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二十七章 交给小一辈儿
    “张琳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个配方,开了一家医药公司,生产出了一款化妆品,迅速占领了江南市场,甚至和意大利的驻华大使签了代理合约。”

    “刘家看出了这款化妆品的巨大潜力,派人去和天辰药业的负责人谈合作,可能是谈的不是很愉快,双方发生了矛盾,刘家派去的人被打残了。”

    “天辰药业惹怒了刘家,刘家联合几个家族,利用一切手段,阻断了天辰药业的货源。”

    “张琳也是年轻,觉得受了欺负,扬言要和几个家族开战,下令不让几个家族的人进入张家名下的服务行业,然后又使出了各种手段,几个家族被挑衅,也展开了回击!现在双方在股市上交上了锋,大战一触即发!”

    “张琳只是在天辰药业有点股份,只要坐下来和刘家心平气和的谈,肯定能解决,根本就没必要把张家牵扯进去!”

    凌傲雄没有隐瞒,但有些事情还是说的含糊其辞,他只说刘家和天辰药业谈的不愉快,其实是刘家涨势压人,想要巧取豪度,少了这种关键的细节,听上去就是天辰药业和张琳无理取闹了。

    凌野狐认真听着,心里对事情已经透彻了。

    “张琳为人处事不拘一格,而且屡出奇招,自己人还是别人,都摸不透她的套路,才被人称作小魔女!”

    “张顺发那么精明的一只老狐狸,不会让一个意气用事,行事莽撞的人做张家的领导者!”

    “如果不是刘家那些人欺人太甚,张琳怎么会这么做?张琳既然敢这么做,就说明她有底气!”

    老而不死是为贼,凌野狐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不是白给的。

    “几个家族的族长都什么态度?”凌野狐问道。

    凌傲雄回答:“几个家族的家主都一致把这件事儿交给了小辈儿处理!”

    凌野狐看透了几个家主的心思,一语道破:“这是几个老家伙在考验继承者啊,也好,我们这一代人都要入土了,也该放手了!”

    “爸,您这是什么意思?”凌傲雄自然听的出来,凌野狐这是要放权了,但他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种不好预感,脸上带着忧虑。

    “几个家族都让小辈儿处理,我凌野狐自然也听小辈儿的。”

    凌野狐斩钉截铁,心里有了决断,毋庸置疑的说:“菲儿既然决定要和张家联盟,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

    凌傲雄神色大变:“爸,这怎么可以?”

    “怎么就不可以?”

    凌野狐身上陡然出现一种无畏无惧的气势:“欧家,姜家,这些年没少打压我凌家,我就想和他们一决雌雄!吩咐下去,凌家和张家联盟,立刻让我凌家名下的药材公司以及依附在我凌家的药材商给天诚药业输送药材,天诚药业需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

    “爸!”凌傲雄想要阻止,这可是和几个家族开战,公然站出来和张家结盟,这不是把火往身上引吗?而一旦这么做了,凌傲雄想要和刘家联盟,渔翁得利的算盘就会全部落空。

    “你要我亲自打电话吗?”凌野狐沉声说道。

    “我这就去!”凌傲雄不敢不服从凌野狐的命令,转身离开了。

    “爸,您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钟丽萍急忙追了出去,钟丽芬也不敢多待。

    “你们也出去吧,我有点事儿要和这位小谈。”凌野狐对两个留下来的医生说道。

    他们是留下来照看凌野狐的,得随时观察凌野狐的情况。

    但他们也知道,凌老爷子不想让他们听到之后的谈话,而吴辰能治好凌老爷子,有他在自然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那我们就在外面守着,您老有什么吩咐随时叫我们。”

    此时病房里,就只剩下吴辰和凌野狐了。

    “老爷子,他们都走了,您老有什么么话,就直说吧。”

    吴辰一眼就看出凌野狐的目的,一脸笑意。

    凌野狐双眼微眯,审视着面前的少年:“你是不知道对我下蛊的是谁?”

    吴辰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知道。”凌野狐嘴里重重的说出这三个字。

    吴辰有些诧异:“是谁?”

    凌野狐却摇了摇头,浑浊的眼睛里,有一丝愤怒,有一丝悲痛:“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但我知道,给我下蛊的人是我身边的人!”

    这老头儿原来是没有安全感,才把自己的亲儿子,儿媳妇儿赶走的。

    “凌菲儿倒是怀疑,是她三叔谋害您老和她父亲的!”吴辰笑着说。

    凌野狐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深情一变:“菲菲他父亲怎么了?”

    吴辰没有隐瞒,也不怕这老头儿受刺激:“您病倒的那天,凌菲儿她父亲着急回来看您,半路了除了车祸,伤到了头部,脑死亡,变成了植物人!”

    “什么?他怎么敢?”凌野狐瞪大了眼睛,一种愤无法用语言从容的愤怒充斥在满是沟壑的老脸上,额头青筋暴涨,瞬间晕厥了过去。

    “这承受能力也太差劲儿了吧?”

    吴辰吐槽,他也不看看老头儿多大年级了。

    其实他是故意的,老头儿毕竟年级大了,身体本来就有不少疾病,有在床上躺了这么久,经络堵塞,气血不畅,这一激动,导致血脉膨张,血流加速,反而激活了很多坏死的组织。

    吴辰打开房门,来到了客厅,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吴辰出来后,留下来的两个医生急忙走进了病房,仔细查看之后,凌老爷子除了血压有点高,其他都比较良好。

    俩人奇怪,老爷子都这么长时间没进食了,血压怎么会那么高?受什么刺激了?索性很快就降了下来。

    吴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磕瓜子儿,吃水果,很是悠闲自在。

    这时候,胡宗宪回来了,看到吴辰之后,脚步脚步,一双老腿也不知道怎么捣鼓的,似乎是一步就到了吴辰的面前,一脸激动。

    “吴辰小友,请恕老朽之前眼拙,独有得罪,还请海涵呐。”

    吴辰有些错愕,这中医院的院长吃错药了吗?刚才还和吹胡子瞪眼的,现在怎么这番姿态?

    胡宗宪从吴刚口里得知了吴辰救治凌野狐的全部过程,当时就满脸骇然。

    以气运针,针法似雷,气作云海,这和胡宗宪在古籍中看到的“九阳雷火针”是那么的相似。

    而听到程玉刚知道吴辰是中医院的医师,还和袁渊关系莫逆,立刻打电话向袁渊请教。

    从袁渊那里,得到了确信,吴辰居然还会北斗七星逆命针,胡宗宪立刻心潮澎湃的过来了。

    “您客气。”吴辰本来就没往心里去,对方一把年纪了,这么诚恳的道歉,倒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胡宗宪老脸上满是笑意,一边点头一边称赞:“吴辰小友不愧是神医,胸襟广阔,气度不凡,老朽惭愧啊!”

    吴辰觉得这老头儿像只老狐狸,有些不怀好意,倒是谦虚起来:“我也就两把刷子,在您老面前我可不是什么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