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九十六章 酝酿
    “刘家,哪个刘家?”张广问道。

    “在皖南,在江宁,有几个刘家?”张宇峰淡淡说道。

    “江宁刘家?张……董事长要和刘家还有几大家族开战?她疯了吗?”

    张扬也是公司的骨干,跟听到天上掉炸弹似的。

    张宇峰神色凝重,好像发生了天大的事儿似的:“不管她是疯了,还是一时冲动,他这话是当着几个家族大少的面亲口说的,而且据我说只,董事长还发出通告,张氏集团的任何服务行业,都不允许这几个家族的人进入!”

    “胡闹,这简直是胡闹!她怎么敢这么做,和几个家族的展开商战,这她想把张氏企业毁了吗?”

    张广本来是策划部部长,张琳一句话,就让他成了副部长,让一个比他年轻二十岁的人当了部长,他一直耿耿于怀,此时最为激愤。

    “如果只是几个家族,老一辈儿出面,和几个家族的掌权者说道说道,事情也很容易摆平,毕竟是董事长才二十来岁,还很年轻。但赵家可是军人世家,赵权是驻皖南军区的后勤部长。董事长这话是当着赵权的儿子赵军说的,军人一向孤傲,最受不得别人的挑衅。如果不能平息赵家的怒火,恐怕这事儿很难办!”

    张宇峰说话的时候神色凝重,似乎是在替张家担心。

    “宇峰兄,你这消息哪儿听来的?”张广脸色惊骇。

    “张广叔,当时我就在场,我曾劝过董事长,不要意气用事,有什么事儿坐下来好商量,可董事长却,唉,这事儿都怪我,当时如果我把董事长带走,她也不会得罪这么多豪门!”

    张文轩哀声抬起,主动把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一副做错事的表情。

    “当初我就跟老爷子说,不能让女人掌权,还是一个黄毛丫头,现在好了,张氏集团马上就毁在她手里了!”

    张广一脸悲愤,就跟张琳做了十恶不赦的事儿似的。

    “张广,你再侮辱董事长一句试试?老子拔了你的皮!”

    金耀祖听不下去了,他大伯是张顺发的贴身保镖,张家对他们金家可谓是恩重如山,在张家,他最尊敬张顺发,张琳掌权后,对她的能力更是佩服,对张琳中心内耿耿。

    “老子就说了,她当年当董事长的时候,她说会让张家称为皖南第一家族,这才几年?她就要和几大家族开战,她这不是要把张氏集团毁了,是什么?”

    张广瞪着俩鱼目眼,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讲了出来,一副很有理的样子。

    “董事长之所以要和几个家族开战,是因为他们先惹了董事长,董事长不得已!别人来欺负,自然要打回去!管他是什么几大家族,管他娘的后期部长,咱张家自从老爷子打天下的时候起,就没怕过谁!”

    金耀祖虽然没当过兵,但一身本事都是金大川亲手教的,随了金大川年轻时的秉性,桀骜不驯!

    而当时在四方楼的保镖把事情跟金大川说了,金大川和季风在来之前,就让张家的暗势力严阵以待。

    “你说的到轻巧, 那么有本事,你怎么不去把几个家族给灭了?”

    张广针锋相对,满脸讥讽。

    “以前几大家族名面上都没撕破脸,但如果脸撕破了,老子定会灭了他们!”

    要是以前,金耀祖肯定说不出这种话,但现在他认识吴辰,知道吴辰是内劲高手,而据他所知,几大家族的暗势力,最强的也就是他这样的,外劲巅峰!而且经过吴辰的指点,他即将要如破,一旦如破,他一个人就能灭了几大家族的暗室里,当然,不是一人单挑几百人,而是采用偷袭的策略!

    “金耀祖,我只等到你很能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吹你的本事!干脆你别叫金大川了,叫金吹牛得了!”

    “有种你再说一次!”金耀祖暴立而起,身上陡然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气势,一双眼睛如刀子般锋利。

    张广有点畏惧,但他并不担心,这是董事大会,没人敢在这里动手、

    “好了,别说没用了!耀祖,你也别吹牛,张广,你也别抬杠,咱们现在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和几大家族解释吧!”

    张顺祥开口说道,他声音低沉而平和,有种毋庸置疑的威严。

    金耀祖重新坐了下去,张广眼神轻蔑的看着金耀祖,心里冷笑:“莽夫!”

    “祥叔,您说这件事儿该怎么办?”张宇峰态态度及其恭敬,放佛这个老人是他父亲似的。

    会议室的众人都看向张顺祥,

    张顺祥坐在那里,老态龙钟,跟佛爷似的,缓缓开口道:“这件事儿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董事长亲自去给几个家族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

    “这不可能!”

    金耀祖一听就否决了:“老爷子,你不了解状况……”

    “你都能了解,难道我不清楚吗?”

    张顺祥对金耀祖打断自己的话很不满,生意里带着训斥。

    “张琳得到了一个配方,和别人开了一家公司,生产了一款化妆品,叫仙姿。先锋药业的经理邓棋想和天辰药业合作,将仙姿推向全国市场,天辰药业的总经理不但不容易,还把刘家的人给打了,刘家这才联络几个家族对付天辰药业!”

    “而据我所以,那几个家族会和刘家联合,是因为一个姓吴的小子,把几个家族的人给打了!”

    “天辰药业把整个豪门得罪光了,对方能不报复吗?”

    张顺祥就跟亲眼见到似的,但他只说了大概,细节方面,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故意没说。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有点口渴,端起面前的茶杯,似模似样的品起茶来。

    “天辰药业居然有董事长的股份?这么说仙姿是董事长开发的?”

    有的人是真的不知道,这里坐着的女人分都是仙姿的忠实客户,在座的男人,他们的老妈,老婆,情妇,闺女,每天用用仙姿。

    “董事长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拿到家族企业生产,有张家做后盾,不必单独开公司强?难道他是怕我们分他的钱?”

    蔡姬其实早就知道了,此时故意发出感叹,故意把其他人的思路往错误的方向引。

    “董事长这样也太自私了吧?”

    “如果仙姿在张氏集团生产,谁敢大它的主意?都是自私惹的祸!”

    这些人一个个都埋怨张琳,他们不是担心公司会垮,而是因为他们嫉妒张琳有仙姿的配方,她们恨张琳不打算给他们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