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二十八章 职责是什么?
    “是呀是呀,我们是在开玩笑开玩笑的!”擂台旁边的军人也赶忙将枪给收起来,一个个看着唐建国忌讳不已。

    “那你们还待在这干什么?”唐建国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俨然是要赶人了。“还有,还请你们转告一生你们的军区司令,告诉他,从今往后,皖南市公安局和军分区的交流会取消了。”

    赵军等人虽然愤怒无比,但碍于对方的身份,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吞,一行人趾高气昂的来,随后灰溜溜的往外面走去。

    在经过吴辰身旁时,一道只有吴辰和他自己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阴冷刺骨,“小子,你祈祷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上,否则我不管你是谁,我都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说完他便和吴辰擦身而去。

    “刚才是你问了我一句有本事让我打你是吧?”就在赵军快要从吴辰身旁走过时,吴辰突然回过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师祖这是要干什么?”唐建国一脸莫名。

    “他要干什么?”台下的军人和警察们也一脸好奇的望着吴辰,愣是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到底是要干什么。

    不过众人没有发现的是,在唐米米的脸上却是闪过一抹狡黠,那模样活脱脱一只得意的小狐狸。

    赵军本来是想走的,但吴辰竟然还敢不知死活的挑衅自己,于是他想也不想道:“是有怎么样?”

    “是,当然是打你呀!”吴辰嘴角扬起一抹玩味,下一秒手便抬了起来,这一秒还没过去,一道脆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原本赵军已经有些消肿的脸当下便再度红肿了起来。

    赵军只感觉脸上一阵剧痛袭来,而且牙齿都开始松动,顿时就像一头暴怒的恶魔一般,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吴辰,竭斯底里道:“小子,既然你特么找死,老子成全你!”说着便再度将枪给抬了起来,直接要一枪将吴辰给崩了。

    然还没等他将手给抬起来,吴辰便将枪从他手中夺走。顿时赵军大惊失色,第一反应就是赶快跳下擂台。

    不过他快吴辰比他还要快,右手直接卡住了他的脖子,单手便将他给提了起来。那双冷漠得不带丁点情感的眼神笔直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咕咕,你……你想干什么?”赵军拼命地挣扎,但吴辰的手就像钳子一样,他越用力挣扎,这钳子就越来越紧,到最后甚至于他连呼吸都感觉到了困难,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唐……唐局长,舅……救我……”在面临死亡的恐惧,赵军赶忙想擂台上的唐建国看去。

    唐建国也没想到吴辰竟然对这赵军动了杀念,不过经过多次和吴辰这位师祖的接触,他也清楚吴辰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这赵军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数不胜数,别说是吴辰了就是他自己都恨不得将他给捏死。

    但人在体制之内,有的事情不是他想做就能做的,他还需要顾全大局。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不过还未等他开口,吴辰冰冷的声音便先一步响了起来,“赵军你仗着自己有个好爹,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以后最好祈祷一下,从今往后不要在遇到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给我滚!”话音一落,吴辰就像扔垃圾一样将手里面这个百来斤的赵军直接扔了出去。

    “哐当!”

    赵军狠狠的砸在了下方的桌子上,将桌子砸了个四分五裂,只见他先是在地上滚动了几下,随后便像时一条死狗一样晕了过去。

    “军少!”皖南军区的人见状大惊失色,赶忙冲过去将赵军给扶起来,探查了一下发现赵军并没有死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紧接着望了吴辰一眼,一群人便干净灰溜溜的滚蛋。

    此时他们恨不得当年爹妈能够多给自己生两只脚,这样自己就可以有多快跑多快了。

    “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一种警察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与此同时对吴辰的称赞声也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小兄弟牛逼了,厉害!”

    “辰少威武霸气,辰少牛逼!”

    要知道从交流会一开始,他们就憋了一口恶气,眼看着那群兵痞看不起自己等人,打伤自己的兄弟,还调戏自己的警花,他们又岂会不怒,但碍于对方势大,他们也只能大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然就在此时,吴辰踏着七彩祥云来了,三下五除二便将赵军那群人打得七零八落,这叫一个解气呀。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该值班的值班,该休息的都去休息吧!”几分钟过后,唐建国打断了众人的欢呼,让大家散了。

    “是局长!”一众警察随即便老老实实闭嘴,不过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消散过。

    “师祖,这赵军是军分区……”

    众人散去之后体育馆也就只剩下吴辰、唐建国、唐米米这三人了,当下唐建国便准备向吴辰解释一下。

    不过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吴辰笑着伸手给打断了,“我知道,军分区后勤部部长的儿子吗,军二代,难怪他可以这么嚣张跋扈。你在体制里面,难免要顾忌一些东西,不能擅自动对方也正常。”

    得到了吴辰的理解,唐建国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就在此时,吴辰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不过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师祖但讲无妨!”吴辰的年龄虽然比唐建国足足少了一轮,但对于吴辰的能量,唐建国却是不敢丝毫小觑。

    “在我看来,为人处世,就应当善恶分明直至本心。纵然环境再恶劣再艰难,又如何?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你永远要相信邪不胜正,坚持你心中所坚持的,总有人会看到。”吴辰幽幽的说了一通,随后转过头,望着唐建国道:“你觉得呢?”

    唐建国沉默了一会儿,半晌后抬起头,一脸愧疚道:“多谢师祖的提点,建国知道今后应该怎么办了!”

    的确,此时唐建国的确是明悟了。

    就在刚才,吴辰提点的他的刚才,他脑海中会响起了一段话:“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