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四十九章 高手仰慕
    吴辰大汗淋漓,张琳更不必说,最后一次舒服的晕了过去。

    她的脸上带着满足幸福的微笑,而她的身体就像一朵绽放的玫瑰花,每一寸都能滴出水来,娇艳欲滴,比之前越发的美了。

    刘芒从头到脚欣赏了一番,将她搂在怀里。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他的女人了。他会好好的爱她,疼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啊!”张琳醒来的时候,想要翻身,身下传来一阵疼痛。

    “做噩梦了?”吴辰一脸笑意的问道。

    张琳这才发现自己和吴辰赤身裸体的躺在一起,而对方正色迷迷的盯着自己。

    虽然俩人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确定了关系,但大白天被他这么盯着,张琳很是害羞。

    “不许看,再看把你眼睛挖了!”张琳幽怨的看着吴辰,凶巴巴的说道。

    “你舍得吗?”吴辰丝毫不畏惧,甚至调整了一下姿势,看到的面积更大。

    “你个坏蛋,撞死骗老娘的身体,不要脸!”张琳想到昨天的事儿就很气氛,自己那么精明一个女人,怎么就被这小混蛋给忽悠了呢?

    现在想想,他们做的一辆车,如果吴辰撞的半死不活,自己为啥一点事儿都没有?

    若是平时,用手指头想想他就是装的。

    关心则乱!她是真心爱他,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做出理智分析的人,肯定是冷血动物!

    吴辰很恬不知耻,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你要是不骗我洗澡,好几天以前就是我的人了,我不这么做,收服你这只妖精,得猴年马月了!”

    张琳盯着吴辰一本正经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仿佛百花盛开,令人心神荡漾。

    “收服本妖精容易,可养本妖精可男哦,你相信老娘把你榨干!”

    吴辰看到如此妩媚的张琳,忍不住又一阵邪火:“要不你现在就炸我?”

    说着,一只打手不安分的抹上了一只大白兔。

    张琳一巴掌拍了过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都说你们男人是下半身动物,果然没错!老娘下半身还疼你,你想弄死老娘啊!”

    “不是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吗!”吴辰嘿嘿一笑,很是淫荡。

    “无耻,流氓!”张琳嗔骂一句。

    “你既然是神医,应该有办法让老娘的身体不疼吧?快给我弄弄,疼死我了快!”

    “按摩一会儿就行!”这对吴辰来说小菜一碟,立即给张琳按摩了起来。

    “嗯……”张琳感觉一阵舒服,别说,吴辰按着按着,还真就不疼了。

    听到那种声音,吴辰原本按摩的手不安分的乱摸起来。

    “坏蛋,住手,呃……”张琳想阻止吴辰,一阵异样的感觉让她立刻没了反抗的力气。

    很快俩人就激吻在一起,初次体会到男欢女爱的张琳,也难以自控了。

    而就在俩人即将进行征伐的时候,吴辰的手机响了。

    “不管它,咱们继续!”吴辰此时性趣正浓。

    “万一是公司有急事儿呢,快去接!”张琳却一把将他推开了,她不是不想,而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受不了。

    吴辰本来想,不管是谁,说两句就挂了,然后继续和床上的美人儿激战。

    而看到来电显示是“于昌平”的时候,按了接听键。

    “吴辰,我已经把我师弟从乡下接来了,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一趟?”

    于昌平的意思是看你的时间,但声音却有种让吴辰马山过去的急迫感。

    吴辰瞄了一眼床上粉若桃花的张琳,心说就让琳姐好好休养休养吧。

    “于叔叔,我现在就过去。”吴辰说道。

    “要走啊,要不玩儿会儿再走?”张琳把被子半遮半掩,只露出腰的一部分胸的一部分,勾人的眼睛看着吴辰,如蛇一样的舌头,舔着嘴唇,从吴辰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是相当诱人。

    吴辰发现自己的定力强了很多,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意动,朝着张琳走了过去:“小妖精,好好在家修养,等晚上爷回来好好宠幸你!”

    吴辰单手唾弃张琳的玉腮,低下头深深一吻。

    ……

    吴辰直接打车来到了于昌平的家里,于昌平,乔霞,于露,一家人都在,还有一个身子有些佝偻的中年人,看着跟普通的农民一般无二,身上却有一种武者的气息。

    于昌平给俩人做介绍:“吴辰,这位是我的师弟,柳乘风。”

    “师弟,这位就吴辰。”

    “柳叔叔好。”吴辰一脸笑意,他来的时候就开启了血玉瞳,柳乘风的伤势比之前于昌平的伤差不多,从柳乘风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气息,那种气息居然比于昌平还要墙上一分。

    “听师兄说他的伤是小兄弟你治好的,既然如此,就别耽搁了,马上开始治疗吧!”

    被病痛折磨了半辈子,突然看到和自己伤的一样重的师兄被人治好了,他当时那个激动,立即就来了皖南,昨天晚上就想找吴辰。于昌平的劝解下,才拖到了早上。

    柳乘风性格直爽,一点都不兜圈子。而他想治好伤的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报仇!

    “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还请忍着点!”

    吴辰也不拖沓,直接开始给柳乘风治疗。

    柳乘风赤裸着上身坐在院子里,吴辰提转真气运到手掌,柳乘风拖出来的脊柱骨拍去。

    “嗯……”脊柱骨被拍碎的瞬间,柳乘风嘴里发出一道闷哼,都大的汗珠下雨时的滚落,但他却紧咬牙关,再没发出第二声。

    “果然和于叔叔是师兄弟,都是真汉子!”

    吴辰心中赞叹一声,手上好不停留,将柳乘风坏死的脊柱骨纷纷打碎,将弯曲的部分强行掰直,这其中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感觉一道真气在自己体内流转,柳乘风脸上写满了震惊,能够引到真气,只有达到化劲后期才能做到,而如果想要随心所欲的操控真气,那至少得是半步宗师!

    看吴辰只有二十来岁的年龄,居然达到了这种地步,柳乘风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之后,吴辰有用针灸疏通柳乘风堵塞的径路。

    十几分钟后,一切搞定。

    “您的伤已经治好了,但半个月之内,您需要静养,腰部以上不能用力!”

    吴辰把最后一根银针拔出来后,叮嘱柳乘风。

    “小兄弟的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请受我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