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四十三章 自取其辱
    “宣战,我可没有这样说。我针对的只是天辰药业,貌似天辰药业并不是你们张家的产业吧?如果这样都算是在和你们张家宣战,那我也没办法了。”欧十三耸了耸肩道。

    和张家宣战,这话就是欧十三的父亲都不敢乱说。不过和天辰药业就不一样了,在上次宴会吃瘪之后,他就处心积虑的将吴辰的情况调查了个一清二楚。自然清楚这天辰药业就是吴辰和张琳的产业,所以立即联系了自己在意大利的同学,让对方授意意大利海关,直接将天辰药业订购的东西给扣押了下来。

    “你……”

    张琳气急,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这欧十三的话她挑不出一点刺。因为这机器的确是天辰药业的,而天辰药业的投资是她私人投资,和张氏集团并没有关系。

    倘若应为这个事情和欧家宣战,就算她想这么做,张氏集团的董事会也不可能会允许她这么做。她敢肯定,只要她宣布了这个决定,恐怕立马就会有人跳出来反对她。

    “你就这么肯定你能让意大利海关将我们的东西扣押?”就在张琳咬牙切齿之际,站在一旁久久没有说话的吴辰开口了。

    “你觉得呢?”欧十三冷笑一声,“看样子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呀,你们是想要找劳伦斯先生是吧,我现在就让人把劳伦斯先生叫过来,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帮你们。”

    话音一落,他便转过身冲着自己的跟班道:“去,将劳伦斯先生请过来,你就告诉他,皖南张氏集团张家大小姐希望能够和他见上一面。”

    跟班闻言,二话不说就我那个宴会中心走去,随后来到那个叫劳伦斯的意大利人身旁和对方说了一句。

    对方抬头望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紧接着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hello,美丽的张小姐,我是劳伦斯,很高兴见到你。”劳伦斯来到这边,微笑的冲着张琳打了个招呼。

    “听这位先生说,张小姐找我有一些事情帮忙,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呢?”劳伦斯紧接着道。

    闻言,张琳随即便要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虽然人是欧十三叫来的,不过今天她来参加此次宴会的目的就是要向劳伦斯寻求帮助。

    “是……”

    然她刚一开口,欧十三便将她的话给打断了,冲着劳伦斯笑道:“是这样的劳伦斯先生,张小姐有一批机器被扣押在贵国的海关,所以张小姐希望劳伦斯先生能够帮忙给贵国的海关打一个招呼。”

    “机器被扣押,不知道是什么机器呢?总不会是我国已经明令禁止出口的机器吧?”劳伦斯问道,说到后面这眉头已然紧皱在了一起。

    见状,张琳赶忙道:“我公司订购的是两架用以生产药品的机器,并不在贵国明令禁止的机器列表之中,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贵国海关将机器给扣押了下来。”

    “哦?”劳伦斯显然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便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既然张小姐公司订购的机器不是违禁品,那么我现在就给我国海关去一个电话,保证立马让张小姐的机器出关。”说着劳伦斯便将自己的手机给掏了出来。

    然就在此时,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欧十三嘴角突然扬起一抹戏谑的笑容,玩味的声音从他口中响了起来:“劳伦斯先生,这命令可是邦迪下的,你确定你要给贵国海关打电话吗?”

    “邦迪,邦迪是谁?海关擅自扣押货物,这是违法国际法的事情,就算是我们总理都不敢如此。”劳伦斯先生迟疑了一下,随后义正言辞道,“这位先生说是邦迪下的命令,难道这件事情你也有参与?你可知道做出此等事情,不管在那个国家都是涉嫌犯罪的。”

    欧十三不怒反笑,发出一道玩味的声音,“呵呵,是吗,那如果是比安奇·邦迪呢?”

    “比安奇·邦迪?”听到这个名字,劳伦斯被吓到了,自信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难以描述的震惊,即将按在拨通键的手指瞬间僵住了。

    看到劳伦斯吃惊的神态,欧式三很是满足的表情,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劳伦斯先生,我要是你,为了自己的前程,肯定不会躺这趟浑水。你放心,我会跟邦迪先生说,你是我们的朋友。”

    劳伦斯脸上闪过一种惊喜,能和比安奇邦迪称为朋友,他在意大利的生意一定会水涨船高。

    在称为比安奇邦迪的朋友和敌人之间,劳伦斯不假思索的选择了前者。

    “张小姐,比安奇邦迪的家族掌管着意大利的海关,命令是邦迪先生下的,请恕我无能为力。”

    劳伦斯嘴上说着抱歉,心里却在想着回到意大利后怎样去拜访比安奇邦迪。

    张琳以为劳伦士是个耿直的人,没想到也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但她没有生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可以理解。

    她脸上挂着忧愁,如果两台机器不能运来,那天辰药业就无法扩大规模,每天可是上千万的流水,她的眉头拧成了麻花。

    仙姿,多好的化妆品,短短几天就挣了几个亿,真是好生意,可惜啊,机器运不过来,无法扩大生产,每天成百上千万的流水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惜啊!”

    欧十三凑了过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一双猥琐的眼睛贪婪的在张琳身上扫来扫去,眼底深处有着无法掩饰的欲望。

    他胜券在握的表情,似能掌控一切似的,笑容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张琳,要不你答应做我的女人,我就个邦迪说一下,你看怎么样?

    “你给老娘提鞋都不配!”张琳气的咬牙切齿,要不是顾忌这是公共场合,她大巴掌就抡去了。

    欧十三嘴角冷笑,很是胜券在握:“好,张琳,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总有你求我的一天!”

    这时候吴辰站了出来,就像看着小丑一样,脸上带着讥讽:“你觉得不求你,我们的机器就运不过来吗?”

    欧十三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包括劳伦斯已经宴会里的人。

    “小子,你要能把机器运回来,除非狗不吃屎!”

    吴辰嘴角带着玩味的,似笑非笑的说:“既然你这么自信,要不咱们打个赌?”

    “打什么赌?”欧十三眼睛抬的老高,一副很牛逼的模样。

    吴辰看着欧十三,说出了赌约:“如果我能把机器运回来,你就围着宴会大厅,学狗爬饶大厅一圈,一边爬一边学狗叫,如果我运不回来,我就学狗爬学狗叫。”

    在一般人看来,刘芒这是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