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一十八章 食心蛊
    “凌菲儿,看在你爷爷的份儿上,看在我和你大伯交情的份儿上,我不和你计较,请你带着你朋友,立刻出去!”

    程玉刚怒火中烧,少年神医,有一上来就把病人的氧气管拔了的神医吗?

    “程伯伯,吴辰的医术不知道比您高明多少倍,他是我好不容易请来的,我看还是您出去吧!”

    凌菲儿淡淡的说,如果医院真有办法,早就把她爷爷救醒了,可这么多天一只昏迷,说好听点他们是在想办法,说不好听的,他们就是在尽人事听天命。

    “凌菲儿,平时你怎么任性,你爷爷,你父亲,我和你三叔,都由着你,但你这次真的太过分了!”

    钟丽萍眼神阴冷,以长辈的口吻训斥。

    “我知道你们不信,但我告诉你们,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救我爷爷,那突然就是吴辰!”

    凌菲儿从未像现在这样,毫无保留的相信一个人。

    “吴辰?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好像在哪里听过?在哪里呢?”

    程玉刚满脸疑惑,看着吴辰思索起来,可这个少年的确是他第一次见。

    “凌菲儿,你爷爷的病那么多专家都看过,连他们都不敢说一定能治好你爷爷的病,这个乡巴佬凭什么?”

    钟丽萍扫了吴辰一眼,很是轻蔑,忽然恍然大悟的表情,冷眼盯着凌菲儿:“凌菲儿,我看你根本就算找人来救你爷爷的,你根本就是来害你爷爷的!当初你爷爷是在和你说话的时候突然中了风,我和你三叔一只都很奇怪,你爷爷每年都会冬泳的人,怎么会突然被中风?肯定是你对你爷爷做了手脚!所以我和你三叔才不让你接近你爷爷,可你听说你爷爷快被治好了,生怕他醒过来揭发你做的事儿,所以找个乡巴佬来冒充医生,来害你爷爷!”

    钟丽萍把个大帽子扣在了凌菲儿的头上,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十分笃定的信了,跟指责白眼狼似的:“亏你爷爷一把你当宝贝,什么都想着你,还打算把家族嫁给你,可你为了早点当上家主,居然感触谋害亲爷爷的事儿来,你还真是蛇蝎心肠!”

    凌菲儿被气的满面通红,娇躯微颤:“你胡说八道!”

    “这小子当着我们的面把你爷爷的氧气管拔了,这难道是我看错了吗?是程院长看错了吗?”

    “程院长,分明及时这凌菲儿只是这小子谋害我公公,这可是你亲眼看到的,将来到了法庭,你可得作证!”

    钟丽萍似乎是抓住了凌菲儿的把柄,振振有词。

    凌菲儿虽然是学校的金牌主持,但从没何人吵过架,也没这方面的天赋。加上她也不知道吴辰为何会拔了她爷爷的氧气管,她也吃惊。

    此时有点黔驴技穷,吵不过钟丽萍。

    钟丽萍看到凌菲儿吃瘪,更加嚣张:“被我说中了吧?凌菲儿,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谋杀你爷爷,我就给公安局打电话,让他们调查,你这些年到底还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说和,钟丽萍作势就要打电话,目光阴险,既然这次抓住了凌菲儿的把柄,就让她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你怎么知道凌老爷子中了毒?”吴辰看向钟丽萍,忽然开口问道。

    钟丽萍一顿,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老爷子的真的是中了毒?

    只是这一眼,吴辰就现了一个结论:“毒不是这女人下得!”

    吴辰对凌菲儿说:“她说的没错,你爷爷的确是中了毒,而且是中的毒十分难解!”

    “什么中毒,简直是一派胡言!”

    程玉刚亲自给凌野狐做的检查,医院最具权威的几个医生联合会诊,结论基本一致,中风引起的多重并发症,身体结构衰竭。

    而经过精密仪器的分析,排除了一切食物中毒,遭人暗算等外在因素,就是无意间中风。

    “请你们立刻出去”程玉刚再次哄人。

    吴辰没有理会程玉刚,而是看向了凌菲儿:“把你带的银针给我!”

    “啊,你怎么知道我带了银针。”凌菲儿很吃惊,她请吴辰的时候就想到了要用到银针,就提前准备好了,带在身上,但她没说过,也没拿出来,所以很好奇。

    “我能掐会算,我不知知道你带了银针,我还知道你都穿了什么,你信不?”吴辰笑着很风骚,眼神有点小坏。

    “你!”凌菲儿没想到吴辰会当着这么多人开这种玩笑,又羞又怒。

    “什么少年神医,我看是少年色狼才对!”钟丽萍冷冷的说道,一脸鄙夷。

    “一个冒充医生,一个谋害亲爷爷,姐,立刻打电话把这两人抓起来!”

    钟丽芬恶狠狠的,生怕钟丽萍忘记了报警。

    钟丽萍反映了过来,拨打了报警电话。

    程玉刚气的脸红脖子粗,立刻交了保安。

    凌菲儿没理会他们,从风衣里拿出一套小巧玲珑,绣着牡丹的盒子,递给了吴辰,这套银针是她刚上医科大学的时候,她爷爷送给她的,这套银针是专门找人定制的,全世界独此一份,她平时都舍不得用。

    “你说我爷爷中了毒,他到底中了什么毒?”

    之前吴辰也是这么说的,只不过还没来得问就被程玉刚打断了。

    凌野狐年轻的时候受过伤,操持凌家几十年,心血耗尽,早就外强中干,因为中风引起了多种并发症导致的身体各个功能迅速衰竭,以至于昏迷不醒。

    这是医院下的诊断,通俗的说,他活到了岁数,即便不的病,也活不了多久了。

    吴辰刚进病房的时候,就开启了血玉瞳,把凌野狐的身体看了个透彻。

    “你爷爷的身体各个功能的确衰竭了,而且马上就要干枯了,但不是因为中风或者什么并发症,而是因为中了食心蛊。”

    “食心蛊?只不是苗疆蛊毒?”凌菲儿学的是中医,或许苗疆的毒蛊不会记载在书里,以凌家的能力,给她搜索了一些市面上看不到的医学典籍,看到过苗疆那边的医术,蛊术的记载。

    “食心蛊的确是苗疆蛊毒的一种,蛊虫只有小米粒大小,通体透明,一般的医疗科技是检测不出来的。”

    “食心蛊以人的五脏六腑为食,知道把中毒之人的肾脏以及血液吸干,才会脱离这个让人的身体。”

    吴辰像给小学生解惑的老师,连程玉刚都听了进去,看着吴辰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