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六十一章 脑残一双
    “病人叫李嘉铭,是香江巨富,国内电子行业的巨头。不知得了什么病,四肢乏力,眼神涣散,听他说他使不出一点力气,去了很多医院都没治好,听说我和冯老头儿都在皖南中医院,他们过来试试。可我和冯老头儿什么办法都试了,都没查处病人的身体有任何异常。”

    说完病人的情况,袁渊小心翼翼的提醒:“师叔祖,李嘉铭是李家的顶梁柱,他病倒了,李家人的心情不打好,等会儿你进去了,尽量被跟他们一般见识。”

    听袁渊的的意思,李家人应该没少给他好脸色。

    “只要他们不招惹我,我会好好给病人治病的。”吴辰却无所谓,他才不管什么香港首富,电子巨头,

    袁渊看吴辰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隐隐的担忧了起来。

    没一会儿,俩人就来到了李嘉铭所在的特级豪华病房。

    进门是偌大的客厅,铺着手工毛毯,真皮沙发,红木家具,50寸吊式液晶电视,比五星级宾馆的豪华套房都不成多让。

    门两边站着两个穿西服打领带的一米九以上的黑人保镖,往那儿一站跟铁塔似的。

    两个雍容华贵的女人,两个中年男人,一个少年,一个少女。

    少年穿着意大利纯手工西服,手上带着劳力士最新限量版的钻石机械表,长得英俊挺拔,棱角分明,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

    少女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可以用极品美女来形容。她脚上穿着一双全球只有一百双的红宝石水晶鞋,身上穿的全球迪奥连体长裙只有三十套的,手腕上的手镯,脖子上的项链,以及一对耳环,都是用祖母绿打造的。

    无论是少年还是女孩儿,浑身上下透着有钱人的奢靡和浮夸。

    两个中年男人是李嘉铭的两个儿子,李洪恩和李洪成,两个中年女人是李鸿恩的妻子方丽珍和李洪成的妻子陈敏乔。

    少年是李鸿恩的儿子李博文,女孩儿是李洪成的女儿李雪。

    看到袁渊进来,李博文指着他的鼻子就教训开了,跟教训自己保镖似的,丝毫不懂得敬老,不知道尊卑:“袁院长,你说去找医生来给我爷爷看病,你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拿我爷爷的生命开玩笑?”

    “吴医师的价比较远,现在是上班高峰期,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还请各位多多体谅!”

    这个时候,彰显除了袁渊极高的涵养,被后生晚辈训斥,他丝毫没有生气,而是一脸和气。

    “我体谅你,谁体谅我爷爷?我告诉你,因为你的耽搁,我爷爷要有个不测,我让你给我爷爷偿命!”

    李家在香港地位超然,而他又是家族的长子,从小养成了娇纵的恶习,除了自家长辈,谁都不放在眼里!此时更是张狂无比,在他嘴里让人偿命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是人都有三分脾性,饶是袁渊有极高的涵养,此时有了一丝怒气。

    李鸿恩教训李博文:“博文,我没教过你要敬老吗,怎么跟长辈说话呢,跟袁院长道歉!”

    “到什么歉?我哥说的一点没错!这老头儿说是去找人来给爷爷看病,他是院长,找人还用亲自去?打个电话谁敢不来?一去一个多小时,谁知道他是去找人了还是去收红包了?”

    李雪人长得美,声音也很清脆,吴辰还忍不住多瞅了她两眼。可她话一出口,居然比泼妇还要刻薄,她在吴辰心中的形象瞬间就不如芙蓉姐姐了。

    “老头儿,原来你不想给我爷爷治病,是嫌我们给的红包不够多?之前我们给你红包你不是装清高不要吗?”

    李博文鼻子朝天,满脸的不屑,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似乎认定了袁渊是去收红包了。

    袁渊实在是忍不了了,两个和自己外孙女一般大的男女居然如此侮辱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两兄妹给我住口!”李鸿恩也觉得自己的儿子和侄女说的有些过了,他来之前特意调查过袁渊,当年最有名望的国医圣手之一,皖南市医林的领头人,他认为刚正不阿,从业几十年,从没受过任何患者的一分钱红包,无论是在皖南还是全国医林,他都有极高的名望。

    李博文和李雪都住口了,眼睛朝天,一个那一脸骄狂。

    “袁院长,你不是去找能治好我父亲的医生去了吗,那位医师来了吗?”

    李鸿恩朝着袁渊的身后看了看,除了一个年轻人,没再看到第三个人。

    面对如此庞大的家族,有什么怒火都得忍,况且刚才也的确是自己把这件事儿忘了,说两句就说两句吧,就当是小孩放屁了。

    “他就是我能就李老先生的医师,他叫吴辰,医术比我搞明白倍,如果说全市只有一个人能救李老先生,那就只有他了!”

    袁渊指着吴辰,怕李家人不信,特意和自己做了比较。

    按理说,一个德高望重受人敬仰的国医圣手如此贬低自己去推崇一个人,那只能说明这个人确实比他的医术高。

    但世人是愚昧的,往往是以貌取人,以年龄论能耐。

    越是有钱的人,越是自以为是。

    “老头儿,你开什么玩笑?让一个乡巴佬给我爷爷看病,你是让他救人,还是让他害人?”

    李博文第一个跳了出来,他们李家的私人医师,哪一个不是五十以上六十开外?一个二十来岁的人要给李家的掌舵人看病,渐渐只是天方夜谭!

    李鸿恩眉头微皱,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吴辰,脸上立即浮现出怒意:“袁院长,我是相信你,才愿意等你这么长时间,你却让一个年轻人来给我父亲治病,你是拿我们李家开涮吗?”

    袁渊知道他们不信,无比坚决的说:“李先生,我以我的任何和我的名誉保证,吴辰的医术绝对能超乎你的想想象,只要吴辰出手,就有希望能治好你父亲的病!”

    “就他?一个浑身上下记起来都不足一百块钱的乡巴佬?他上过学吗?他知道什么是医术吗?居然大言不惭能治好我爷爷的病,真是不知死活!”

    李雪说话脚酸刻薄,一点都没有大家闺秀的涵养。

    “敢拿老爷子的生命儿戏,你是嫌自己活的够长吗?”

    一只没说话的李洪成一脸的凶狠,浑身戾气。

    “我早就说过,全香港最好的医院都治好老爷子的病,这种低级的医院,这种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庸医,怎么会治好老爷的病?你们偏要来,这下信了吧?”

    陈敏乔冷言讥讽,把袁渊和吴辰完全当作了庸医骗子。

    李家人不相信自己就算了,居然还嘲讽挖苦自己的师叔祖,袁渊忍无可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