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二十二章 惺惺作态
    在接到钟丽萍打电话后,几个保安立刻过来了。

    “输在这里闹事儿呢?”保安队长看看钟丽萍,看看凌菲儿,没有闹事的迹象。

    钟丽萍把保安当成了她的随从,命令的语气说道,“闹事的人在里面,他一个乡巴佬要谋财害命,立刻把门弄开,把人抓出来!”

    保安队长脸色一横,谋财害命,这还得了,皱眉道:“你说的是真的?”

    “别听她瞎说,程院长在里面给我爷爷治病,门是程院长繁琐的。”

    凌菲儿眉毛高挑,一脸傲然,说话的时候轻蔑的扫了一眼钟丽萍。

    “玉刚和那个乡巴佬是,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门砸开!”

    钟丽萍按照自己的好恶,胡说一通,厉声呵斥。

    “我看谁敢,耽误了给我爷爷治病,程院长不会轻饶你们,我凌家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凌菲儿一句话点出了身份,看着保安队长,目光凌厉,带着几分威压。

    保安们很吃惊,能住特级病房的非富即贵,他们本来就惹不起,,没想到这一家人居然是凌家人,他们更不敢得罪。

    保安们木头似的怵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特级病房的门是特殊材料制造的,是砸不坏的,程院长在里面,我们也不敢砸,这样,我现在把这件事汇报给老院长,医院那里那里应该还有钥匙!”

    砸和不砸都会得罪凌家人,保安队长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两部得罪的办法,把皮球踢给了医院的领导。说完,他就走到一般,打电话去了。

    凌菲儿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没让他们闯进去。

    抱着强烈的希望,她在心里默念:“吴辰,你一定要治好我爷爷的病!”

    就在这时,凌傲雄着急慌忙的赶了过来。看到钟丽萍,钟丽芬,凌菲儿,以及几个保安都站在门口。

    “凌傲雄……”钟丽萍看到凌傲雄,就想起了他在电话里骂她的话,当场就要发作。

    凌菲儿瞬间扭过头去,看到杀父仇人的眼神儿,粉拳不由的攥的紧紧的。

    凌傲雄冷的有点可怕,一眼瞪过去,钟丽萍居然没敢说下面的话,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凌傲雄?

    “菲儿,听说你请了个人给老爷子看病,人呢?”凌傲雄笑着对凌菲儿说,和温和,眼睛里似乎还带着长辈对晚辈的溺爱,乍一看好像凌菲儿是他闺女似的。

    凌菲儿冰冷如霜,没给凌傲雄好脸色,更没回答他的话。

    “你叔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钟丽萍颐气指使的,教训孙子似的。

    “我就算听到了,我也没义务回答!”凌菲儿冷冷的说,她聪明,但不懂得隐忍,有什么都写在脸上。

    “老爷子病倒了,二哥又出了那样的事儿,菲儿心里难过,有情绪是正常的,你就别责怪他了。”

    凌傲雄很体恤凌菲儿的样子,转头问钟丽萍:“飞儿请的医生呢?”

    “在里面给老爷子治病呢,也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个黄毛小子,愣说是什么少年神医,我还第一次听说有这么年轻的神医,都进去十几分钟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把老爷子治好了还是治死了!”

    钟丽萍还以为凌傲雄是真的对凌菲儿好,很是不高兴,说话阴阳怪气的。

    凌傲雄眼里闪过两道冷意,嘴上却埋怨起了钟丽萍:“简直是胡闹,一个少年怎么会是神医?飞儿病急乱投医,说不定被江湖骗子给骗了,你这么大的人了,难道也看不出来?还敢让他给老爷子治病,真是岂有此理!”

    “我,你……”钟丽萍气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去见凌傲雄怒气冲冲的就去推门。

    “别费劲了,里面繁琐了,保安在联系老院长,等着吧!等老院长来了,没住老爷子早就被害死了,有人信誓旦旦的要担罪!”

    钟丽萍瞪着了凌菲儿一眼,对凌傲雄也没好气。

    这时候,保安队长走了过来,笑呵呵的对钟丽萍说:“老院长说他马上就过来!”

    凌傲雄不知道凌菲儿请来了什么医生来给凌野狐看病,他一来担心吴辰真有本事,把老爷子的病治好;他又担心吴辰是庸医,把老爷子治死,老爷子现在还不能死,因为有些东西他还没拿到。

    凌傲雄心里干着急,一看到钟丽萍就气就不打一处来。

    无意间,凌傲雄看到了钟丽芬,诧异的问:“小芬,你的脸怎么了?”

    钟丽芬见凌傲雄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眼里有些幽怨,但见他在关系自己,眼底脸上闪过异样的神色,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凌傲雄。

    “姐夫,我本来照顾老爷子好好的,不知怎么的,凌菲儿就带着一个野男人闯进了病房,我好说歹说,让他们别打扰老爷子,他们不但不听,还打我!”

    钟丽芬说着说着就抹开了眼泪,故意把脸上的印痕给凌傲雄看,凌菲儿打的逐渐消退了,吴辰打的那一巴掌,还清晰可见。

    凌傲雄皱了皱眉头,大狗还要看主人,凌菲儿居然敢联合外人打他的小姨子,这相当于打他的脸。

    凌傲雄却没有训斥,而是告诫的口吻说:“菲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芬是你三婶儿的妹妹,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动手打她呢?”

    “我再说一次,她没资格做的我的亲戚,更不是我的长辈!人是我打的,你怎么着吧?”

    凌菲儿有点大小姐脾气,越是在原则上,越傲气,丝毫不退缩,不服软。

    “你是老爷子的张山明珠,又是全家的心肝宝贝,我们能怎么着?”

    钟丽萍冷嘲热讽,就像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尖酸刻薄,恨不得那毒药毒死她的嘴脸。

    “你少说两句!”凌傲雄瞪眼说道。

    然后对钟丽芬说:“小芬,菲儿现在的心情不好,你多多体谅一下,别和小女孩儿一般见识,回头等她情绪稳定了,我再让她给你道歉!”

    “姐夫,我知道,其实也怪我没照顾好老爷子,您别怪我就行。”

    钟丽芬在凌傲雄面前,一副甚解人意模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