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六十三章 兴师问罪吗?
    “你是不是真的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李洪恩无比认真的问道。

    “爸,您怎么能相信这个乡巴佬能治病?”李博文跳了出来,有点不理解。

    “你给我住口!”李洪恩此时十分的严肃,所谓真人不露相,没准他真看走眼了。

    仔细想想,以袁渊的身份,没必要骗自己,他也不敢。

    “如果你真能治好我父亲的病,还请你施以援手!”李洪恩这次很客气,似乎没在意吴辰打伤李博文保镖的事儿似的。

    “我本就是医生,治病救人也是我的指责所在,我也可以把话放在这里,我能治好病人的病!但我怕你们付不起医药费!”

    吴辰这话说的很大,说的何况,但他有这个资本。

    来的时候他就用血玉瞳看了里屋李嘉铭的病。要说这个香港首富也真是倒霉催的,先是被人下了软骨散,所以才会四肢无力,因为这种难过软骨散无色无味,融入骨头里后,在高级的医学手段都难以查出。但这只是表现,真正导致李嘉铭精神萎靡的,是被人用血咒下了降头术。

    下咒的人用自己的精血画符,泡在水里给李嘉铭喝了,血符以怨念的形式破坏李嘉铭的三魂七魄,普通的手段压根就查不出来。

    想来李嘉铭得罪了不少人,要不然对方也不会用两种医学都查不出来的手段来对付他。

    “我们李家穷的就省钱了,会付不起医药费?你他吗是在开国际玩笑吗?”李博文冷冷眼扫过去,很狂妄,不过这倒是实话。

    “话别说的太满,小心闪了舌头!”吴辰更加不屑。

    李博文恨不得把吴辰大卸八块,一个乡巴佬哪儿来自信敢在自己面前装逼?

    “你开个价吧!”李洪恩更加干脆,从口袋里拿出了支票,和笔。

    吴辰伸出一根手指:“一个亿!”

    李洪恩本以为吴辰会说一百万,哪怕一千万,他都接受,刚要在支票上写,听到吴辰的话,手便僵住了。

    “你穷的疯了吧?一个亿,你怎么不去抢?”李雪嗤之以鼻。

    “你们李家随随便便一个月的生意,都不止几个亿,用一个亿买你们老爷子的命,你觉得亏是吗?”

    吴辰还觉得自己要少了呢,他差点说十个亿。

    “老爷子的命是无价的,但你们是医生,医生治病是有价的!即便是用全世界最好的设备,用最好的药才能治好老爷的病,恐怕也要不了一个亿,你要这么多是不是不合适?

    李洪恩之所以这么客气,是抱有一线希望,希望吴辰真的能治好老爷子的病,但一个亿,他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就像他说的,生命是无价的,但治病救人用的东西是有价的。

    但他不知道,李嘉铭的病根本不能以常理来说,常规手段也治不了他的病。

    “我不用药物,不用医疗器械,我只凭我的医术救人,而我医术,至少值一个亿!你们给得起就给,给不起我也不是很稀罕挣这份钱!”

    吴辰很硬起,也很绝对,一个亿少一分钱,都不行!

    “爸,我看他们就是一群庸医,根本就不能治病,所以才找一个黄毛小子故意来刁难!”

    “大伯,他们分明就是在耍我们!”

    李博文和李雪指着吴辰和袁渊,诽谤吴辰和远远是庸医。

    李洪恩也相信了这话,恼羞成怒:“袁院长,你居然档案耍我们李家,你给我等着,等我给老爷子治好病,我不把这家医院拆了,不让你身败名裂,我就不是李洪恩!”

    “带老爷子走,做下午的飞机,去米国!”

    李洪恩铁青着脸,脑海里立刻就有了数十种报复的手段。

    “本来你们愿意愿意去哪儿是你们的事儿,但身为医生,我有必要提醒你们,如果不接受我的治疗,你们家族所依仗的老人,十天内必死!”

    吴辰这么说不是为了敲诈,而是真的在提醒他们。

    “你他吗的居然敢咒我爷爷?你等着,我一定会弄死你!”

    李博文指着吴辰的鼻子,犹如赌誓般说道。

    李家人带着李嘉铭离开皖南中医院,立刻做专机去了米国,但在临上飞机前,李洪恩给市委打了一个电话。

    “师叔祖,你刚刚可是把李家人给得罪死了啊!”

    袁渊这辈子接触的大家族太多了,知道他们是什么脾性,更知道他们会如何行事,法律在这种人面前,如同摆设。他虽然无惧,不免有些担忧。

    “一个小小的李家而已,得罪也就得罪了,他要敢造次,一巴掌怕死就是了。”

    吴辰轻描淡写,说灭一家一族,就跟吃饭喝茶那么简单。

    自从无意间得到了天道决,进入修仙以来,世间的名利富贵,曾经他努力十辈子都需要仰望的人,在他眼里就如蝼蚁一般。

    这话如果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袁渊会冷笑一声,嗤之以鼻。但这话是吴辰说的,那就是理所当然。

    难道你堂堂李家的家主,名镇海外的华人首富的生命,不值一个亿?在他看来,以吴辰逆天的医术,一个亿还要少了呢!

    而以吴辰的手段,自然无惧李家。李家要真敢为难吴辰,他袁渊第一个不答应!

    “师叔祖,那李嘉铭得的什么病?”这是袁渊最关心的问题,李家走遍了华夏,都没治好李嘉铭的病,什么病这么难缠。

    “他得的不是病,而是被人先下了软骨散,又下了降头术中的血咒。”

    对这个便宜晚辈,吴辰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

    袁渊脸色大惊,这李嘉铭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就在俩人商量的时候,吴辰的手机响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袁渊的手机也响了。

    吴辰接到的是李副市长的电话,李副市长在电话很焦急的说:“吴老弟,我听说香港首富去找你看病了?你们之间好像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儿,有这回事儿吗?”

    吴辰眉头微皱,语气淡淡的说:“李副市长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李副市长感觉到了吴辰话里的一丝淡漠,急忙解释:“吴老弟,老哥我不是哪个意思,你千万别误会!我打电话只是告诉你,李家把电话打到了市政府,市长以及市里的其他人都很愤怒,要求你赔礼道歉。吴老弟,老哥在宦海沉浮这么多年,以朋友的身份说一句,李家虽然在外海,但在内地也极有的影响力,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如果你能救李老爷子的病,就出手,他们李家会记得你这份恩情的!你说呢?”

    李副市长在吴辰面前不敢有任何官架子,完全是以朋友的身份在提点吴辰,也出于好心。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这点可以理解,吴辰的语气缓和了下来,态度异常坚决:“多谢李哥提醒,我自有分寸,价格我已经开了,治不治是李家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