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六十八章 捣乱就滚蛋
    吴有财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市长,既然袁老没时间,要不您就先回去,我们在这里等袁老就行!”

    蒋天试探性的说,无声无息的拍了一下马屁。

    周明海一直在沉思,他身为市长,久居高位,只知道袁渊是院长,却忽略了袁渊在皖南的地位。

    “既然来了,就去见一下袁老,把事情解决。”

    说完,他就走出了办公室。

    “这……”蒋天万万没想到周明海会屈尊去见一个老头子,心里及其不爽,却不敢表现在脸上,只能跟在后面,刘耀祖很坦然的跟了上去。

    “周市长来了,大家都让一让啊!”吴有财在前面开路,边走边喊,生怕别人不知道市长来了似的。

    “市长怎么有空来医院?”

    “看,市长去疑难杂症科了,难道他有得了什么隐疾?”

    “放你的屁吧,你没看到卫生局的局长也来了,我看分明是来突击检查的,我得赶紧通知我部门的人!”

    市长来了,医院医院里的各个部门的主任都跟在后面,吴主任都只能排在最后面,无论是在休假的,还是请假的高层,都往医院赶。

    此时,周明海,蒋天,刘耀祖等人已经来到了疑难杂症科的门口,原本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更没有人再敢往前挤。

    此时的袁渊正在给一个病人把脉,他脸上带有疲色,之前他给一个人针灸过后,就变这样了。

    冯靖国也是如此,两个老头子刚才还打赌,看谁治好的病人多呢,谁都不服谁。

    李芬及其好学,将三个人给每个患者的诊断都记录了下来,一个笔记本都快写没没了。

    袁渊诊断出病人的病症,写下了对应的药方。

    不是所有的病人,都必须用针灸,按摩的,有的病也是可以直接用中药解决的,只不过病因复杂,西医给不了明确的诊断。

    “袁老。”等这个病人走后,周明海走了过来,对袁渊很尊敬。

    袁渊知道周明海的来意,尤其看到蒋天的时候,他的脸色就一沉,就是这个蒋局长,在打电话的时候说要把吴辰开除,港台那边的地产商要是撤资了,就让他和吴辰负责云云。

    “周市长,他就是吴辰,有什么话,你就直接和他说吧。”

    周明海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吴辰,穿着休闲装,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看上去跟个大学生似的。

    只看一眼都不会认为他是中医,顶多是个中医学徒。

    他从不容不迫的坐在那里,只是看一眼,就直接给病人下针,或者直接开药,更甚者在病人某个穴位上,摸几下,就说病好了。

    这任谁看来,都是荒谬至极。

    “吴神医,这位是我们市的周明海周市长,他是特意来找你的。”

    刘耀祖一边说,一边给吴辰打眼色。

    吴辰看到了,却没动。但他还没说什么,房间里想起了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

    “什么狗屁神医?我看分明就是狗屁不懂的庸医!”

    蒋天本来还以为吴辰多少有点能耐,但看到他如此年轻,治病又如此草率,坐实了心中的某个想法,冷声说道。

    “你这人胡说八道什么?吴神医是你也能侮辱的吗?”

    “你个臭娘们儿,这是卫生局的局长,你给闭嘴吧!”

    “卫生局局长怎么了?卫生局局长就能随意污蔑人吗?”

    “吴神医不但能让人起死回生,短短两个小时治好了不下二十个病人,你们卫生局应该给吴神医送锦旗,发奖金才对!”

    亲眼见证奇迹的人,都站在了吴辰一边,斥责蒋天。

    蒋天脸色无比难看,这简直是一群刁民。

    “什么起死回生,别人用点小把戏哄骗你们,你们也信?连袁老爷子给人看病都得望闻问切,仔细斟酌后才敢下针开药方,这小子有二十岁吗?他只看一下就开药下针,摸几下就说把病治好了,要么就是他压根什么的都不懂,要么就是这些病人在配合他演戏,我身为卫生局的局长,这种作假手段我的办公室里不下一箩筐!”

    蒋天说的振振有词,他还真不相信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看一眼就能知道什么病,而且能治好。他说的话字字诛心,也说到了病人的心里。

    之前吴辰被说的神乎其神,又连治好了好几个病人,他们就更加推崇,尽管吴辰只是看一眼就给他们开了药方,他们也认为这是神医的手段。

    但听蒋天这么一说,他们心里开始打鼓。中医圣手袁渊和冯靖国都做不到,一个少年凭什么?

    除非他提前知道病人得了什么病,而且背下了药方,然后做局给众人看。

    等大家都相信了,不管他懂不懂医术,随便开个十全大补汤,治不好病也能滋补的药,他的名声就打开了。

    “难道我们真的别人骗了?他压根不是什么神医?”

    “你们看那个女孩儿,一直在三个人之间走来走去,在记着什么,我想应该是两个老中医把药方写给他,他再开给病人,肯定是这样儿!”

    “啊,那这岂不是局中局?先让人以为他们是骗子,然后救活一个人,这样大家就更相信他们了,然后他们就可以明目张胆的骗钱了?”

    “卫生局局长是和各大医院打交道的人,这种事儿或许他早就心知肚明,没准是这个疑难杂症科没给他好处,他故意来拆台!”

    病人们脑洞大开,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人群中,又响起了一片骂声。

    周明海本来也是认为吴辰不像一个中医,但见他气定神闲,哪怕泰山压顶我自岿然不动的神态,让他忍不住多沉思了起来。

    饶是他周明海纵横官场多年,却越看越无法看透这个少年。

    少年眸子清澈,又似深沉的大海,看似普通,却有一种凌驾于世人的气势,这种感觉,周明海在老领导身上才能感受到,这让他十分吃惊。

    “你们是来看病的话,我欢迎,你要是来捣乱的,请滚出去!”

    吴辰看着蒋天,声音掷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