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九十九章 新董事长
    蔡姬没那么深的城府,虽然没大声的笑出来,谁都看得出来,她一脸的兴奋,就差大声说“我老公就是董事长”。

    张宇峰把写好的纸条放进投票箱以后,看想对面的金耀祖,笑着说:“金耀祖,你怎么不投票?”

    “你这个阴险的小人!”张琳对金耀祖双眼射出两道犹如实质的杀意。

    金耀祖和季风等人知道无力回天了,但也写了字条,放进了投票箱。

    “小武,统计一下票数!”张顺祥对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中年人说。

    他武胜河,是张顺祥的子侄,也是他的保镖。

    “是,老爷子!”

    武胜河把投票箱里的票倒了出来,一章一章统计,会议室的人默不作声,或兴奋,或高兴,也有的人有些担忧被炒鱿鱼,还有的一脸坚毅。

    张琳扫过他们每一张脸,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但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统计这么多票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好在时间用的不长,因为有资格做董事长的人,的确是屈指可数。

    而武胜河统计完之后,满脸诧异。

    “统计好了吗?”张顺祥看到武胜河的表情,问道。

    “老爷子,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武胜河恭敬的说。

    “那就宣布吧!”张顺祥说完,就闭上了眼,之后的事情与他无关了。

    大家心里都有数,对结果也不是很期待。

    张宇峰神态自若的坐着,蔡姬眼巴巴的瞅着武胜河,张文轩手里的笔都快被他攥断了。

    “张琳,六票;”武胜河对着统计单念完,扫了一眼张琳。

    堂堂董事长,自从上任以来提拔了不下三十人,然而到了这种情况,赞同她的人只有六个?在一般看来,这是不得人先的表现。

    “你们这群吃里爬外的东西!”金耀祖指着和他坐在同一边的人,气的手指微微颤动,他有种杀人的冲动。

    “亏董事长待你们那么好,你们太没良心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愤愤不平的说。

    被张琳提拔的人面红耳赤,有的低垂着头,有的把头扭头一旁,装作没听见,也有觉得自己没做错的,一脸的不屑,但却不敢去看张琳等人。

    张琳脸上没有任何变化,静静的看着。

    “张宇峰,十票;”武胜河再次发声,这就是他诧异的原因。

    谁都知道,张宇峰对董事长的位置垂涎已久,为了今天,阴谋阳谋,他能想到的能做的都做了,结果只有十个人选他?

    “怎么会只有十票?”蔡姬整个人都蔫了,仿佛中了五百万,正好要去兑奖的时候,兑奖人告诉她,你看错了!

    “怎么回事儿?”张文轩一脸的呆逼,完全懵了。他想不明白,还有谁比他父亲更有资格做董事长?

    金耀祖等人也无比纳闷儿,和季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

    张琳眼睛闪过一点点诧异,扫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张宇峰,祸国殃民的脸上带着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我这个叔叔,还算有点脑子!”

    “小武,谁的票最多?”蔡姬脸上带着笑,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这也是所有人想问的问题,都齐刷刷的看着武胜河。

    武胜河瞥了一眼闭目养神的张顺祥,声音洪亮,十分隆重的说:“张顺祥,44票!”

    一句话,让悠然自得的张顺祥猛然睁开了眼,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满是疑问的看向张宇峰。

    “张叔您是跟我二伯打天下的老人,我二伯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他退下来后,本就应该由您当集团的董事长,您是实至名归!”

    张宇峰满脸堆笑,话里有着三分恭维,七分虚假。

    张广附和道:“宇峰兄说的没错,翔叔您老成持重,您做董事长我们都服!”

    “翔叔您是为集团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除了老爷子,也只有您有资格坐在合格位置!”

    反叛张琳的李保良,恬不知耻的说道。

    “你怎么搞的?不是说好了选你做董事长吗,怎么选了他?”

    在别人一个一个的恭维张顺祥的时候,蔡姬在私底下,满脸愤怒的质问张宇峰。

    张宇峰成竹在胸,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有些事儿你不懂,但很快你就懂了!”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蔡姬冷着脸,为了这个董事长的位置,私下里他们送了多少里,帮助别人办了多少事儿,搭进去多少人情和金钱,到头来便宜了一个遭老头子?她心里窝火。

    “那个,大家都静一静!”

    张顺祥用手压了压,嘈杂声渐渐小了,最后一片安静。

    “各位既然觉得我这老头子还有用,那我就勉为其难,暂时当几天董事长!”

    人活着,说好听点是为了功名利禄四个字。说白了,就是为了金钱,权利。

    有人说他是为了理想,再伟大的理想,最起码你得先活着,有钱才能活着。

    十天吃不上一顿饭,早就饿死了,还谈什么理想?

    张顺祥活了几十岁,当年和张顺发意气相投,跟随他打天下,想出人头地,建立一番事业。当年最辉煌的时候,他最高做到了副董事长的位置,但他心里也想过一把董事子的隐,谁不想站在最巅峰?

    他活了一辈子,有些事儿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张宇峰毕竟和张琳有矛盾,虽然董事会的人大部分都被他收买了,但张氏集团名下的各个产业经理,部长,不是张顺发的亲信,就是张琳的心腹,他当董事长,那些人肯定会闹事儿。

    而张顺祥就不一样了,他是张顺发的结拜兄弟,而且是元勋级的人物,那些人对然会有意见,但不敢反他。

    张宇峰把张顺祥推上董事长的位置,一来是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名利心,二来他可以借此机会提拔自己的子孙亲戚。

    张顺祥知道张宇峰这么说是别有用心,首先是让他抗雷,去消除几个家族的怒火。最主要的是,帮主张宇峰排除张琳的心腹,提拔张宇峰。

    双方可以互惠互利,张顺祥心知肚明。

    他顿了顿,继续说:“介于我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公司的很多事儿我自己处理不过来。”

    他看向张宇峰,说:“宇峰,在做的就数你能干,你就多帮帮我,你现在是什么职位?”

    “销售部经理!”张宇峰恭敬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