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一十五章 我以为有多厉害呢
    吴辰想着,能用医师证糊弄进去就糊弄进去,可这俩二货却骂自己,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看着两个黑人,冷冷的说:“你们两个,立刻滚蛋,否则小爷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这次两个黑人听懂了,顿时就怒了,一瞪眼,就像挂在黑炭上的两个小灯泡儿。

    两个黑人对视,眼里带着讥讽,其中一个黑人用拳头狠狠的砸向吴辰。

    在他们看来,这一拳头落在吴辰那小身膀上,他至少得在医院躺几个月。

    “不自量力!”吴辰最骄傲一丝冷笑,双脚错开,右肩向后拉扯,力量汇聚在右拳上,腰部一扭,一带,,右拳如利箭射出一般,后发先制,在黑人打在自己身上的之前,一拳打在了黑人的肚子上。

    黑人只感觉被几百米砸过来的铅球砸在肚子上一样,一种难以想象的剧痛让他高大的身体瞬间倒了下去。

    “啊!”黑人的脸由黑色变成了自青涩,眉毛,眼睛,鼻子,嘴,都扭曲到了一起,豆大的汗珠下雨似的低落,他整个人蜷缩在地上,不断的抽搐。

    吴辰这一拳留手了,否则这一拳会打破黑人的身体,或者把黑人打飞,砸坏后面的门。

    如果武道中人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对力量收放自如,一般的武道宗师都无法做到吴辰这么细微!

    “这……”另一个黑色脸色大惊,急忙蹲下身体去查看同伴的身体,但对方只是躺在地上呻吟,生不如死的叫着。

    “你对他做了什么!”第二个黑人怒火中烧,等着牛一样的眼睛,对着吴辰大声呵斥。

    “识趣的话就让开,否则你会和他一样!”

    吴辰面对比自己高两头,横着是他一点五倍的黑人,就像在面对一个学前班的孩子,眼里全是蔑视。

    “你居然敢打伤我的兄弟,我让你给他偿命!”

    第二个黑人大吼一声,身上多了一种犹如发疯的公牛一样的气势,伸出两只蒲扇似的大手,恶狠狠的朝着吴辰的肩膀抓来。

    “不识好歹!”吴辰表情冷峻,犹如一座寒冰,面对两只朝他抓来的黑爪,出手如电,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第二个黑人的手腕。

    “放开!”第二个黑人脸上带着阴狠,在他开来,轻轻一晃就能把吴辰的手给挣开。

    但他错了!

    吴辰的手就像两只钢钎似的,又像两只钢圈套在了第二个黑人的手腕儿上,不等他挣脱,一种能捏碎岩石的巨力从吴辰的手上传来!

    “啊!”接触的一瞬间,第二个黑人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吴辰捏碎了,疼得呲牙咧嘴,满面狰狞。

    “去死!”第二个黑人咬牙启齿,抬起脚朝着吴辰的裆部重重的踢去。这要被他踢中,肯定会断子绝孙。

    “找死!”吴辰一只都很淡然,但此时却动了一丝怒火。

    他的右脚夹在着千斤的力量,朝着第二个和黑人的腿踢去。

    两只脚在空中相遇,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咯吧!”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距离地面四十公分左右的位置响。

    第二个黑人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腿被踢断了,但他还没来得及发出痛苦的叫声,就感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剧痛从身下传来!

    “啊!”第二个黑人嘴里发出犹如傻主般的惨叫,在倒下去之前,他惊愕的发现,踢断他命根子的,居然是他自己的断腿的脚后跟!

    他晕死过去的时候,震惊的看了站在他面前的少年一年,那个少年的身影,居然是如此的巨大!

    第二个黑人的叫声太过凄厉,比电视里的鬼哭狼嚎还要惊悚,以至于第一个黑人吓得停止了呻吟。

    “这……”凌菲儿也被那渗人的惨叫吓得有点脸色发白,尤其看到最后第二和黑人用脚后跟狠狠的踢在自己裆部的那一幕,她放佛听到有什么碎了的声音,她的身体不由的一激灵!

    “这俩货牛气哄哄的守在这里,我还以为多牛逼,原来只是虚有其表,纸老虎两只,没意思!”

    吴辰很是失望,嘴里念叨着,走到了凌菲儿的身边。

    “凌大校花,两个垃圾清理了,现在我们可以去给你爷爷治病了!”

    凌菲儿神色古怪的看着吴辰:“你就这么废了他们?”

    吴辰看到凌菲儿的神色,轻描淡写的说:“不满意?要不我弄死他们?”

    凌菲儿说过,哪怕杀了他们,她都会一力承担。

    “我不是那个意思!”凌菲儿当时只是说的气话,真杀了人,事情没她想的那么好处理。但吴辰一拳一脚就把两个黑人保镖给废了,这也太牛了吧?

    “走吧,去看看你爷爷吧!”吴辰推开们走了进去。

    凌野狐住的是特疾病房,医疗设备用的都是皖南最先进的,卧室,客厅,厨房,配套齐全,乍一看更像五星就酒店的总统套房。

    客厅里的电视放着最近热播的宫廷戏,一只被包裹长发的脑袋露出沙发,看她穿的服装,就知道,她及时那所谓的高级护工。因为特级病房的隔音相当好,尽管之前黑人的惨叫声那么大,这个护工都没听到。哪怕吴辰和凌菲儿进来了,她都茫然不知,津津有味的看电视。

    护工不好好伺候病人,却在一边看电视,嗑瓜子儿,喝饮料,凌菲儿气的火冒三丈。

    “这就是你三叔请的护工?这要来个人谋害你爷爷,很轻松就能得手!”

    就这种不负责任的护工,吴辰哪怕只是一般人,都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来去姿容。

    “先去看看我爷爷吧!”凌菲儿忍着怒火,他三叔一家得到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过来,要趁这段时间,让吴辰查处她爷爷的病,能治好就再好不过了!哪怕治不好,找出病因,找出治病的方法,也行。

    护工正磕瓜子儿呢,不经意间瞥见了俩人朝凌野狐坐在的病房走去,顿时一阵惊慌。

    “你们干什么的?给我站住!”护工三十来岁,长的顶多算是个美女,画着老气横秋的浓妆,跟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似的。

    吴辰和凌菲儿没听见似的,

    凌菲儿更是小跑着来到了凌野狐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