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二十章 雷火针
    张家要和几个家族开战,刘少轩便怂恿几个家族,好坐收渔翁之利,但凭他一家是不行的,就想到了凌家。

    他却没想到,凌傲雄知道他对凌菲儿的心思,还知道他的目的。

    “既然凌三叔把事情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的确对凌菲儿有意,如果凌菲儿愿意跟我,那我们两家就是姻亲,我刘家一定会趁此机会,帮主凌家称为皖南第一家族!”

    刘少轩信誓旦旦,无比自信,成竹在胸。

    “刘大少能看上菲儿,是她的福气,但菲儿那丫头一向都很有主见,今天晚上我安排你们见一面。”

    凌傲雄没把话说死,也没做什么保证,如果他一口答应了,就显得自己太急躁,他要和刘少轩出于同等的位置,才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我想凌菲儿会答应的!”刘少轩成竹在胸,笑着有点诡异。

    就在这时,凌傲雄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钟丽萍打来的。

    “家里打来的电话,刘少请稍等!”

    “什么事儿?”凌傲雄走到一旁,接了电话。

    钟丽萍这边,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好事儿!”

    “什么好事儿?”凌傲雄好奇的问。

    钟丽萍想想都美的:“凌菲儿今天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乡巴佬来给老头儿治病,说他是什么少年神医,一来就把老头儿的氧气灌拔了,这都好几分钟了,这次老头儿估计够呛了!”

    “你说什么?那乡老呢?”凌傲雄大声吼道。

    “你吼什么,吓我一跳!”

    钟丽萍没好气的骂了一声,脸上再次展开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那乡巴佬在病房里给老头儿针灸呢,”

    “你糊涂,立刻,马上,把那什么神医给弄出来,绝对不能让他靠近老爷子!”

    钟丽萍不裂解,还在哪儿白活呢:“为什么啊?你放心,我看那小子就是一个骗子,没准儿老头儿现在已经挂了,我让凌菲儿录了音,如果老头儿死了,她负全责!终于可以把这小浪蹄子赶出家门了,我不但要把她赶出去,还要让她去坐牢……”

    凌傲雄厉声喝到:“你这个蠢货……快去把那小子弄出来!”

    “凌傲雄,你居然敢骂我?”钟丽萍炸毛了。

    凌傲雄几乎是在咆哮:“如果老头儿出了什么事儿,我不但骂你,老子他吗的抽死你,快去把那小子弄出来,除了你我,谁都不能靠近病房!”

    钟丽萍哪里被凌傲雄这般训斥过,委屈的想骂娘,但也感受到了凌傲雄的怒火,似乎他不是在开玩笑。

    “凌傲雄,你给老娘等着!”

    钟丽萍虽然生气,但还是按照凌傲雄的吩咐,来到了病房门口,去被凌菲儿挡住了。

    “让开!”钟丽萍命令式的,冷声说道。

    “吴辰在给爷爷治病,谁都不能进去!”凌菲儿横在门前。

    钟丽萍说:“那小子分明就是在害老爷子,你马上给我滚开!”

    “之前我已经录音了,如果爷爷被吴辰治死了,你让警察把我就是!”凌菲儿不屑。

    “你到底闪不闪开?”钟丽萍威胁道。

    凌菲儿像个门神似的,挡在买年前,用实际行动回答了钟丽的问题。

    “把她给我弄开!”钟丽萍对钟丽芬说。

    钟丽芬二话不说,就去扯凌菲儿。

    “别逼我动手!”凌菲儿面色冷峻。

    “小丫头片子,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钟丽芬跟泼妇似的,上前就抓凌菲儿是头发。

    凌菲儿花容失色,不用分说,一脚踢向钟丽芬。

    “哎呦疼死我了,你还真敢下手……”钟丽芬躲闪不及,肚子上挨了一脚。

    凌菲儿长这么大就没打过架,有些慌乱,看到钟丽芬疼得哇哇大叫,心里莫名的爽。

    “不好!”凌菲儿正有点小得意的时候,忽然发现钟丽萍朝着病房的门退去,她想要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令钟丽萍快笑不得的是,门居然反锁了。

    “只知道这样,我拦她们干嘛!”凌菲儿快笑不得。

    “开门,快开门!”钟丽萍一边大喊,一边用手拍打门铃。

    “你到底要干什么?”凌菲儿气急败坏。

    钟丽萍很是冠名堂皇的说:“我要阻止你们害老爷子!”

    钟丽萍又拍打了两下,里面没反映。

    “不开门是吧,行,你等着!”

    钟丽萍给保卫科打了个电话,叫了保安。

    ……

    在钟丽萍等人离开后,程玉刚注视着吴辰,一脸认真的问:“凌老爷子真的中了蛊毒?”

    什么蛊毒,什么祝由术,对西医来说,有人的人认为是张瑶撞骗,有的人则认为那是天方夜谭。

    程玉刚却不这么认为,他虽然是西医专业,但中医也有涉猎,知道中医博大精深,而中医不仅仅值得是中原,其中也包含苗医,藏医,只是那些局里中原太远,很多都失传了,就连中原流传下来的,也失传了十之六七,流传下来的,也只不过凤毛麟角而已。

    “是食心蛊!”吴辰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施针。

    “你有几分把握,能治好凌老爷子?”程玉刚问道,他的眼睛盯着吴辰的手,每一根银针都在颤动。

    他知道,以气运针会相当消耗体力,这个少年一连扎了七八针,居然面色不该,凭这一点,他就胜过了很多的中医大师。

    “如果我说我只是试试,你会怎么做?”吴辰玩味的说。

    “我们所有的会诊医生都认为,凌老爷子已经油尽灯枯了,即便是用最好的设备最好的药,他也撑不过几天了,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让你试试!”

    程玉刚虽然古板,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老顽固,这个少年给他一种感觉,他似乎真能治好凌老爷子,主要还是因为那一手以气运针震慑住了他。

    “把门锁上,免得被不长眼的人打扰!”吴辰淡淡说了一句,便一心放在了给凌野狐针灸上。

    程玉刚扯了扯嘴角,堂堂一个副院长,居然被一个少年当护士使唤,传出去他颜面何存?

    但程玉刚还是把们锁死了,他知道,这关系到凌野狐的生死,他也着实想看看,吴辰的针法到底有多了神奇。

    吴辰给凌野狐针灸,用的是雷火针,蛊虫属于阴毒之物,至刚至阳的雷火针可以说是蛊毒的克星之一。

    一般的雷火针自然难以对付凌野狐体内的蛊虫,但吴辰用的雷火针是以真元化火,以气运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