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二十一章 神乎其神
    吴辰先用锁阳针锁住凌野狐的大脑,七窍等人体重要的位置,免得蛊虫受到攻击,在凌野狐体内乱窜。

    然后在凌野狐胸部开始施针,真元幻化的火元素随着针灸流入凌野狐的体内,从胸部流入心脏。

    当吴辰一阵扎在凌野狐心脏位置的时候,陡然见到有什么东西从心脏跳动了一下。

    开启血玉瞳的吴辰清晰的看到,那是蛊虫受不了雷火针的炙烤,从心脏里逃了出来。

    也实在那一刻,凌野狐的身体猛然弹了一下。

    吴辰嘴角一丝冷笑,之前他一点一点逼它出来,是不想伤到凌野狐的心脏,既然它出来了,随时都能秒杀它。

    但吴辰没有那么做,而是从上到下,给凌野狐施针。

    每当银针落在一个穴位上,凌野狐的肌肤就会变得发红。

    随着银针越来越多,从凌野狐的头顶的百会,银针的形状组成了闪电的形状,银针下的肌肤泛红,像火烧一般。

    “这是什么针法!”程玉刚脸色震惊他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针灸。

    “雷火针!”吴辰已经施展了那么多针了,似乎并不怎么累,闲暇间回答了程玉刚这个问题。

    “雷火针,形似闪电,施以火海,好一个雷火针!”

    程玉刚拍手称绝,针灸形似闪电,针灸下面的肌肤,像一片火云,雷在上,云在下,又似一套阵法,奥妙无穷。

    饶是程玉刚不懂其中的门道,也觉得这套针法如果传世,绝对会引起轰动。

    “之前袁老和我说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这少年的确是一代神医啊,他居然如此年轻,后生可畏啊!”

    程玉刚心里暗叹,想着无论如何也要交好这个少年。

    放下了杂念,程玉刚准备好了擦汗纸,等会儿给吴辰擦汗。

    要是让医院的人看到程玉刚主动给一个少年充当下手,一定会惊掉一地下巴。

    吴辰不知道,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折服了市医院的副院长,银针一根一根的扎在凌野狐的身上。

    凌野狐的身体真就像火烧云一样,从上往下一点点变红。

    蛊虫从凌野狐的心脏里跳出来后,感觉到不对,想要立刻钻回去,返回的途中却感受到一股热浪,吴辰似乎听到蛊虫疼痛的叫声。

    蛊虫迅速朝没有热浪的位置逃离,对着凌野狐身上的银针越来越多,蛊虫退到了小腿的位置。

    蛊虫感觉到了不对,这样下去会逃无可逃,停了下来,虽然别人看不到也听不到,吴辰则听到了一种似乎是怒吼的声音。

    然后蛊虫猛然掉头,朝着凌野狐心脏的位置猛蹿。

    “哼!”凌野狐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剧痛,身体猛然抖动了起来,这是完全的身体本能反映。

    “孽畜,看你能挣扎到什么时候!”

    吴辰不再施针,右手拇指掐着中指,屈指在插在凌野狐百会穴上的银针一弹,银针微微倾斜,触碰到了第二根银针,第二根触碰到了第三根,第三根触碰到了第四根……以此类推。

    程玉刚看到了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画面:

    银针幻化成了闪电,打在了凌野狐的身上,凌野狐的身体就像被天火点着了,以势不可挡的形态,从头顶燃烧到脚底。

    程玉刚就像看到真正的白色闪电,滚滚的天火,虽然他站在病床边上,似乎也感受到了一股热浪。

    “这,这,这简直是神技……”程玉刚的吃惊无法用语言形容,木头似的呆立当场。

    闪电和火云,都是真气所化,包裹着凌野狐的全身。

    蛊虫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以极快的速度朝凌野狐的脚趾游动。

    当蛊虫被逼到凌野狐大脚趾的位置的时候,他用银针迅速的在凌野狐大脚趾的位置划了一道口子。

    “嗖!”蛊虫一旦离开了宿主,遇到空气,五秒钟内必死,这蛊虫虽然没有灵智,但也意识到自己会死,瞬间朝着程玉刚射去,只要能钻进程玉刚的身体,那么它就能继续存活。

    蛊虫因为是透明的,程玉刚又处在吃惊之中,根本没发现,即便发现了也躲闪不及。

    “哼!”吴辰看的一清二楚,他的速度比蛊虫更快,右手闪电般夹住了蛊虫。

    蛊虫停在半空,挣扎了一下,无法逃脱,居然猛然朝着吴辰的手指咬去。

    吴辰为了防止中毒,手上带有真元,蛊虫根本无法伤到吴辰。

    五秒钟过后,蛊虫的身体变得僵硬,一命呜呼。

    而在蛊虫死亡的瞬间,在皖南某个富豪小区的一动别墅里,有一间暗格,暗格里奇黑无比,暗格里摆着几尊神像,神像下面的桌子上放着大小不等的盆,盆里放着各种蛇虫鼠蚁,它们在互相蚕食。

    在桌子下面,盘坐着一个穿着苗疆服饰的男人,闭着眼睛,一只红色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怪虫从他的鼻子里钻进去,从耳朵钻出来,莫名的诡异。

    仔细看,这个人的嘴里露着一截似乎是蜈蚣尾巴的东西。而在他身边,有无数虫子的尸体。

    看模样,这人像是在练功。

    整个房间弥漫着臊臭和血腥味儿,十分惊悚,胆儿小的人进来,能被吓死。

    可能是这个人修炼到了关键时刻,他的七窍似乎在往外冒黑气。

    忽然,他似乎收了内伤,猛然惊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是谁在我关键的时候打扰我?是谁破了我的蛊毒!”

    这个人声嘶力竭的怒吼,一双眼睛说不上的阴狠毒辣,嘴里的理出的鲜血被他嘴里含着我蜈蚣一丝不剩的吸食了。

    “不管你是谁,我都让你付出代价!我要把你抓来,把你撕碎了,喂我的宠物!”这个男人露出狰狞的牙齿,暗格里想起了各种虫子的叫声,比百鬼厉嚎还要惊悚。

    吴辰在专心给凌野狐治病的时候,一件针对他的阴谋,悄然而至。

    在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个男人,脖子以上都打了绷带,一条胳膊上也掉了石膏,另一只胳膊上吊着点滴的男人,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

    这个男人就是给吴辰下药,被吴辰识破,自食恶果的奥丁。

    此时因为麻醉,他还处于昏迷当中。推他进来的医生把他弄到了病床上。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这个大夫的手在奥丁的头顶摸了一下,而他的受伤带着戒指,戒指上忽然冒出比毛发还细的针尖,刺进了奥丁的脑袋里,

    把奥丁平放在病床上后,这个大夫从容自若的走出了病房。而在病房门口,还站着两个守在门口的警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