰是绝对不会跟胡宗宪说的。

    吴辰笑着说:“这套针法必须以气运针,九针一气呵成,不是谁想学都能学会的。没有记载要么是没学会,要么是学会了给某个封疆大吏做私人医生,要么就是因为某种原因在避世。”

    到了胡宗宪这个年纪,对世间的事儿了解的不一般人多,知道某些中医世家专门给国家元首看病的,那些人掌握的医术,几乎不流传于世俗。

    他一脸温和,看着宝贝似的,恨不得把吴辰供起来的目光:“你说的也对,不管怎么说,九阳雷火针的传人再现世间,这绝对是天下人的福音。”

    这时候,出去买燕窝,主要是给凌野狐买药的凌菲儿回来了,看到吴辰坐在客厅里和胡宗宪聊天,顿时就来气了。

    “我不让你照顾我爷爷吗?你怎么坐在这里?”

    胡宗宪和凌野狐是老友,所在在得知凌菲儿领着一个少年来给凌野狐看病的时候,才用长辈的身份呵斥,教训。

    谁承想,凌菲儿请来的少年,居然真的是少年神医。

    胡宗宪笑呵呵,替吴辰解围:“菲菲,是我在向吴辰小友询问你爷爷的情况,要怪就怪我这个老头子吧。”

    “胡爷爷,我怎么敢责怪您!”

    有胡宗宪给吴辰挡箭牌,她也不能再说什么,两个人都在,想必凌野狐也不会出事儿。

    凌菲儿只是好奇,这才这么一会儿工夫,胡宗宪和吴辰怎么出得跟爷孙似的?吴辰哪儿来的那么大魅力?

    “我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凌菲儿问吴辰。

    “你爷爷听说你父亲除了车祸,晕了过去,现在正睡觉呢!”

    吴辰张嘴说道,丝毫愧疚的心里。

    “什么?你怎么能告诉我爷爷这种事儿?”

    凌菲儿脸色大变,眼里满是埋怨,气愤,老爷子刚醒,身体那么虚弱,怎么会能受得了这种刺激?亏她还那么信任吴辰,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来?

    我爷爷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偿命!”凌菲儿把手里的东西丢在沙发上,甩下一句话,急忙朝病房走去,脸上十分慌乱。

    胡宗宪也一屁股站了起来,急忙走了过去,怪异的扫了吴辰一眼。

    “我爷爷现在怎么样了?”凌菲儿推门而入,质问两个医生。

    “凌老爷子现在情况稳定,,身体各项技能也在逐渐恢复,之前老爷子血压有点高,现在也恢复了正常。”

    其中一个医生汇报工作似的,一丝不苟的说,凌老爷子是凌家的家主,他们不敢有一点的马虎。

    凌菲儿看着睡睡的凌野狐,老人神态安详,经过输血,恢复了一些血色。

    她尝尝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子,幸好没事儿。她扭头一看,吴辰并没有跟过来,依然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吃水果。

    “药我买来了,煎药的药罐也买来了,你给我爷爷煎药吧!”凌菲儿走到吴辰身边,对吴辰说。

    凌菲儿不是不会煎药,只是吴辰让她抓的药都太奇葩了,她不知道该怎么熬。

    吴辰把水果刀递给了凌菲儿:“给!”

    “干嘛?”凌菲儿不解。

    “你不让我给你爷爷偿命吗?”吴辰幽幽的说。

    凌菲儿对这家伙又气又好笑,翻了翻白眼儿:“幸亏我没事儿,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她看着吴辰,眼神幽幽,埋怨道:“不过你怎么就把我爸的事儿告诉我爷爷了,他真被你吓出好歹来,你不就白治了?”

    吴辰无所谓的说:“既然你让我给你爷爷治病,我想怎么治就怎么治,你如果怕我给治死,就换个人。”

    凌菲儿听的出来,吴辰这是在生气。她既然请他来,就得信任他。不应该怀疑他,更不应该用那种口气说话。

    “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刚刚那种情况,换做谁都会着急!”

    凌菲儿生怕吴辰一走了之,埋怨过后,又带着一丝恳求,带着一丝歉意:“我知道我不该怀疑你,以后你怎么治我都会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