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零七章 疯了不成?
    两人心中先是一震,不过一想到吴辰这小子面对自己两人竟然还敢还手,顿时勃然大怒,同时将脚给抬了起来,膝盖夹杂着雷霆万钧之势禁止径直往吴辰的下放顶去。

    “小心!”老爷子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惊失色,忍不住惊呼出口。

    “叫你装逼,今天老子让你好看!”李博轩双手抱胸站在后面,冷笑不止。然还没等他得意玩,他便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口,“这……这怎么可能?”

    原本得意洋洋的脸,此时震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定眼一看,那怕是两人膝撞距离吴辰身体下半部分已经不足十厘米的距离,但吴辰仍旧像没事的人一样风轻云淡的站在原地。然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吴辰肯定会被两人膝盖给撞飞时,吴辰动了,两道残影闪现,下一秒,两个肌肉发达凶神恶煞的打手便直接从个吴辰面前倒飞了出去。

    “哐当!”

    两人一左一右狠狠的撞在了博雅轩的大门上!

    这博雅轩的设计是仿古设计,大门只开中间两扇,而旁边两块一般是不开的。也不知吴辰是故意还是有意,两人赫然撞在了这两扇门上面,一时间整个博雅轩的大门都震动了一下,上面的玻璃直接稀里哗啦摔得满地都是。而首当其冲的两扇侧门更是直接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李老板是吧,看样子你这两个小弟身手并不怎么样呀。”解决完两个喽啰之后,吴辰拍了拍手,望着惊愕的李博轩玩味的笑了笑。

    “小子,你竟然砸我博雅轩的大门,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李博轩的脸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了,一双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吴辰,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将吴辰给生吞活剥了去。

    “不知道,我也并不想要知道。我只是想送李老板一句话,报应终有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李老板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总会遭报应的。”吴辰冷笑的声音响起,因为他刚才看了一下李博轩的面相,对方眉宇之间有着一团黑气,黑气浓郁的发紫,这俨然是大难临头的表现。

    原本吴辰还打算亲自动手收拾一下这李博轩,现在看来就没必要了。

    “小子你敢咒我?”闻言,李博轩大怒,做势拳头便要往吴辰脸上砸去,不过还没等他动手吴辰一记冷冽的眼神便蹬了出去,

    对上这眼神,李博轩赶忙将手给收回去,愤怒看了吴辰一眼,咬牙切词道:“小子你给我等着,今天这事情没完!”话音一落,便赶忙往店里面走去,生怕吴辰触不及防的对他出手。

    对此,吴辰报以一记玩味冷笑,随后将目光落在了老人家身上,“老人家,我刚听您说您的妻子现在正在医院里,我是医科大的医生,你能说说老人家是怎么了吗?”

    “对,老板现在就躺在医院里面,事情是这样的,半个月前我和我老伴在地里面干活,但干着干着老板就突然晕过去了,送到医院里面一检查,说是脑瘤,而且是什么中后期,治疗费要三十多万,我一个庄稼汉,从那能找到这么多钱呀。回到家我把家里翻了个朝天,找到的钱也就够交住院费和检查费。

    后来我想起来我爹和我提过一次,说这东西是我祖辈留下来的宝贝,我想着既然是宝贝想来应该可以换一笔钱,救救我家那口子,但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啥玩意都不是,哎!”

    “对了,小伙子,你是个好人还是医科大的学生,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检验报告咋回事呀,我家那口子一直这身体都好好的,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得了这脑瘤呢?”老人家显然不知道对于脑瘤这些东西不太了解,抓着吴辰的手,随后忙不迭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检验报告从口袋中掏了出来,递到吴辰手中。

    吴辰打开一看,这赫然是一份简略的检验报告,报告抬头是皖南中医院,下面则是检查的正文,扫了一眼,上面的确是说病人的情况已经到了脑瘤晚期,而且脑瘤生长的地方很是危险,竟然长在静脉血管上。

    而且在这份报告书还特意注明,一定要尽快手术,否则随着脑瘤癌变扩散以及变大,任何一种情况都会导致病人静脉血管堵塞,使得病人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

    “小伙子你看完了吗?为啥我那口子身体好好的就会得了这脑瘤呢?”老大爷迫不及待的问道,说着那满是堆积着皱纹的眼角一滴滴经营的泪水往下滑着。

    “大爷,其实在很多情况上来说,身体的好坏和是不是脑瘤关系真的不大。因为有的人身体一直都很好,但莫名其妙的就得病了,突然一蹶不振,这用中医的话来说就是病如山倒。

    还有就是,这脑瘤并不是一朝一夕会形成的,它有可能是你们吃的东西有问题,也有可能是你们住的地方有问题,还有可能是你们喝的水有问题,具体原因是要经过调查分析的。”吴辰解释道。

    “这样啊?”老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你们看看这个吧,想想你们刚才指着老人诬陷他坑蒙拐骗诬陷他碰瓷,你们现在不觉得羞愧吗?”吴辰拿着手中的纸,送到所有人面前冷声问道。

    此言一出,原本那些曾经辱骂过老人家的人纷纷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根本没用勇气和吴辰犀利的眼神对视。

    “小伙子,你别怪他们了,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咋个回事。”老爷子摇了摇头,随后一脸哀求的望着吴辰,“小伙子,你是医生,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治我家老婆子的病呀?”

    “手术,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给老人家手术。”吴辰如实道,现在老人家是中期的脑瘤,利用手术还是有很大把握治好的。

    “哎,三十万呀,我去那弄这么多钱呀!”老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老人家你不用担心,就凭你这祖上传下来的丹鼎就绝对不止三十万,如果你愿意卖的话,我愿意出一百万把这尊丹鼎给买下来。”吴辰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丹鼎道。

    什么?

    一百万?

    此言一出,众人看着吴辰的眼神一变再变,这明摆着就是一块石头,这人竟然出价一百万,他是疯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