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零六章 你这是在找死
    “好一个活了这么大岁数,连老人都不知道尊重,我看你这么大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吧?”吴辰冷笑一声。

    “小子你特么找死是不是?”一听吴辰竟然说自己大半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这李博轩顿时勃然大怒,立马朝着两旁的伙计使了一记眼色。

    两名伙计见状便气势汹汹的站了出来,走到吴辰面前,寒声道:“小子,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现在就向我们老板道歉,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话音一落,两人故意将袖子往胳膊上面一卷,露出了高高耸起的大块肌肉,配上那凶神恶煞的表情,无不在向吴辰表示自己两人不好招惹的。

    “竟然敢和李博轩对着干,这小子莫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不成?”

    “这小子完蛋了,要知道这李博轩可不是什么善茬呀。”

    古玩一条街那些知道李博轩为人的人纷纷摇头,望着吴辰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老哥,这博雅轩是什么来头呀?”一旁的的小伙子冲着旁边知道摇头的中年汉子问道。

    “什么来头?说出来也不怕吓到你,这古玩派出所的所长就是这李博轩的大舅哥,而且听说,这李博轩和黑帮老大也有交情,而且还交情不浅的样子。

    我记得有人在博雅轩闹事还是两三年前了,当时好像是因为一幅画,一副明朝的古画来着。卖画的是一个年轻人,也是祖传的,当时好像也是急用,没办法要将古画当卖掉。

    但拿到这博雅轩一鉴定,说这根本就不是明朝的话,最多只能值个一万块不到好像。这年轻人家里实在是要钱急用,也不知道那画的价值,拿了一万块就走。

    不过那画可是明代嘉靖年间大画家徐渭泼墨画,适逢那会儿咱们皖南富人圈里正准备举行一场慈善拍卖会,你知道这幅画当时排除了多高的价格不?”中年男子低声说着。

    闻言,吴辰的眉头也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虽然吴辰是在医科大上学,但学校也是会有很多各式各样的选修课,在大二的时候吴辰便选修过一门近代绘画史的课。其中有一节课就是专门介绍这位明代嘉靖年间大画家徐渭的,徐渭是中国“泼墨大写意画派”创始人、“青藤画派”之鼻祖,其画能吸取前人精华而脱胎换骨,不求形似求神似,山水、人物、花鸟、竹石无所不工,以花卉最为出色,开创了一代画风,对后世画坛(如八大山人、扬州八怪等)影响极大。

    他的一幅画,价值不可估量呀,这博雅轩竟然明知道对方的画如此贵重还仅仅出一万块钱,这太过了吧?

    “多高呀?”旁边的小伙子好奇的问道。

    “八千万,足足八千万呀。一万块钱的画最后拍卖到了八千万,这可是八千倍的利润呀。”中年男子激动的说着。

    “啧啧,那个卖画的年轻人恐怕知道这事肠子都要给悔青了吧?”小伙子倒吸一口冷气。

    “那年轻人后来的确是知道了这事情,很快便再度找到了博雅轩。”中年人望了小伙子一眼,紧接着道.

    “这可是上千万呀,那岂不是要打起来了?”

    “你说呢,肯定大吵大闹呀,不过说起来年轻人的要求并不过分。因为那年轻人的父亲得了肾衰竭,需要换一个肾,现在肾源已经找到了,但没有钱。我记得的当时那年轻人就是跪在这大门口,求着李博轩帮他们付一下医药费,大概五六十万的样子吧,这些钱相对于八千万而言,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然而这李博轩一毛不拔,说什么合同已经签了,这画和他们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一分钱都不给。最后让店里的伙计直接将那年轻人给扔出去了。

    年轻人不依,立即报警了,警察很快就来了,不过当时带队的赫然就是李博轩的大舅子,结果自然不用说了。非但没有为年轻人做主,反而把年轻人警告了一顿,说在闹就将年轻人给抓起来。”

    “最后因为没有钱,年轻人的父亲最终死在了医院里面,而他的母亲也因为受不了刺激,紧接着便离世了,这一家子用家破人亡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最后年轻人在父母接连离世的刺激下,拿着一把刀就冲到了这博雅轩要和李博轩拼命,但这李博轩早有防备,年轻人刚一冲到博雅轩,还没动手就被人给制服了,直接打断两条腿给扔出去了。

    虽然没把人打死,不过已经是个残废了,听说最后这年轻人直接掉进了皖江里面自杀了。”中年男子说到最后,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这毕竟是一家三口三条人命呀,就这么没了,但凡有一点良心的人提起这事情恐怕都会情不自禁的叹息吧。

    老人家恰好站在两人身旁,将中年男子的话听得清清楚楚,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赶忙往前站了一步,挡在吴辰身前,朝着李博轩道:“老板,这件事情都是老头子我的错,我带这个小伙子道歉……”老人家说着便要朝着李博轩鞠躬道歉。

    “老人家,咱们没错,为什么要道歉呢呢?再说了就算道歉也已经该是由我来道歉吧?”老人家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吴辰的手便搭在了他身上,

    “小伙子,谢谢你能站出来为老头子说话,你是个好人,可是他们……”老人家回过头一脸感激的望着吴辰,后面的话老人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知道,之前两人讨论博雅轩的话吴辰肯定听到了。

    “可是他们不是什么善茬对吧?”吴辰替老人吧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紧接着一脸玩味道:“公道自在人心,如果这世界给不了你公道,那就用自己的一双手将他彻底撕裂好了。”

    公道自在人心,如果这世界给不了你公道,那就用自己的一双手将他彻底撕裂好了。

    此言一出,众人看着吴辰的眼神一变再变,这话听得众人身体里的血液情不自禁的沸腾了起来。而之前谈论博雅轩的中年男子和小伙子两人眼睛更是闪过一抹亮光。

    “好很好,小伙子你很强势呀,就不知道等下你还能不能继续强势下去。”李博轩那双倒三角的小眼睛里闪烁着渗人的寒光。

    此言一出,吴辰面前的两个肌肉发达的年轻人骇然出手,两人单手呈爪,同时向吴辰的肩膀上捏去。

    然就在此时,吴辰双手宛若游龙一般探出,将两人的手给抓住了,大拇指直接压在两人的小手臂下三寸处,顿时两个打手便感觉自己的右手愣是使不出半点气力。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