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四十章 我要他的命
    “赵部长你不用道歉,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家属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实属正常。总之赵部长你们早下决定吧!”康院长寒暄了一下,留下一句话之后便径直带着一群医生离开了,随后这附近就只剩下万红梅和赵晓东两人了。

    与此同时万红梅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冲着赵晓东便大吼道:“赵晓东你刚才吼什么吼,难道我说错了吗?身为院长竟然治不了我儿子的病……”

    不过还没等她把话说完,赵晓东便给了她一记警告的眼神,紧接着寒声道:“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康院长是什么身份,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军方将领被康院长救治过。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后勤部部长就能为所欲为,你知不知道人家可是实打实的少将,虽说没有军权,但只要他向上面的人随便告我一状,我就可以滚去养老了。”

    此言一出万红梅也着实吓了一大跳,她现在能锦衣玉食,在那些军嫂里面风光无限,依仗的就是赵晓东后勤部部长的身份,要是赵晓东被调去闲职了,那自己肯定就从天上掉到地下了,于是赶忙闭嘴。

    而就在此时,赵晓东的专职秘书快步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赵晓东随即赶忙发问,“怎么样,事情查清楚了没有?”

    “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公安局局长唐建国的女儿唐米米。军子之前就一直想要追求唐米米,不过唐米米非但不给机会,而且还曾经羞辱过军子一次。所以军子就像趁着这次交流会的机会,好好的给唐米米一个教训。

    但不知道这唐米米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帮手,直接将军子毒打了一顿,我向那些参加了这次交流会的士兵询问了,事情好闹得挺大,双方都动枪了。不过在关键时刻唐建国赶到了。”赵晓东的秘书将调查的结果如实相告。

    “既然唐建国及时赶到了,那军儿的腿又是怎么一回事?”听到‘唐建国’三个字的时候赵晓东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寒声问道。

    “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我军儿的腿是唐建国打断的不成,他唐建国到底想干什么?”此时的万红梅就像一个泼妇一样,逮谁就咬谁。

    “夫人,事情不是这样的,是……是军子不甘心,所以带了几个人在路上堵那个叫吴辰的人……”赵晓东的秘书硬着头皮将事实说了出来,后面的话他没有去说,因为眼下的场景他们已经知道了。

    此言一出,赵军和万红梅都情不自禁的愣了愣。明明打不赢别人还要去堵人,这……这不是明摆着在自己找死吗?

    不过很快万红梅就将这个念头给抛之脑后了,寒声问道:“那个吴辰怎么样,是死是活?”

    “这……这吴辰一点事情都没有。”

    “那愣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我儿子两条腿都废了吗?还不把他给我抓起来?”赵晓东厉声道:“敢废我儿子双腿,我就要断他四肢,让他这辈子连爬都爬不起来!”

    “我要他的命!!”万红梅竭斯底里道。

    听到二人的话,秘书的脸色猛的一变,咽了咽口水道:“部长,这……这恐怕不行,听士兵说,这吴辰和唐建国的关系很不一般,如果咱们贸然动手,那会不会导致军警冲突呀?”

    “你确定?”赵晓东眉头紧皱的问道,如果这吴辰只是唐米米的朋友,那自己就算将他枪毙了,唐建国也无可奈何。但如果和唐建国关系不一般,那就值得他思量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万红梅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赵晓东,怎么,难不成一个公安局局长你就怕了,你别忘了,现在躺在床上的可是你唯一的儿子,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变成一个残废吗?”

    咔哧咔哧!

    闻言,赵晓东的双拳咔咔作响,那张脸瞬间扭曲在了一起,双眼通红,宛若一头择人而噬的恶魔,望着秘书道:“还特么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立即派人把他给我抓回来,记住,给我把他四肢都打断了,听到没?”

    “可是唐……”

    “可什么可,难道有我在他唐建国还能翻天不成?”赵晓东狰狞道。

    “是是是!”秘书已经被赵晓东狰狞的表情给吓了一大跳,赶忙应是,随后忙不迭的往外面跑去。

    不过刚走两步,赵晓东便将他给叫住,笑道:“你放心,只要你们踏踏实实的替我办事,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

    听到这话,秘书顿时眼前一亮,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后勤部的部长,整个皖南军区的后勤都归这位负责,和他打交道的人无不是亿万富翁。就算这件事情自己栽了,有了眼下这个保证,自己等人后半辈子也可以衣食无忧了。

    “谢谢部长,谢谢部长!”秘书满脸笑容,一个劲的鞠躬感谢着,随后便要离开。

    然就在此时走廊上响起了一连串的巴掌声,“不愧是赵部长呀,一个巴掌一颗甜枣的权术玩得真是如火纯青呀。”

    “姜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赵晓东看见来人,疑惑的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便凝声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来告诉你,废了你儿子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和唐建国的关系绝不一般。而且这件事明显就是你儿子有错在先,你这样派人出去,你觉得唐建国会让你如意吗?”来人缓缓走到赵晓东面前,不紧不慢的道。不过倘若仔细看的话,必然可以发现,此人走路的步伐很是僵硬,就好像是机器人迈开步子一样。

    “现在躺在这里的可是我的儿子,我就不信唐建国会为了保那小子和我翻脸。”赵晓东寒声道。

    “是吗?如果那小子是唐建国的长辈呢?我可是打听到了,唐建国对待那小子恭敬无比呀。”

    “长辈?我说姜少爷唐建国现在已经四十出头了,而那小子不过二十出头,一个二十出头的人是一个四十出头人的长辈。你这大晚上是拿我来开刷,真的好吗?我告诉你,我儿子现在情况很糟糕,我心情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