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一十七章 滚出去
    “程院长,我爸他……”钟丽萍刚要询问凌野狐的情况,忽然听到一道女人惊叫的声音。

    钟丽萍和程玉刚同时朝一个方向看去,都忍不住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穿着高级护工服的钟丽芬从特护病房里飞了出来,而地上还躺着两个黑人。

    “不好!”程玉刚想到了什么,大惊失色,三步并作两步走,小跑着来到了特护病房。

    钟丽萍脸色阴沉,怎么守在病房门前的两个黑人都躺在了地上,她妹妹怎么会从病房里飞出来?

    走近了一看,两个黑人都晕死了过去,面部扭曲,其中一个的脸色更是白如死人,身体跟蛆似的,蜷缩成了一团。

    而钟丽萍的脸上左右两边有各有五道手指印,跟那钢鞭抽打的似的,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怎么回事儿?”钟丽萍皱着眉头,质问钟丽芬。

    钟丽芬落地的时候摔了个七荤八素,好像听到有人在个她说话,声音很熟悉,她使劲儿摇了摇脑袋,逐渐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由下而上看去,是她姐姐。

    “姐,凌菲儿带着一个野男人闯进病房,我让他们出去,他们却打我,一人一巴掌,看他们把握打的……姐,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钟丽芬当时就泪如雨下,跟收了欺负的小鸡崽似的,看到自己依靠的大母鸡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自己的委屈。

    “凌菲儿!”钟丽萍咬牙切齿的交出了凌菲儿的名字,钟丽芬是她妹妹,就是凌菲儿的长辈,连长辈都敢打这还了得?即便被打的不是她妹妹,但也是她的人,打够还要看主人,更何况是打人?

    “起来,她怎么打你的,你就怎么打回去!”

    钟丽萍冷冷说道,她们一家和凌菲儿一家一只都是面和心不合,尤其是近一年,老爷子一天比一天老,有意要把家主的位置交给凌菲儿的父亲,两家就势同水火了,主要是他们一家把凌菲儿一家当成了仇敌。

    本来嫌隙就大,今天她妹妹还被打了,不管她妹妹有没有错,她今天都要教训凌菲儿。

    “好,我要十倍的打回去!”有了钟丽萍撑腰,钟丽萍底气十足,从地上爬了起来,跟这钟丽萍朝病房走去。

    ……

    刚刚,吴辰一巴掌把钟丽芬扇了出去,凌菲儿看得目瞪口呆,看他那小身膀,哪儿来那么大力气?

    “以后要么别动手,动手就要有动手的样子!”吴辰老学究在给新学生上课的似的。

    “我没你那么变态!”凌菲儿白了吴辰一眼,她打钟丽芬那一巴掌,她都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她知道,那是她平生最大的力气了,把人打飞,那是绝对做不到滴。

    “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但你的付出点代价!”吴辰笑眯眯的盯着凌菲儿,一脸的玩味。

    “你还是给我爷爷看病吧。”凌菲儿对暴力不感兴趣,最关心的是老人的病。

    吴辰已经做出了诊断:“你爷爷中了毒,普通的治疗是看不好的!”

    凌菲儿大惊失色,刚要说什么,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爆喝。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程玉刚急匆匆的走进病房,看到一男一女站在凌野狐的病床边上,爆喝一声。

    吴辰回头看去,是一个老学究似的中年医生,年龄比唐建国略大一些。

    “程伯伯,我来看我爷爷!”凌菲儿理直气壮,对程玉刚的态度不温不火。

    “看你爷爷就光明正大的看,干嘛打人?”程玉刚以长辈的语气教训,却没那么刚硬。

    “我不这么样,您觉得我能进来吗?”凌菲儿的话有点无奈,带着一丝质问,也有一丝愤怒,和埋怨。

    “你爷爷的情况虽然已经能够稳定了下来,但他需要静养,你既然已经看到了,就请离开吧!”

    程玉刚板着脸,他是凌野狐主治医师,现在凌野狐在恢复期,不能受到任何外界的打扰,哪怕凌菲儿是凌野狐的孙女,也不能任由她胡来。

    “凌菲儿,居然连长辈都敢打,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钟丽萍训斥的声音传来,在她身边跟着满脸通红,双眼怨毒的钟丽芬。

    “三婶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长辈了?”凌菲儿淡淡的说。

    “我是你三婶儿的亲妹妹,那我就是你的长辈,我脸上的巴掌印就是你和哪个杂种打的!”

    钟丽芬指着自己的脸,愤然的说。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自称是我的长辈?”凌菲儿声音冰冷,如果他三叔一家规规矩矩,待她真诚,注重亲情,她自然认钟丽芬这个亲戚,但恰恰相反,他三叔一家心术不正,这钟丽芬仗着她姐姐是凌傲雄老婆,别说在外面耀武扬威,不知道坏了凌家多少名声。

    而老爷子病了之后,钟丽萍更是让钟丽芬寸步不离的留在老爷子身边,美其名曰是护理,其实就是监视凌菲儿,每次凌飞而来,都被钟丽芬挡在门外。

    让凌菲儿年人这种亲戚,简直是痴心妄想。

    “凌菲儿,立刻,跪下给我妹妹道歉!”钟丽萍怒火中烧,凌菲儿居然当着她的面辱骂钟丽芬,那就是在骂她。

    “三婶儿,看在我三叔的份儿上我叫你一声三婶儿,你让你妹妹护理我爷爷,她却看电视磕瓜仔儿,丝毫不管我爷爷死活,就冲这件事儿,如果我爷爷醒了,或者大伯回来了,我一定让他们把你扫地出门!”

    凌菲儿和钟丽萍针锋相对,丝毫没把她放在眼里。

    “你,你……”钟丽萍指着凌菲儿,气的牙花子疼。

    “都给我住口,想吵去外面吵!”程玉刚把脸一横,这里是医院,不是妇女吵架的地方。

    “凌菲儿,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钟丽萍咬牙切齿,眼里带着阴狠。

    钟丽萍和钟丽芬转头朝外走去,钟丽萍脑子里已经想好了,怎么把凌菲儿逐出凌家。

    程玉刚看到凌菲儿一动不动的站着,而当他看向病床的时候,那个少年居然再把凌野狐的氧气管。

    “你干什么?”程玉刚将皇失措,恼羞成怒的喊道。

    钟丽萍和钟丽芬认不出回头一看,也吓了一大跳。

    吴辰回头,理所应当的说:“给凌老爷子治病!”

    “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出去!”程玉刚大跨步的走了过去,把氧气罩重新给凌野狐戴上。

    “程伯伯,他是少年神医,是我请他来给我爷爷治病的!”

    凌菲儿此时站了出来,义正言辞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