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零二章 赶尽杀绝
    “我是董事长,我当然可以胡作非为!你想教育我,等你做到我这个位置,才有资格!”

    对张琳来说,蔡姬就是蝼蚁,要不是她主动蹦到自己的脚底下,张琳都赖的踩。

    “张琳,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张玉芬盯着张琳,神色凌然。

    张琳淡淡的说:“我要和几大家族开战,自然要把你们这些背后捅刀子的人清理干净!”

    “你以为这几年做出了点成绩,就能抗衡几个家族?真是不自量力!”

    张宇峰满脸讥讽,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站住!”

    张琳冷冷的说:“既然你这么瞧不起张家,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张家的人,要么你把持有的股份卖给我,要么我就宣布你的股份作废!”

    “张琳,你别得寸进尺!”张宇峰怒了,咆哮如雷。

    “在走出门之前,你最好是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否则我就会认为,你放弃了!”

    张琳无视了张宇峰的愤怒,拿着张家的股份,当着张家的就经历,却反过头来对付自己,她眼里容不下这种人!

    “好,很好,张琳,你不要后悔!”

    张宇峰踏出门的一刹那,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阴沉的说:“今天必须把钱给我打过来!”

    张宇峰一家灰溜溜的走了,被张琳开除的人夹着尾巴似的逃了。张琳连自己的叔叔婶子哥哥的股份都敢剥夺,他们这些外人又算什么?

    “张琳,你把那么多人都赶走了,谁来支撑张氏集团?”

    张顺祥长辈的语气,再也傲不起来。

    “这个就不用三爷爷您操心了,您以后还是多保养保养身体,公司的事儿您就别操心了,您说呢?”

    张琳一脸笑意,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杯酒释兵权。

    张顺祥怎会不明白,张琳这是让他彻底远离公司,安安分分的拿分红,否则她也不介意杀鸡儆猴。

    “我老爷,想操心也有心无力了,以后我再也不管了,公司的事儿就交给你们年轻人做吧!小武,咱们回去吧!”

    张顺祥彻底没了脾气,但对张琳相当不满意,打算立刻去找张顺发好好说道说道。

    张琳不为所动,要不是看在他是老功臣,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

    连张顺祥都被张琳“逼走”了,剩下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张琳会怎么对付他们。

    张琳只是扫了他们一眼,笑着说:“集团的毒瘤清除的差不多了,一个萝卜一个坑,那些人担任的都是要职,必须的有人顶上!”

    “周丹,让他们都进来吧!”张琳对周丹说。

    听到张琳的话,不由的愣住了。

    周丹用芊芊玉手在掌上电脑点了几下,武胜河搀扶着张顺慢吞吞的在楼道里走着,忽然看到一群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好奇的停住了,重新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

    男的充满阳刚,女的很有气质,每个人意气风发,朝气蓬勃的人,一看就是商界精英!

    “董事长好!”这些人齐声对张琳说活。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些人是的爷爷奶奶辈儿都是我们集团的开拓者,我爷爷曾经承诺过,他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跟随他的人!在他们小的时候爷爷就让他们接受高等教育,甚至出国留学!现在他们学成归来,也是我们张家对象承诺的时候!他们每一个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将补上那些人空缺!”

    张琳对这些年轻人说:“你们要记住两点,第一点,必须终于我;第二点,毫无保留的用你们的能力,与我一起共同创造张氏集团的未来!我不负你们,希望你们也不要辜负我的期待!”

    “是,董事长!”其声震天。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张琳以和几个家族开战为由,引出了所有反对她的人,杀鸡儆猴,有奖有罚,恩威并重,。她这么年轻就有这种手段,他可怕了!”

    吴辰心里觉得可怕,脸上却浮现一种欣赏,更有一种心疼。

    他心说:“既然你是我的女人,我会永远护着你!”

    ……

    在走廊上的张顺祥听到张琳的话,猛然一惊。

    “他们居然都是老朋友的后代?”之张顺祥仔细看这些年轻人,心头猛然一惊!

    当年跟随张顺发创业的有不少人,中途有人离开了,留到最后的,也先他们一部走了。

    张顺发当初承诺们绝对不会亏待每一个跟随他的人,的确,张氏集团一天天壮大,张顺发也没忘本,每年都给老朋友分红。

    在张顺祥看来,张顺发已经仁至义尽了。

    但他玩玩没想到,张顺发暗地里培养了老友的孙子辈儿。

    “张顺发啊张顺发,跟了你一辈子,我终究是没你的心胸,没你的豁达,更没有你的福气!”

    张顺祥知道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张顺发当年能聚集那么多人,而且都对他死心塌地的,包括自己。

    就在张顺祥走出张氏集团大楼的时候,一个中年人迎了上来。

    “翔叔,老爷子让我来接你过去喝茶!”

    张顺祥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张顺发的司机,他愣了一下:“好,难得张哥有雅兴,我也许久没和他喝茶了,走吧!”

    张顺祥来到了张顺发住的地方,古色古色的三层小楼,几十年过去了,拿砖,还是拿砖,拿瓦,还是那瓦,天空依旧蔚蓝,低头看,自己的影子早已佝偻,脸上的一道道沟河,是岁月留下的印痕。

    来到了前院,一颗杂枣树下,有一张石桌,石桌旁边坐着头发灰白的张顺发,他在悠然的煮茶。茶壶里的水早就沸腾了。

    “老爷子,翔叔来了。”站在张顺发身旁的金大川,轻声说道。

    “老伙计,来,尝尝我跑的茶和几十年前相比,有没有精进!”张顺发一双手一边烹茶,扭头招呼张顺祥。

    把张顺祥待到这里后,司机就主动退开了,金大川退到了,目所能及的位置,既不能打扰两个老人聊天,又能保护他们的安全。

    张顺祥坐在张顺反对面,仔细打量着他,他虽然头发白了,但满面红润,精气十足,倒比年龄小的张顺祥看上去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