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六十二章 要不你亲自试试?
    “华夏医术博大精深,你们见过几个医术天才?既然没见过就妄下结论,没想到堂堂香港李家的咨询居然如此鼠目寸光,又狂妄无知,真是悲哀!”

    不等袁渊开口,吴辰冷笑出声。

    “你他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骂我李家,你活腻了吧?”

    李博文从小在富人儿里长大,哪怕是富人堆儿里他都是宠儿,哪个不巴结,哪个不奉承?更没有哪个穷人对他如此说话。

    “你们不知天高地厚,还不让人说了?你们李家能只手遮天还是咋的?”

    吴辰嘴角冷笑,用鄙夷的眼神儿看着李博文。

    只有他用高高在上,或者鄙夷嘲讽的眼神儿看别人,哪里被一个自己认为的穷人用这样的目光看过?

    “我李家能不能只手遮天,你马上酒会知道!把他上腿打断,舌头割了!”

    李博文冷横着脸,后面两句是用应为对门口的两个外国保镖命令道。

    袁渊对李鸿恩的提醒道:“李先生,即便是你们不相信吴辰的医术,也不应该动手打人!这里是皖南市中医院,这里不是香港,更不是你们李家的私人医院!”

    “袁院长,你没听到他侮辱我们李家吗?既然有胆量这么说,就应该做好承受李家怒火的准备!”

    李鸿恩冷哼一声,即便李博文不这样做,他也会下这样的命令。

    “袁老头儿,既然他们要找死,你何必阻挡他们去西天的路呢!”

    吴辰压根就没当回事儿,李家的怒火?把老子惹急了,老子让你们承受一下修道者的怒火!

    眨眼的工夫,两个外国保镖已经到了吴辰的面前,但出手的只是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双手环抱,站在一旁看好戏。

    “他们可是香港皇家警察,一拳能打死一头牛!哥,你说阿蒙是会一拳打爆这乡巴佬的脑袋,还是一拳打穿的他的肚子?”

    “以阿蒙的性格,他应该会不会这么仁慈,他一定会先把和小子的四肢打断,然后把他的手筋脚筋一根根抽出来,在把他的五脏一个一个掏出来!”

    “啊,那么残忍?想想都想吐,不过也很刺激!”

    李雪和李博文兄妹谈论起了吴辰会被怎么收拾,,把伤人甚至杀人说的跟谈论晚上吃什么饭一样那么随便。

    李洪恩夫妇和李洪成夫妇则冷眼旁观,眼里连一丝怜悯都没有,有的只是冷漠。

    某些大家族的人,就是这样缺少人性。他们只顾自己的利益,只顾自己的自己的好恶,完全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和死活!

    听到李家兄妹的议论,袁渊一脸的不淡定,心里着慌了。

    霎那间,叫阿蒙的保镖嘴里唧唧哇哇说了一串英文,吴辰听懂了意思是小子,老子会好好让你享受一番的!

    黑色的皮肤,残忍的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黑人阿蒙的拳头带着一阵阴风,呼啸而至。

    李博文在一旁品头论足:“前几天阿蒙就是用这一招,把得罪我的一个杂种打的脑震荡,成了活死人!但愿这个乡巴佬……”

    李博文的话还没说完,身体猛然就僵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无法置信的一幕:

    吴辰面对阿蒙打来的一拳,纹丝不动,几乎是以光速打出一拳。

    吴辰的这一拳打的很直,没有任何花哨。

    阿蒙,包括在场的所有人,都没看到吴辰出手。

    他们只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只见到高大威猛,成竹在胸的阿蒙朝后飞了出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让房间里的人都不寒而栗!

    阿蒙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墙上,嘭的一声落在地上,之间三分之一的手臂从他的后背冒了出来,森森白骨,白骨上带着渗人的鲜血,浓重的血腥味四处飘来。

    “啊!”看到如此惊恐的一幕,李雪吓得脸色惨白,一种浓烈的血腥味道让她五脏翻腾,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李家的女人都被这一幕吓到了,被恶心到了,都扭过头不敢去看。

    “什么!”

    “怎么可能!”

    李家的男人睁大了双眼,跟见鬼了似的!

    阿蒙可是香港皇家特级警察,曾在米国某特种部队服过役,自从当了李博文的保镖,给他长了不少脸!

    可都不曾想到,阿蒙会被一个乡巴佬一拳给打废了,场面还是如此的血腥?

    而更让人不可置信无法理解的是,谁都没看到阿蒙是怎么被打飞的,吴辰是用脚,用手,或是用什么!

    吴辰还站在原地,还是之前的动作,就像他什么都没做一样。

    但所有人都知道,绝对是他把阿蒙打飞的,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人!

    就连袁渊都睁大了浑浊的老眼,师叔祖不仅医术无双,居然还有如此的战斗力?

    然而很快他就释然,心想:“师叔祖能以气运针,懂气功的人,想伤人简直似乎太容易了!”

    站在一旁看好戏的另一个黑人保镖也蒙逼了,但很快他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用鸟语唧唧歪歪的咆哮一声,响头发疯的公牛,疯狂的朝着吴辰跑去,他想要用自己的双手,夹爆吴辰的头。

    吴辰静立不动,体内真气运转,一股无形的气场在他的双眼里形成,朝着黑人保镖扫了过去。

    指使那么一眼,黑衣保镖就感觉自己被死神盯上了似的,透体冰凉,连灵魂都在颤栗!

    他猛扑的身体嘎然停止,仿佛失去了惯性似的,一副看见死神的表情,用蹩脚的中文说出:“魔鬼,你是魔鬼!”

    “愣着干什么,弄死他!”李博文咬牙启齿,大狗还要看主人,一个乡巴佬居然敢打伤他的保镖,他不能忍。

    但黑人保镖却摇着头,置李博文的名命令与不顾:“不,他是魔鬼,他是魔鬼……”

    黑人保镖状若癫狂,多门而入,就像真的见到了真正的魔鬼一样。

    “你的保镖好像不敢弄死我,要不你亲自试试?”

    吴辰扭头看向李博文,嘴角一抹诡异的微笑。

    不知为何,李博文也有种看到魔鬼的即视感,身体不由的连连后退。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洪恩眉头紧皱,他在黑道白道摸爬滚打半辈子,居然没看出来眼前的乡巴佬居然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

    “我是什么人和你有关系吗?”吴辰的态度很冷,别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尺,别人给他一巴掌,他会还人十八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