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一十四章 讲讲道理
    “我爷爷有三个儿子,我大伯,我爸,还有我三叔。我爷爷那一辈辛辛苦苦打拼,才有了如今的资产和地位。按理说,应该由我大伯继承我爷爷的位置,但我大伯偏偏是个文艺青年,不喜欢也不擅长管理家族企业,我爷爷便让我爸和我三叔共同管理家族企业。”

    “无论在哪个方面,我爸都比我三叔强一些,经过这些年对他们的考核,我爷爷有意在今年家族年会上,让我爸接替家主的位置!”

    “可就在不久前,我爷爷忽然病倒了,我爸得到消息,立刻赶回家,却半路上除了车祸。

    “医生给的结论是,我爷爷是中风,我爸因为剧烈的撞击,伤到了大脑内部,导致脑死亡。”

    凌菲儿忽然说起来她家里的事儿,本来这些是不应该像外人说的。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泪。

    然后她的目光陡然便的凌厉无比,就像从暗黑深处射来的两道光,是那么的刺眼:“虽然警察和医生给的判断都是意外,但我知道,肯定是我三叔搞的鬼!我没想到他为了得到家主的位置,会这么丧心病狂!”

    “你想让我帮你调查你三叔?”吴辰听凌菲儿说的是,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柔弱,一丝无助,和一种坚强。

    “我不会为难你做不是你专业的事情!”

    凌菲儿很认真的说:“我想让你帮我坐上凌家家主这位,当然,前提是你得先治好我父亲和我爷爷的病。”

    “这得看我有没有时间!”帮凌菲儿坐上家主,肯定得和他三叔一家以及更多反对她的人都斗,吴辰虽然不怕事儿,也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关的女人没事儿找事儿。

    “倒时候你治好了我爷爷的病,凌家和张家结盟,无论是身为同学,朋友,还是盟友,我请你帮忙你总该不会拒绝吧?”

    凌菲儿仰头看着吴辰,明亮如无暇的宝石,清澈如溪水,求情,希翼,信任,眼神里包含着几种情绪,还带一点从未有过的俏皮,和精明。

    这句话让吴辰无言以对:“凌大校花不愧是学校的金牌主持,你没去电视台,真是屈才了!”

    不知为何,和吴辰达成了联盟,凌菲儿心里说不上的欢喜。

    “我爷爷和我爸都在人民医院里,我三叔一家请了高级陪护,二十四小时看着我爷爷,没他们的允许,都不让我进去!”

    在去人民医院的路上,凌菲儿愤愤不平的说,亲孙女想见亲爷爷都不行,这是哪门子的道理?现在她三叔大权在握,她头也只能生闷气。

    凌菲儿开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直接开车到了人民医院。

    “先救你爷爷还是先救你父亲?”吴辰问道。

    “你能治脑死亡?”凌菲儿诧异的问,脑死亡,顾名思义就是脑细胞都死了,没有了再生功能,得了脑死亡的人,可以称之为活死人。

    “不能治我干嘛来了?”吴辰脸上带着自信,放佛没有他治不了的病似的。

    “先救我爷爷吧!”凌菲儿不相信吴辰有这种医术,哪怕是用活细胞再造术,都不一定能治好她父亲。

    吴辰知道凌菲儿心里怎么想的,没可以解释自己医术有多牛,到时候让她亲眼见识一下,她就明白了。

    说着话,俩人来到了人们民医院,凌菲儿她爷爷所在的特疾病房门前。

    病房门口,站着两个黑人保镖,一眼看去就跟俩如成精了的煤球儿般,一米九以上,胳膊比一般人的大腿都粗,浑身都是肌肉,孔武有力,没胆量的人,还真不敢靠近。

    这门口啥时候多了俩黑人?昨天还没有。

    凌菲儿脸色一沉,肯定是她三叔做的好事儿。

    凌菲儿和吴辰一靠近,被一条黢黑的胳膊拦在了门外。

    “我是凌家大小姐,里面的病人是我爷爷,请你们让开!”

    凌菲儿生色严厉,说的是英文。

    “不好意思,没有凌先生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去!”左边的黑人本就不认识凌菲儿,更谈不上给她面子。

    “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凌菲儿冷着脸,自从她父亲出车祸,她爷爷病倒以来,她每天吃不下睡不着,想看看爷爷也被横加阻挠,早就一肚子火了。

    面对一个小女孩儿的威胁,两个黑人保镖只听没听见,不加理会。

    凌菲儿心里恼火,不给他们点教训,还真以为她这个凌家大小姐是白给的?

    她开口问身边的吴辰:“你打他们两个没问题吧?””

    “打他们只是小意思。”

    吴辰瞥了一眼两个黑人,只把他们当成了两根葱,随手就能拔掉。

    几次见见识了吴辰的战斗力,凌菲儿没有了任何怀疑,态度坚定的说:“那就把他们打走!”

    “我是来治病的,不是来给你充当打手的,要不你和你三叔联系一下,让给俩二黑打个电话,我们不就进去了?”吴辰说到。

    “我三叔就是不让我看我爷爷,才找来这么俩货堵在门口,给我三叔打了电话,我们更进不去!动手吧,动手吧,一切责任我来承担,就算你把他们打死都没关系!”凌菲儿板着脸,不是在开玩笑,无比的认真。

    吴辰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这是真把这凌大校花给逼急了,也说明她内心无比急切。

    “真的打死人也没关系?”吴辰笑着问。

    凌菲儿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本大小姐说到做到,行了吧?”

    吴辰笑笑,朝前走了两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证件,这是当初袁渊给他办的医师资格证:“我是医生,来给里面的病人治病的,请让一让!”

    两个黑人也不知听没听懂,不屑的瞥了一眼吴辰手里的证件,眼里全是轻蔑,木头人似的,不为所动,只是伸出手把吴辰拦住了。

    “和他们废什么话,直接动手就是了!”凌菲儿之前也带别的名医来过,都被挡在了外面,凌傲雄防她跟防贼似的,让她无名火气。

    吴辰没直接动手,而是对凌菲儿说:“也许他们听不懂华夏语,我用英文和他们讲讲道理!”

    凌菲儿没好气的白了吴辰一眼,道理能讲通,她至于让他动手吗?

    这时候吴辰已经开口了,说的是一句英文,翻译成中文就是:“里面的病人有生命危险,如果耽误了治疗,你们付不起责任,请你们让一让!”

    “小屁孩儿,滚蛋!”其中一个黑人,用外国音操着蹩脚的中文爆了句粗口,虽然生硬,虽然发音不准,但能听懂是什么意思。

    “小爷好好和你们讲道理,你们不停,既然你们想找打,小爷成全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