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六十五章 起死回生
    男人不敢怠慢,用力捶打女孩儿后背,发出重重的击打声。

    冯靖国也没闲着,也拿出银针,给女孩儿针灸人体大穴,通气,排毒。

    “亲爱的,醒醒,都是我的错,只要你能醒过来,我绝对不会再惹你生气……”

    男人一边用力捶打女孩儿的身体,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而冯靖国和袁渊的努力下,一些黑色的不知道什么物质从女孩儿嘴里吞了出来,散发出一种难为的气味。

    靠近门口的人立即涌上来一股恶心,有些人甚至当场呕吐。

    女孩儿吐的不能再吐了,男人满怀希翼的看着袁渊:“医生,我女朋友怎么样,没事儿了吧?”

    一段时事件后,袁渊和冯靖国的体力都有些支撑不住了,而他们也尽全力了。

    袁渊一双老眼透出一种惋惜,无奈的摇了摇头:“送来的太晚了!”

    这句话,无疑是玄盘了女孩儿的死刑。

    “怎么会,怎么可能……”男人呆立当场,似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软瘫在地上,双眼无神,泪流满面,放声痛哭。

    “亲爱的,对不起……”放佛自己的世界都没了,但那种绝望痛苦的神情,看着伤心闻着凄楚。

    “早点送去洗胃,也不至于会这样,疑难杂症科为了挣点钱,居然草菅人命!”

    “连中医国手都这样,难怪中医会没落!”

    袁渊和冯靖国竭尽全力救人,换来的却是一句草菅人命!

    这是对他们莫大的侮辱,他们不能忍!

    袁渊多么德高望重的人,居然有人这样重伤他?别人会以为是这些病人无知,

    吴辰却看到,人群的中,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西医,脸上带着阴笑,冷眼看着这里。

    其中以一个中年人为首,仔细看,这个中年人和被袁渊开除的马飞有几分相似,应该就是马飞所倚仗的父亲。

    吴辰心中冷笑,应该是这个姓马的因为马飞的事儿而记恨袁渊,故意煽动群众重伤,而这个喝了毒药的女孩儿,应该也是他“引荐”过来的。

    吴辰何尝看不出来,这女孩儿送过来的时候,几乎已经咽气了,哪怕送去洗胃,能救活的希望也微乎其微。

    而这个姓马的把人弄到这里,分明是看准了女孩儿必死这一点,好找个由头栽赃袁渊。

    而群众都是愚昧的,本就对疑难杂症科颇有微辞,有心人一煽动,肯定会跟打了鸡血似的替别人当枪子儿。

    “马主任,这下我看疑难杂症科还怎么在医院立足!”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冷声说道,对姓马的颇有奉承的意思。

    “你果然不愧是我最得力的住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马主任满意的点点头,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在女孩儿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多谢马主任!”女人神色一喜,似乎感觉自己的明天就要到来了。并不排斥马主任的侵犯,反而有种勾引的眼神看着他。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俩人也指使用眼神暧昧,至于别的私下里有的是机会。

    马主任瞥向袁渊,姓袁的,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更何况,你得罪了港台李家,要怪就怪你不识时务!

    马主任心中更加激动,心心念的是上面会怎么奖励自己。

    就在马主任以为自己即将要让袁渊身败名裂自己会前程似锦的时候,就在袁渊和冯靖国替一个花季少女感到惋惜的时候,就在女孩儿的男友心灰意冷动了随女孩儿而去的时候,就在被吸引来的一些西医冷眼旁观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的吴辰开口了。

    他坐的笔直,一句话说出来铿锵有力,几乎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她还没死!”

    “师……小辰,你有办法救她?”袁渊和冯靖国脸色一惊,急忙之中他们只想救人,怎么把这个活祖宗给忘了?

    “老院长,连你都救不了的人,还谁能救?况且,你都说这人已经死了,难道他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即便是华佗在世,扁鹊再生,也不敢这样大放厥词吧!”

    “小子,你真以为自己是神医吗?”

    “大言不惭!”

    每次听到别人侮辱吴辰,袁渊都及其愤怒。

    “你们的给我住口!”袁渊医生爆喝,隐隐牵引了一丝真气,震得那些聒噪的人耳膜生疼。

    门口的人张了张嘴,都不敢在嘲弄这个暴躁的老头儿。

    以吴辰现在的境界,让人起死回生不有点困难,但只要这人没死,让他恢复生机活力,那就是小菜一碟。

    也是这女孩儿运气好,遇到了袁渊和冯靖国这两个国医圣手,虽然没救醒她,却也没让她死透。

    没死透,就是假死。

    吴辰拿出了一颗培元丹,让女孩儿恢复生机,用不了一颗,但为了自己这个便宜晚辈的声誉,他忍痛拿了出来。

    “那这个给她吃了,她很快就会醒过来!”

    袁渊颤抖的手把培元丹拿了在手里,他曾经吃过一颗,知道这有妙用,就这么给一个普通女孩儿吃,他都肉疼。

    他这样的人精,怎么不明白吴辰拿出此丹是为了自己?对吴辰越发的尊敬,和感激。

    袁渊郑重其事的把丹药放在女孩儿嘴里,丹药入口即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了女孩儿的嘴里,纯净的灵气在女孩儿身体里散开,已经深入肺腑的毒药犹立刻被净化的干干净净。

    “我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逆天的本事,原来只是卖狗皮膏药的!”

    “卖假药的都能在医院开疑难杂症科,真是世风日下!”

    “以后看病还是去村里的诊所吧,最起码村里的人实在,不会用……”

    人群中传来讥笑,嘲弄,然而,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就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戛然而止,因为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原本死去的女孩儿,嘴里居然发出了弱弱的声音:“水……”

    “真的醒了?”冯靖国难以眼石脸上的激动,他亲自给女孩儿把脉,女孩儿确实没救了!一颗丹药下去,女孩儿就活了?

    这可是能起死回生的丹药,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全市的上层人士知道,甚至会惊动某些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