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六十六章 有仙丹啊
    想想吴辰被某些大家族请去做座上宾,冯靖国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和羡慕,他才二十来岁啊,前途无限啊!

    “我是出现幻觉了吧?亲爱的,是你来找我了吗。你放心,我会去找你的!”

    男人以为自己幻听了,握着女孩儿的手,似乎下了某个决定。

    “水……”女孩儿嘴里再次吐出这个字,声音似乎比之前大了一点。

    “喂你女友喝口水,然后带她去好好休养!”

    吴辰把倒好的水递给男人,男人这才从茫然中惊醒,他的女友真的醒了?

    他急忙借过杯子,将女孩儿的脑袋托起靠在自己肩头,喂她喝水。

    看到男人对女孩儿那般柔情,门外的一些风骚少女都春心荡漾。

    看着女孩儿喝了小半杯水,男人确定女孩儿真的活了!

    “神医,你救了我女朋友的命,你就是我齐修杰的恩人!”

    齐修杰把女友放好,当即给吴辰跪拜!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我看你女友有旺夫之相,你们是天赐良缘,切莫辜负了她。”

    吴辰看到女孩儿为情自杀,不由的替他占卜了一卦,命中有生死劫,若得贵人相助,逢凶化吉,嫁得良婿,将来更是会成就非凡。

    而卦中所说的贵人,不就是自己吗?

    他只是好心提醒,至于齐修杰听不听,那全在他了。

    “神医,我向你发誓,我绝对不会辜负萌萌!”

    “出门匆忙,没什么贵重的礼物,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神医收下!”

    齐修杰拿出一张卡片,漆黑漆黑的,被一条黑龙盘绕,中间一个繁体齐字。

    “这是,齐家的黑龙卡?”袁渊瞳孔一缩,他见过比齐修杰更大的人物,见到他丝毫没有震惊,而是见到这张黑卡的时候,就像看见不得了的东西似。

    但吴辰只是随意的接了过来,丢进了口袋,一枚培元丹,价值可是无可估量的,哪怕给他在再多的钱,他都受得起。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黑金卡,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但即便他知道了,也毫不在意。

    “神医,我先把萌萌安顿好,再来拜会你!”

    齐修杰心系女友,将女友抱起,朝门口走去。

    萌萌其实是有意识的,齐修杰的大叫,痛哭,痛苦的绝望的表情,和对吴辰下跪的情景,她都听到,醒来后也看到了。看着这个轻易不流泪,性子刚强的男人为了自己流泪,还为了自己下跪,再多的委屈,都化作了深深的情义。

    “齐修杰?妈呀,他不会是帝都齐家的那位齐修杰吧?”

    有人终于知道他是谁了,跟看见怪物似的。

    “我靠,真的是他,帝都齐家,第三代最杰出的人物,年仅二十五岁就是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最关键的是,那两家公司都是他自己打拼出来的,据说他现在已经回归齐家,被当作了未来接班人来培养!齐家他有一半儿的话语权,这可是站在巅峰中的男人啊!”

    “没想到齐大少回来咱们皖南市,最逗比的是,他的女友被一个少年给救了?那个少年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来看病的不乏一些经商之人,看清齐修杰的正脸的时候,都惊呼出声。

    无论是少女还是少妇,都目光火热的盯着齐修杰,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为他而死为他而生的女朋友,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孩儿!

    风骚一点的直接给他抛媚眼,万一能勾引上呢?

    怎奈,齐修杰压根就把她们当成了空气。

    “该死!”眼看自己要立一大功,却没想到死去的人被一颗莫名其妙的要药丸给救活了。

    起初马主任还想造势,污蔑这是疑难杂症科花钱请的脱,但当齐修杰的身份被道破后,他心如死灰!

    堂堂帝都齐家的大少,怎么做这种事?

    当马主任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发现一道凌厉的目光盯着自己,是那个少年,他有种被窥探内心的感觉,惊慌的不把头扭向了别处。

    吴辰没把这种人放在眼里,但他自己作死,就怪不得别人了。

    “神医,真是神医啊!”

    “真的能起死回生,简直是华佗再世啊!”

    “仙丹,神医手里有仙丹啊!”

    “神医,快给我看看吧……”

    疯了,疑难杂症科门口的人都疯了!

    刚开始各种讥讽,嘲笑的人,都面红耳赤,但也只是一瞬间,对庸医他们会骂,对真正的神医,他们更会捧。

    “华佗再世,扁鹊再生”这样的词汇不绝于耳,病人及其家属更想朝圣似的目光看着坐在办公室里那个一身休闲装的少年。

    虽然他穿的很普通,但谁都不会把他当普通人。

    聚集到疑难杂症科人越来越多,普通感冒发烧的人都来了,一条长龙从门口排打了医院大门外。

    病人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吴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救的。

    袁渊和冯靖国体力有限,一天最多能全力治一个人,他们没有坐诊,而是充当起了检查员,一眼望过去,谁得了什么病,他们都看出来的。

    想浑水摸鱼的人,都逃不过这俩老头儿的法眼。

    医院能治的都给打发走了,只放那些真正得了疑难杂症的病人进来。

    吴辰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分析出了病人的病因,诊治方法,告知病人将来要注意什么。

    别看有时候只是短短几句话,冯靖国和袁渊在挑选病人的时候,依然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只有他们知道,吴辰不单单是在治病救人,还在给他们传医。

    李芬站在吴辰身边,除了帮忙递针灸,拿火罐儿之外,比两个老头儿听的更加仔细,吴辰刚刚说完的东西,他就找机会记录下来。

    “这怎么回事……”

    市长周明海,副市长刘耀国,以及卫生局的副局长等一些人,来到中医院后看到那么多人堵在医院门口,有些不解。

    李家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周明海秘书那里,以及卫生局局长那里。

    之前周明海打电话确实是问了一下情况,而卫生局的人言辞则激烈许多。

    李家那种庞然大物是不能轻易得罪的,皖南市很多产业都是港岛那边投资的,惹怒了李家,他们一句话,就能让好几百亿的资产溜走。

    周明海想和袁渊谈谈,也想见见那个张口就要一个亿的年轻人。

    “周市长,李副市长,蒋副局长,你们来了!”一个大腹便便,头发秃顶的副院长,小跑着过来了,累的气喘嘘嘘,满脸堆笑,心里大吃一惊,市长,专管医药的副市长,卫生局的局长都来了,这是来突击检查吗?

    周明海颔首点头:“这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