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二十二章 事出有因
    皖南市局吴辰也不是第一次去,所以轻车熟路,问了一下门口的警察同志之后便打听了一下警察局里面的体育馆方向。

    来到体育馆,体育馆赫然分为两派,一边是穿着警察制服的皖南公安局;而另一边则是穿着军装的皖南驻军,两方人马面对面坐着,而在他们正中间赫然是一座擂台。两边的人都是很年轻,年纪最大的也不会超过四十岁,想来就是一场双方年轻一代的交流会。

    不过吴辰看了看两边的人,发现皖南警察局的人都是一脸愤怒,其中绝大多数人的拳头都紧紧的握在一起,一双双眼睛思思的盯着对面的那些军人,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将对方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反观驻军,这群人则是一脸的玩味,脸上高傲的姿态尽显无疑,甚至不少人还朝着警方那一边隐晦的做着鄙夷的动作。

    不过吴辰仔细看来一下,他发现皖南警察局的人愤怒的目光好像绝大对数都集中在对面为首之人身上。但驻军为首之人却是一脸的不屑,目空一切,压根就没有将面前这些警察放在眼里。

    “都是兄弟部队,怎么搞的向生死仇人一样呀?”吴辰心里想着。

    而就在他思索的时候,一名中年警察便找急忙慌得走了过来,拽着吴辰的手道:“辰少,你可算是来了!”

    “不好意思,那个一下子睡过头了,不好意思!”来人赫然是昨天跟唐米米一起去古玩一条街的那名秦副队长,见状吴辰赶忙解释。他可不敢说他把这事情忘记了,不然到时候传到唐米米耳朵里面,那自己非得被她弄死不可。

    不过往四周看了看,他忍不住问道:“唐米米呢?”

    “队长去换衣服了,等下她要上台和那群混蛋比武。”秦副队长说着愤怒的朝着那群桀骜不驯的军人看了一眼。

    这架势看得吴辰一阵莫名,这是搞什么,难道这驻军和皖南警方的矛盾竟然这么大?不会吧?

    不过还没等他细想,秦副队长的声音便再度响了起来,“辰少,我听说你的医术不错,你能不能出手帮我警队的几个兄弟治疗一下呀?”

    “有人受伤了?”吴辰反问。

    “对!”秦副队长点点头,随后带着吴辰便往一旁的一个休息室里面走去。还没进到休息室里面,吴辰便隐约听到了一丝丝痛吟的声音。

    进到里面一看,三个穿着黑色t恤的警察赫然躺在地上,而在他们身边则有两名警方医务室的医生正在为他们简单的处理一下身体的外伤,同时口中不停地告诉他们,“再忍忍,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见状吴辰的眉头当即皱成了一个川字,血玉瞳一开,三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便出现在吴辰眼中。三人身体赫然都受到了不小的内伤,其中有那个捂着胸口哀嚎不止的大汉的内脏已然出血。

    而那个捂着脚,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年纪约么二十三四岁出头的警察。他的脚赫然已经出现了眼中的骨裂。

    剩下的那人也没有好到那里去,此人胸口赫然铁青,吴辰初步估摸了一下,光此人的胸口就不止被打了十拳。

    “你们不是双方的交流会吗,那些人怎么会下这么狠的手?他们难道就不顾及和你们警察局的关系吗?”吴辰转过头看着秦副队长问道。

    “他们是军人,比我们警察牛气多了。”秦副队长朝着门外面看了一眼,随后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方才想吴辰解释道:“辰少你看到那群人中间那个年轻人了没有?”

    “那个人叫赵军,半年前是我们队长的追求者,几乎每天都跑到警察局来缠着我们队长,不过我们队长根本就不搭理他,就在前几个月,队长被他逼急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狠狠的羞辱了他一顿。所以这混蛋便恼羞成怒,趁着这次双方的交流会来报仇了。”

    “那你们的同僚被打成这样,你们的领导就不制止吗?不发怒吗?”吴辰皱着眉头问道。

    “我们政委又怎么不想发怒,但那群人每次打伤我们的同事都一副歉意的模样,说什么出手太重了,紧接着便冠冕堂皇的道歉。如果说第一场是失手,那第二场第三层怎么说,他们这群人今天根本就不是来交流的,明摆着就是为了报复我们。”

    秦副队长两只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咬牙切词道:“我们政委其实比完第一场就知道他们不安好心,所以就想暂停这次双方的交流。但赵军却说交流是一直以来两方的传统,说什么要终止比赛也行,只要我们警局愿意在微博上认输,这件事情就此作罢。这事情关系到我们每一个警察的荣誉,我们自然不可能会认输,特别是向赵军这样的小人认输。”

    秦副队长话音堪堪落下,那个内脏出血的特警附和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对,就算打死我们也不会认输。这赵军就是个人渣,别人不知道,我们难道当警察的还会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仗着自己父亲是皖南驻军后勤部部长,就在我们皖南为非作歹,欺男霸女,不知道背地里干了些什么勾当,要不是因为他爸,都不知道被枪毙多少回了。

    要我向这样的人认输,有种他就打死……咳咳……”

    话还没有说完,这特警便开始咳嗽,顿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便在这和休息室中弥漫,原本此人有些红润的脸色也在此时变得苍白无比。

    “自己怎么把这事情忘记了,该死!”吴辰暗骂一声,光顾着知道事情的原委,竟然把受伤的三人给撂在一边了,见状他赶忙从脚下将银针取出,道:“快,他内脏大出血,我现在就要给他针灸诊疗,先让他平躺着。”

    一旁的两名医务室的医生忙不迭的将病人的t恤给脱下,随后轻轻的将其放倒在地板上。

    紧接着吴辰便迅速捻起银针,一根根的扎在了对方身上,同时一股股冰凉的真气透过银针钻入到了病人的身体之中,不断的修补着病人受损的五脏六腑。

    索性吴辰出手及时,片刻之后,病人的情况便稳定了下来,受损的五脏六腑也被吴辰那神奇的真气给治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