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一十九章 联盟
    吴辰继续说:“食心蛊毒性的强弱,吞噬宿主的速度,与下蛊之人的功力有关。”

    “想必医院里用最精密的给你爷爷检测过,却没发现食心蛊的存在,说明下蛊的人有些水平!”

    吴辰这话说的,不知道是在夸下蛊的人,还是在贬低,更像是对其不屑一顾。

    “你要干什么?”程玉刚见吴辰身手要去拔凌野狐身上的各种仪器,出言阻止。

    “一边带着去!”吴辰冷哼一声,动用了一丝真元。

    “唉,你……”程玉刚有种被上位者呵斥的感觉,居然不敢反驳,也没去阻止!

    “程院长,不能让他乱来!”钟丽萍跟见鬼了似的,眼里却没有一点担心,心说都拔了,最好是让这老头子一命呜呼!

    而在程玉刚一愣神儿的工夫,吴辰已经脱掉凌野狐身上插得各种仪器,都被吴辰给拔了,老人的上衣也被他给脱了。

    程玉刚一步迈出,脸上带着无尽的愤怒,他要把这个小子给哄出去,哪怕使暴力。

    “嗡!”而就在这时,吴辰的手里捏起一根银针,针尖微微颤动,发出如有若无的声音,就像蝴蝶振翅。

    “颤针!”程玉刚脸色大惊,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这个少年居然会以气运针?他是谁?

    “他叫吴辰,吴辰……”程玉刚脑海里精光一闪,猛然想到,吴辰是谁了。

    最近新闻报道,市长周明海十几年来居然一直身患隐疾,无意间被一个少年医神给治好了。

    程玉刚知道周明海的隐疾,当时悄悄找过他,他束手无策,只能想办法帮忙缓解,效果却微乎其微。

    程玉刚对这个少年神医很是好奇,亲自去中医院的疑难杂症科找他,却扑了个空,遇到了袁渊,从袁渊口里知道了这个少年神医的名字,就叫吴辰。

    从袁渊的口中还得知,不但懂得以气运针,一条北斗七星逆命针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他还懂得失传上千年的祝由术,一身医术堪称天人。

    总之,袁渊把吴辰夸上了天。虽然袁渊是老前辈,程玉刚一向跟尊敬袁渊,也是半信半疑。

    而今天听到吴辰的名字的时候,觉得耳熟,一时间没先起来。

    此时看到吴辰以气运针的手法,顿时就想起来了。

    “你就是中医院疑难杂症科的首席医师,吴辰?”

    程玉刚看着吴辰,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

    吴辰瞥了程玉刚一眼,淡淡的说:“我要给凌老爷子针灸,把蛊毒逼出来,你们都出去吧!”

    “你算老几,凭什么让我们出去,摇滚出去的是你!”钟丽萍颐气指使的呵斥。

    “程院长,叫我们来什么事儿?”这时候,医院的保安队长过来了,人高马大,虎虎生威。

    “没事儿,都出去吧,你们也出去!”程玉刚这话也是对凌菲儿,钟丽萍,钟丽芬说的。

    “程院长,你怎么能相信他能治病?万一他把老爷子给弄死了谁负责人!”钟丽萍脸上搵怒,带着几分威胁。

    “如果吴辰把爷爷治死了,我负全责!”凌菲儿再次站了出来,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话可是你说的!”

    钟丽萍巴不得吴辰是个庸医,她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递到凌菲儿面前:“请你再说一遍,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儿,免得你说我冤枉你!”

    “白痴!”

    凌菲儿满脸鄙夷,但还是重复了一遍。

    钟丽萍扭着屁股走出了特级病房,然后立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用手机个凌傲雄打了个电话。

    凌傲雄此时在凌家名下的一间酒店包房里,和江宁十大富豪之一的刘天海的儿子刘少轩面对面坐着。

    “几个家族和张家剑拔弩张,马上就要正式开战了,刘少怎么会有闲心雅致,请我喝茶?”

    凌傲雄长脸,一双眼睛犀利如鹰,斜飞的眉毛,让他看起来有像枭雄。

    刘少轩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慢条斯理的戳了一口,开口说道:“狗咬狗一嘴毛,他们咬的越欢实对岂不是对凌家越有力?”

    “这话怎么说?”凌傲雄心里明镜儿似的的,刘少轩这是来来找自己,肯定是来找他合作的,却不知道他想怎么合作。

    “四大家族在皖南称霸了这么多年,凌家两代人努力了几十年,还是被他们压一头,难得有人想打破这个局面,等张家和几个家族打的两败俱伤的时候,凌家不正好可以渔翁得利?”

    刘少轩说了一堆,话还是没说明白。

    刘少轩不挑明,凌傲雄也继续装傻:“四大家族虽然有三个家族要开战,但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知道现在几个家族都没有真正动张家,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即便他们真打起来,四大家族还有一个林家,他们才是背后的渔翁!”

    “这个老狐狸!”刘少轩心里暗骂,谁不知道林家是真正的大家族,凌家的老爷子是封疆大吏,没人敢动林家,林家也不屑于参与各个家族的斗争。而凌傲雄所担心的渔翁,其实是刘家。

    刘少轩说:“凌三叔多虑了,我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林家不会帮任何一方,更不会做渔翁。”

    凌傲雄呵呵一笑,很谦虚的说:“即便是几个家族斗得两败俱伤,但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凌家要做渔翁,恐怕他们会联手对付我凌家。”

    “即便林家不参与,我凌家也只是一个小家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恐怕倒是我凌家是无法承受几个家族的怒火的,我看凌家还是保持中立吧!不过你们刘家倒是可以做这个渔翁,只要贤侄你倒是给我凌家一个安生之地就行!”

    刘少轩明白凌傲雄心里在想什么,索性把话说透了:“我刘家虽然势大,但想把几个家族都吞了,也绝不可能,不如这样,我们两家联手如何?”

    凌傲雄闪过一道喜色,不动声色的说:“这个……”

    “莫非凌三叔信不过我?”刘少轩皮笑肉不笑。

    “倒不是信不过,依我看,联手不如联姻。如果凌家和刘家成了殷勤,我凌家肯定会以刘家马首是瞻。”

    凌傲雄脸上浮现一抹微笑:“我二哥家的侄女凌菲儿和柳大少是天作之合,你这次皖南的另一个目的,不也是为了她吗?”

    刘少轩的确是为了凌菲儿,当年见过她之后,就对她念念不忘,这次悄悄来皖南,一是为了对付天辰药业,第二个原因就是像凌菲儿的父亲凌傲天提亲。

    但不曾想为了对付天辰药业,惹得张琳要和几个家族开战,而他到了皖南后,发现凌菲儿的爷爷病倒了,父亲脑死亡,凌傲雄成了当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