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八十九章 万劫不复
    从林思雨办公室里出来,吴辰就被马艳等人拉走了。

    她们让吴辰教按摩,之前就答应了,没有拒绝。

    趴在按摩床上,吴辰每次按摩的力度忽大忽小,按的马艳娇喘连连。

    在享受的时候,马艳也默默的记住了吴辰按摩的手法。

    身边围着几个暂时没有客户的女技师,一溜全是白花花的大长腿。

    “吴总管,你真的一拳把天鹰帮帮主的手臂给废了?”马艳想到李冰被人抬出去时的惨样儿,都有些难以置信。

    “那当然,我吴辰纵横于内无敌手,别说废了他,杀人不判刑的话,一拳能哄死他!”

    吴辰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

    “真的啊,吴哥你好厉害!”小兰女崇拜的看着吴辰。

    云姐眯眼笑着:“你听他吹牛的,他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打两个四五十岁的糟老头子有可得瑟的!”

    小兰笃定的说:“可吴哥真的一拳把大理石茶几给打碎了,林总亲口跟我说的,林总总不会骗我们吧!”

    “是吗?吴总管,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猛男啊!嗯……”

    马艳被吴辰按到了一个爽点,忍不住娇喘一声。

    “吴总管当然是猛然了,要不然你怎么会对着他浪叫!”

    云姐和马艳,在女技师中都熟大胆开放,热情似火的女人,被称作为两大“污女”,仅限于熟人之间。

    “老娘乐意,有本事等吴总管向你伸出魔爪的时候,你忍住别发骚!”

    马艳脸上娇滴滴的,就像一只被主人抚摸的小猫咪。

    看着马艳一脸享受的模样,马艳等技师都很期待,让吴辰给她们做做按摩。

    “好了,马艳姐!”五分钟后,吴辰把修改过的“推云手”在马艳身上示范了一遍。

    “这就好了啊?可推云手的按摩手法点和按摩路线,我还没记住,要不你在示范一遍?”

    马艳意犹未尽,不舍得从床上爬起来,更不舍吴辰的手离开自的身体。

    别看只有五分钟,被吴辰按摩之后,马艳感觉身体里有股热流,暖洋洋的,轻飘飘的,有种趴在云上的感觉。她没想到吴辰的按摩技术如此高潮,难怪会把让人头疼的张大小姐给搞定。

    “你是我们会所按摩最好的技师,救你那记忆里会记不住?”

    云姐躺在了另一张按摩椅上,朝吴辰勾了勾手指:“吴总管,来吧,好好伺候本宫!伺候好了,本宫有赏!”

    云姐的眼睛里有一丝期待,有一丝火热,有一丝妩媚,有一丝勾引。

    “吴总管,云姐这小浪蹄子发起骚来,可不是一般男人能承受得了的,你可可要保持住哦!”

    马艳脸上带着潮红,想刚经历过那啥似的,故意用一种勾人心魄的声音说。

    “要保持不住呢?”吴辰笑着,眼睛在马艳的领口瞄了几眼。

    “把持不住就把你云姐就地正法,她都寂寞好几十年了,正愁没男人呢!”

    马艳笑着调侃。

    “你才是寂寞还几十年的老妖精,老娘这么美的一朵花会愁没男人?老娘看不上罢了!”

    云姐一脸傲然,眉眼见一点魅惑:“不过吴总管你要真把持不住呢,那边有厕所!”

    “呃!”吴辰一脸呆逼。

    看着吴辰吃瘪的模样,几个女人捧腹大笑,笑得花枝招展,春光外泄。

    上午,吴辰待在了会所,轮流把简化修改的推云手教给了女技师,你每个女技师被吴辰按摩之后,推云手的效果让她们大吃一惊,都满心欢喜,这可真是捡到宝了。

    有的女技师想更深刻的体会推云手,没穿按摩服。

    尽管赤裸相对,吴辰都没占她们一丝一毫的便宜。女技师们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欣赏,这让她们对吴辰的好感大大加强。

    下午,上午没空的女技师听说后,纷纷找吴辰,要学推云手。

    吴辰也乐意叫她们,她们是技术提高了,便会留住更高层的客户,金鳞会所也会一天天壮大起来。

    在吴辰教女技师按摩的时候,邓棋带着刘恒灰溜溜的回到了刘家,立刻被安排在了江宁医院。

    在刘恒的床边,趴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擦脂抹粉,虽然不算是极品美女,好在妖娆性感,他是刘恒的媳妇,比刘恒小十几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老恒,你说你出门一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让我们孤儿寡母以后可怎么活?”

    “爹,你醒醒,爹,你别睡了爹,爹……你说过你会给我带飞机模型回来,你还没给我呢,爹,我要飞机模型……”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摇着刘恒,以为他睡着了,朝着要飞机模型。

    刘天海是江宁十大富豪之一,此时这位刘家家主家主站在江宁医院的特疾病房里,面对着病床上不省人事的刘恒,看着那一对母子,面无表情,不知道再想什么。

    在他后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许久后,他才开口:“去谈生意,生意没谈成,赔了两千万,还折进去我一个我刘家的骨干,我把皖南分公司交给你,你就是这么做事的?”

    刘天海负手而立,双眼如蛇,久居上位养成的气势,让站在他身边的人都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表哥,我没想到姓刘的那么能打,这次是我疏忽了,我下次……”

    邓棋深知自己这个表哥的可怕,在他一眼扫来,如风中摇曳的狗尾巴草,战都站不稳的样子。

    没等邓棋把话说完,刘天海冷哼一声:“这次你给刘家的脸丢的还不够,还想有下次?

    “我,我……”邓棋吓得浑身一哆嗦,支支吾吾的,我了半天都我不出一个所以然。

    “海哥,老恒是你的兄弟,他被人打打成这样儿,你可不能不管。”

    刘恒的妖艳妻子梨花带雨,抓着刘天海的胳膊,哀求着,眼泪巴巴的,眼神儿里却没有多么伤心的,看着刘天明的时候,闪烁着莫名的意味。

    “婶婶放心,恒伯的血是为刘家流的,我一定会把姓刘的抓来,当着恒叔的面让他万劫不复!”

    说话的这个男人是刘天海的长子,未来先锋药业的继承人,江宁鼎鼎大名的刘大少,刘少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