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五十五章 疑难杂症
    从警察局出来,吴辰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张琳。

    张琳的脸白里透红,光滑水嫩,一碰就能滴出水来,肤如凝脂,美轮美奂,比之昨天,更增添了一种无法形容魅力,她身上散发出兰花般的香味,沁人心鼻。

    低头看去,玉峰越发的饱满。

    吴辰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她的美,贪婪的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芬芳,一副享受痴迷的模样。

    “看什么看,没见过没女啊!”张琳发现了吴辰火热的目光,脸上一红,娇嗔道。

    “美女见的不少,还真没见过琳琳你这样天仙级的美女,一天比一天美!”

    吴辰笑的一脸灿烂,嘴上跟抹了蜜似的,让张琳心里很受用。

    “琳琳,你不是应该在家好好休息吗,你咋来公安局了?”吴辰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张琳下体的位置,她不但恢复了体力,事后的疼痛也消失了。

    “谁叫我的小冤家被人抓来了警察局,我不来保释你,估计你得把牢底坐穿!”

    张琳说的是实话,本来她是不用来的。接到唐米米的电话,听说吴辰也来了警察局,她立刻就过来了,不但把事情说了,还以张家继承人的身份保释吴辰。

    “琳琳,你对我真好!”吴辰心里一阵感动,感动了就想用行动表示。

    “这大街上呢,给我安分点!”张琳感觉一只手拦住了自己的腰,白了吴辰一眼。

    吴辰却肆无忌惮的搂住了张琳,楼的还很紧,理所当然的说:“大街上怎么了,我在大街上搂自己的女人,谁敢说什么吗?”

    张琳心里乐开了话,但当街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她还是头一次,不免有些不适应,但还是挽住了吴辰的胳膊:“这可是你说的,我是你的女人,你要是敢辜负我,我就让你做不成男人!”

    张琳可有小魔女的称号,她说的话可不仅仅是说说,吴辰立刻发誓表忠诚:“向我这种对爱情忠贞不二的情种,怎么会辜负你呢?来,宝贝,亲一个!”

    “啊……”吴辰的嘴刚凑过去,就感觉腰间传来一阵疼痛。

    “给点阳光你就灿烂是不?”在大街上接吻,张琳还真做不出来,不给点他颜色,还真以为自己是乖乖女啊!

    “琳琳,我错了……”吴辰立即求饶。

    “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在大街上对我动手动脚,在人前不许叫我琳琳,要叫我林姐!”

    张琳给吴辰约法三章,在公司里,他是总裁,是女王,在爱情里,她也要占住到地位。

    “好的,琳姐,我知道了!”自己的女人,叫啥都一样。

    “现在没人,你要叫我琳琳!”张琳完全展露出了小魔女的性格,也让吴辰深刻体会到了女人的不讲理。

    “亲爱的琳琳,你还有啥吩咐?”吴辰满脸堆笑,讨好的说。

    “现在我要你送我去公司!”张琳依然跟个小女王似的,一连傲然,心里美滋滋的,充满了幸福感。

    吴辰建议:“琳琳,以你现在的情况,你应该好好休息!”吴辰说到。

    “我啥情况,我现在身体好的很,你,立刻,马上,把我送到公司!”

    张琳神清气爽,体力充盈,没感觉到一点不适。

    要没警察局这档子事儿,她现在应该在床上躺着看电视,但既然出来了,她就想去做事儿,她是那种事业心很强的女人,根本闲不下来。

    “去公司可以,但工作量不要太大,等晚上我好好给你按按摩,调理调理,你再拼命工作!”

    吴辰的话里充满了关心和疼爱,张琳很满足的笑了,跟个小女人似的。

    ……

    吴辰刚把张琳送到公司,车还没停好呢,就接到了袁渊的电话。

    “师叔祖,医院里来一个病人,情况很糟糕,我和冯老弟使出了浑身解数都不能把人救醒,师叔祖,这个病人对医院来说很重要,您能不能来医院一趟?”

    每次和吴辰说话,袁渊都表现的很谦恭。

    听袁渊的话好像很着急,吴辰笑着说:“我正好要去医院,我马上过去。”

    吴辰开车玛莎拉蒂先去了会所,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昨天那辆玛莎拉蒂虽然没啥问题,毕竟被装过,张琳立刻就换了一辆新的。

    吴辰拉着替李芬请了假,带着她直接来到了中医院。

    ……

    “老伴儿,你怎了?老伴儿?你醒醒!”

    在中医院一间病房里,陈平安给生病的老伴儿打了饭回来,发现老伴儿忽然昏迷了,脸色很难看,端着的碗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陈平安怎么叫都叫不醒,慌乱中去找医生:“医生,我老伴儿晕倒了,你们能不能先给我老伴儿做手术!”

    医院的负责人说:“老爷子,您老板的手术安排在下午,现在她的主治医生正在给别人做手术,实在不行先把你老伴儿送重病监护室吧!”

    陈平安都要下跪了,满脸的恳求:“你们医院那么多医生,那个人在做手术,可以换个人啊,医生,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求你了救救我老伴儿吧!”

    负责人说:“老爷子,这不是钱的事儿,但凡有多余的医生,我就给安排手术了。您老伴儿得的是恶性肿瘤,肿瘤又在心脏的附近,我们医院能做这种高难度胸外科手术的医生只有两个,现在他们都在手术室!我看还是先送重病观察室吧!”

    医院负责人立刻安排人把陈平安都老伴儿送到了重病观察室,这样能最大的延缓她的病情。

    陈平安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心急如焚。

    忽然,他想到了吴辰跟他说的话:“老爷子,如果你老伴儿遇到医治上的问题,你可以去医院的疑难杂症科去试试!”

    “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陈平安立即去挂疑难杂症科的号儿:“请问这是疑难杂症科了吗?”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医生,胸牌上写着他的名字:马飞。

    “你是来看病的?”马飞瞥了一眼陈平安,见他穿的土了吧唧的,佝偻着身体,一看就是乡下人,爱搭不理的。

    “我老伴儿得了重病,能给她做手术的医生都没时间,听人说你们这儿能治各种疑难杂症,是吗?”

    陈平安倒是实诚人,一五一十的说了。

    “这话到没错,什么疑难杂症到了我们这儿,保证药到病除!”马飞信誓旦旦的说,还想能治病救人的是他似的,牛逼哄哄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