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零三章 喝茶
    张顺祥说:“老哥,几年不见,你倒是越活越年轻。”

    “看着年轻也七老八十了,活不了几年了,尝尝我泡的茶,还有没有当年的味道。”

    张顺发捏着茶壶的,倒了两杯茶,青烟滚滚,茶香四溢。

    张顺祥端起一杯茶,轻啜一口,满嘴留香,细品之后,脸上带着一丝诧异:“没想到老哥你用普通的茶叶,也能泡出这么好的茶,你的茶艺可称之为大师了。”

    “你高抬我了,我的茶艺虽然不错,但还每到茶艺大师的地步。其实是我在茶里放了一味中药,你品出来的茶香就是来自于此。你刚刚说我越活越年轻,我就是因为喝了这种茶,精气神儿会越来越好,想你我这样的老头子天天喝一壶,起码能多活几年,我让大川把剩下的包好了,等会儿你带走。”

    张顺发说的这种重要是张琳让吴辰给配的,长期引用,可增强体魄,耳聪目明,对上了年纪,或者体弱多病的人,有诸多好处。

    “这种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那就多谢老哥了。”

    张顺祥一边喝茶,心里一边琢磨,张顺发叫他来有什么事儿,只是喝茶吗?他不信。

    张顺发浑浊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张顺祥,见他的心思没在喝茶上,品了一口茶后,有意无意的问道:“今天张琳那丫头没少让你下不来台吧?”

    张顺祥端着茶杯的老手一哆嗦,幸亏他之前喝了一半儿,要不然就洒在衣服上了,面对张顺发的目光,他脸上一阵苦笑:“老哥你都知道我做的糊涂儿了?”

    “张宇峰把你抬出来,你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盘算吗?”

    张顺发脸上古井无波,无悲无喜,就像在和老友拉家常。

    张顺祥老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这人,一辈子都在执着于权利,殊不知却被权利所累。当初我让琳琳接手集团的时候,你有意见,我还是那么做了;张宇峰打着你的名义,拉帮结派,想要分裂张氏集团,我知道,我却张只眼闭只眼;今天张琳受了欺负,只是说了句要和几个家族开战,你们以为这是搬到琳琳的机会,金达川告诉我要开董事会的时候,我理都没理。”

    张顺发看着张顺祥:“你想在知道原因了吗?”

    张顺祥满脸震惊,原来他和张宇峰私底下的事儿张顺发一清二楚,回头一想,张顺发一手创立了张氏集团,他虽然退居身后,又怎么能完全放下?想必张氏集团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吧?张顺发压根就没把他们当回事儿,任他们随便折腾。

    想到这儿,张顺祥就越发的羞愧难当,唉声叹气:“还是老哥你独具慧眼,是我小看了你那个孙女儿。”

    “不只是你,我也小瞧她了!”

    张顺发呵呵一笑,满脸自豪:“我没想到她悄无声息的就把流在外面的股份买了回来,这是我都没有办法办到的事儿!”

    “张琳的确由你当年的风范!”因为张琳是女人,张顺祥一直都对她有偏见,现在客观的想一想,她是巾帼不让须眉!

    “见到那些孩子吧?”张顺发问道。

    “见到了,没想到你二十多年前就替张琳铺好了一切,我这辈子自诩能力和你不相上下,即便你比我强,也只是强一点儿,现在看来,是我太自大了。”

    张顺祥是张顺发当年最得力的助手,阴谋,阳谋,也是信手拈来,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和张顺发有多大的差距。

    张顺发却摇了摇头:“我当年的确是这么打算的,让那些孩子上高等学府,受高等教育,等我把家族集团交给琳琳的时候,他们正好学业有成!”

    “我在让琳琳接我的班儿之前,一个一个给他们打了电话,但那些孩子不是出国留学,就是被某个集团破格录用,他们的眼界开阔了,怎么会看得上皖南市这么大殿的地方?都婉言拒绝了。”

    “我虽然遗憾,但我不后悔,把他们培养成才了,招他们回来,也算完成了我对那些老友的承诺,他们有权利选自己的路。”

    “但让我意外的是,张琳却把他们一个一个都招了回来。”

    张顺发倒竹楼似的,有条不絮的,把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最后也叹道:“一个小女孩儿做成了两个我做不到的事,不服老是不行喽!”

    张顺祥看着张顺发脸上毫不掩饰的欣喜,说道孙女儿时眉飞色舞的神情,他心里的偏见瞬间就没了,带着一分羡慕,一份嫉妒,一分无奈:“我终于知道我和你的差距在哪儿了,这辈子我最不如你的地方,就是你有一个好孙女儿!”

    张顺发说:“她是我孙女儿,同样也是你孙女儿,其实这种茶叶是琳琳的一个朋友配的,他还特意给你要了一份儿。只是你这个三爷爷不待见她,小丫头性子也倔,就留在了我这里,说你什么时候来,让我转送给你。”

    张顺祥叹了一口气:“听你这么说,倒是我这个老头子心胸狭隘了。”

    “老观念是该放一放了。”

    张顺发看着张顺祥,意味深长的说:“咱们这一辈儿人,就剩我们俩兄弟了,以后烦心的事儿就让他们年轻人去操心吧,每天喝喝茶,打打太极,多享几年福,比什么都强。”

    “听老哥一席话,茅塞顿开,是时候好好享受生活了,老哥,之前的事儿是我糊涂,我以茶代酒,向你赔罪!”

    张顺祥从举杯,一脸的认真。

    张顺发浑浊的老眼里,闪过一抹欣慰,这个老伙计,总算是看开了,不枉自己请他喝茶。

    两个老人聊了一会儿天,都累了,张顺祥起身告辞,临走前拿着张顺发送给他的茶叶。

    “老爷子,翔叔怎么说。”金大川盯着张顺祥的背影,问道。

    张顺发说:“他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自然会做聪明事儿。”

    “翔叔如果不带头为难大小姐,别人也没这个胆子!要不是老爷子你拦着不让,哪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儿!”

    金大川目光幽深,对张顺祥没有一丁点的好感。

    “我没让你动手,就是留着今天用的!他是琳琳在集团里最大的绊脚石,也是最好的踏脚板,今天琳琳的表现,超出了我的预料,我现在可以完全放手了!”

    张顺发呵呵说道,他重情重义,当年跟随他的人都得到了厚报,他可以拍着胸脯自说,没有亏待任何一个功臣,包括他们的后代。

    就是顾念旧情,他才在知道张宇峰和张顺祥联合的时候,无动于衷。索性张顺祥理解了自己请他喝茶的用心,以后好好享受生活,他还是兄弟,同富贵。

    而今天过后,如果张顺祥依然不死心,想要搅和集团,想要与张琳为敌,张顺发不介意为了自己的孙女,对张顺祥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