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二十四章 醒了
    吴辰和唐米米还没说上两句话,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胡宗宪走在最前面,凌傲雄和凌菲儿几乎是并列走进来的,钟丽萍和钟丽芬走最后面。

    而当看到病床上的凌野狐的时候,几个人都脸色大变。

    只见凌野狐身上插满银针,身上像火烧一般,他的十根脚趾淌着血,就像流水一般,只不过那血是黑色的,带着一种恶臭。

    “爷爷!”凌菲儿惊呼一声,朝着凌野狐飞奔过去。

    “爸!”凌傲雄脸上带着急切,生怕老爷子发生意外。

    “公公…”钟丽萍看到这种情况,喜上眉梢,但不能表现出来,装做很惊慌很担忧的神情。

    “老爷子……”钟丽芬也似乎看到亲人遇难似的。

    “程玉刚,你对我爸做了什么!”凌傲雄脸上充斥着愤怒,冲着程玉刚咆哮,质问。

    吴辰之前用一根银针瞬间划破了凌野狐的十根脚趾,凌野狐的脚趾才血流不止的。

    面对凌傲雄的质问,程玉刚理解他的心情,不卑不亢的说:“是这位小兄弟对凌老爷子进行治疗的,凌傲雄,你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吧!”

    “看吧,我就说这乡巴佬是来谋害老爷子的,之前你的好侄女儿还不信,非让他治,现在你们亲眼看到了!”

    钟丽萍第一个跳了出来指责,更像是在幸灾乐祸。

    “你居然敢谋害我父亲,说,谁派你来的!”

    凌傲雄目露凶光,盯着犯人一般,审视着吴辰,一脸阴冷。

    “她!”吴辰指着凌菲儿,说道。

    凌菲儿错愕的眼神看向吴辰,那一丝是我什么时候让你来谋害我爷爷了?

    凌傲雄杀气腾腾的盯着凌菲儿,有着滔天的怒火:“你居然敢找人谋害你爷爷,你是何居心?”

    凌傲雄野心勃勃,虽然不是家主,但一直以来都身居高位,身上本来就有强大的气场,暴怒下,更是有一种威压。

    凌菲儿虽然是凌家的大小姐,但毕竟她还在上学,虽然有天生的傲骨和傲气,但面对这种长时间形成的威压,有些喘不过气。

    “我话还没说完。”

    这时候,吴辰淡淡的扫了凌傲雄一眼:“是她让我来给凌老爷子治病的,而且老爷子的病已经治好了!所以,凌菲儿并没有谋害凌老爷子,反而是凌家的功臣!”

    不知为何,看到凌傲雄用那种欺凌的目光审问凌菲儿,吴辰就忍不住替她说了句话。可是是这小女孩儿太不同意了吧,有点同情她。

    “胡说八道,老爷子的血都都快流干了,你分明是在谋害老爷子,女警官,你亲眼看到了,她还有他都是犯罪分子,你快点把他们抓起来!”

    钟丽萍给吴辰和凌菲儿定了罪,法官都得依法审判,她比法官都牛。

    “唐警官是吧,事情你都看到了,立刻把这两个人带走吧!”

    凌傲雄也下了定论,目光冰寒,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

    “凌傲雄,老院长,刚刚吴辰真的是在就凌老,他用了一种很神奇的针法,我想他给凌老放血,一定是有原因的!”

    程玉刚刚正不阿,亲眼见识了吴辰的针法,他莫名的相信,吴辰一定能治好凌老爷子,毫不犹豫的替吴辰说话。

    “程玉刚,你擅自让外人进入特级病房,还擅自让别人给病人治病,你就是这么做医生的吗?我父亲要有什么意外,我让你偿命!”

    凌傲雄压根就不停,十分嚣张跋扈。

    程玉刚比凌傲雄大几岁,和凌傲云是至交,凌傲雄居然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他脸色有些怒了。

    “程玉刚,还有你们,立即给我出去,我要给病人治病!”

    胡宗宪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从来没见过这么荒唐的事儿,孙女带着别人来医院谋害自己的爷爷,真是匪夷所思,是真是假他不在乎,也没心思去想,最要紧是竭尽全力挽救病人!

    跟随胡宗宪来的几个医师,立刻在凌野狐身上鼓捣了起来。

    凌菲儿被警察抓走,不管法院怎么盼,凌家老二一家算是彻底没戏了;老大喜欢艺术,老大家的儿子虽然能力不错,却没有资格争家主。

    家主铁定是凌傲雄的了,钟丽萍心头狂喜。

    钟丽芬恶毒的盯着凌菲儿,想着怎么买通警察折磨她,怎么去警察局侮辱她。

    凌菲儿只想救她爷爷,比窦娥都冤,但凌野狐的血流了一地,这是事实,有口难辩。

    她幽怨疑惑的看着吴辰,想问问他,不说好的来治病吗,怎么把她爷爷的血给放了?

    几个人都没想到的是,唐米米并没后把吴辰拷走,而是瞥了一眼凌野狐,似熟人般在和吴辰攀谈:“你这是再救人还是在杀人?”

    “你说呢?”吴辰笑着回答。

    “这老头儿留出的血是黑色,他是中毒了吧?”唐米米不懂中医,眼力相当敏锐,一眼就看出凌野狐中了毒,正常人的学怎么会是黑色?

    正要给凌野狐止血的胡宗宪身体一愣,仔细看向凌野狐的脚趾,的确,里面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仔细闻,还有一种刺鼻的气味。

    “唐警官,我让你把他们带走,你没听到吗?”凌傲雄脸色阴沉,命令的说。

    警察不抓罪犯,还聊上天了,这算什么?

    唐米米没打理凌傲雄,完全将他当成了空气,朝着吴辰怒了努嘴:“唉,血变红了!”

    “那他应该能醒过来了!”吴辰笑了笑,在几个医师要把插在凌野狐身上的银针的时候,吴辰以奇妙的手法把银针全拔了出来,快到不可思议。

    同时,吴辰用银针扎在了凌野狐腿上血顿时就止住了。

    凌傲雄没想到吴辰当着他的面,还敢乱来,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就要发怒。

    胡宗宪正诧异的盯着吴辰,凌菲儿也被吴辰收针的手法给震住了。

    “呃……”就在这时,放家里想起了一道似有似无的像是从极远的地方飘来的苍老的声音。

    声音虽然小,但所有人都听到了。

    “爷爷……”凌菲儿听的最为真切,最为敏感,那声音太熟悉了。

    “爷爷,您醒醒,爷爷……”凌菲儿扑在凌野狐的床边,大声叫着。

    “我说菲儿,这小子根本就不是医生,分明是来谋害你爷爷,刚刚声音没住就是你爷爷咽气的声音……”

    钟丽萍不会相信吴辰能救醒凌野狐,医院那么多劝慰都不行,一个少年怎么能做到?在一旁冷嘲热讽。

    凌菲儿不等钟丽萍把话说完,两道目光犹如利剑一般射了过去:“你居然敢咒我爷爷!”

    凌菲儿那中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儿,让钟丽萍的灵魂都在颤栗,赶紧闭上嘴,不敢再右一句挖苦。

    “菲菲,是你吗?”这时候,凌菲儿的耳边响起一道虚弱的声音,拿到声音很慈祥。

    “爷爷,您醒了,您真的醒了?”凌菲儿看到凌野狐缓缓睁开的眼睛,惊喜交加,眼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