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零四章 你就继续装
    “竟然想坑我们博雅轩,我看你这死老头是活得不耐烦呀。”出手的年轻男子冷笑不止,一时间手中的力气也不由得增加了几分。

    “咦,怎么回事,我的手怎么抽不下去了?”然还没等他心里得意完,却突然发现自己手竟然使不出力气了,赶忙抬起头,定眼一看,自己面前赫然站在一个年轻人,而他的手赫然死死的将这自己的手给抓住了。

    “小子,你特么是什么人?”年轻男子一脸不善的看着吴辰。

    “一个看不惯你们这么欺负一个老人家的人。”吴辰将对方的手甩开,寒声问道:“你们年纪轻轻人高马大的,竟然对一个老人家出手,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过分吗?”

    “哎哟喂,这是要当活雷锋了是吧?”那怕是眼下恶行被吴辰当面指出,对方也不觉得有丝毫羞耻,反而指着吴辰冷笑道:“我看想当活雷锋是假,你们两勾结在一起才是真吧?”

    此言一出,众人看着吴辰和老人家的眼神可谓是一变再变,不少人甚至已经开始对着两人指指点点了。

    闻言,当下吴辰的眉头便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一抹愤怒从他身上迸发而出。

    不过还没等他发怒,老爷子却是先一步解释道:“你在这瞎说,我和这小伙子才第一次见面,我和他根本没有勾结在一起,老头子我是真心实意的来卖东西的呀。”说着说着老人家眼眶中便弥漫着泪水。

    “小伙子,你放心,老头子绝对不会让他们污蔑你的。”老爷子感激的看了吴辰一眼,紧接着便将怀里沉甸甸的东西放在了地上,冲着大叫道:“大家伙,老头子真的不是什么骗子,这东西真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真是因为我家老婆子现在躺在医院里,我万不得已才把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拿出来售卖的呀。”老人家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将包裹在所谓丹鼎上的一层布给掀开。

    不知为何,看着老人家缓缓将布掀开,吴辰隐隐感觉正有着惊喜在等待着他。

    当黑布被掀开的一刹那,一尊,三足,两耳,赫然是古代三足圆鼎的造型。不过令人无语的是,这鼎呈暗红色,外表凹凸不平,而且材质很是奇怪,不是铁也不是铜,定眼一看,这玩意就好像是从石头里面掏出来的。

    一时间众人看着老爷子的眼神一变再变,原本那些对老爷子还报以同情人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多了一抹厌恶。

    然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老爷子是在骗人博取同情时,站在一旁的吴辰却猛地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地上那尊暗红色的石鼎,那眼神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老爷子指着地上的丹鼎,朝着众人解释道:“大家你们给评评理吧,我家祖辈原来是明朝太医院的一名太医,是专门给朱元璋朱允炆那些人炼丹的。之后努尔哈赤破关,京城被攻破,我家祖宗便带着这丹鼎逃到老家皖南的,这真的是一尊丹……”

    “老爷子,你也这么大年纪了,就消停一点吧,要知道诈骗可是要坐牢的。”还没等老爷子把话说完,一旁的一个小年轻,看老人家岁数这么大了,于是善意的将他的话打断。

    不过更多的人却是恶言相向。

    “真是不要脸,拿一块石头就说是丹鼎古董,你自己是瞎子,还是把我们都当成瞎子了呢?”

    “就是,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竟然还做这种事情,老头子你就不怕不得善终呀?”

    “上次我在这就被人拿一个高仿的瓷器给骗了十来万,人家好歹也是高仿,死老头子你竟然那一破石头来骗人。你就不怕给人打死呀?”这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指着老人冷笑道。

    不过中年男子的话刚一说完,一旁的一个男子紧接着便迎合了起来,“老哥,打死?你牛逼了,不过说实话,老弟还真不信你有这胆。有种你打试试,没准你拳头还没下去,人老头就倒下口吐白沫了,到时候讹你一个十几二十万的够你喝一壶的。”

    “我觉得吧,大家都误会老人家了。”然就在此时,男子突然话音一转。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得纳闷了起来,这咋回事,刚才不是还说这老头坏话,怎么现在都说大家误会老人呢?

    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因为这老头根本不是来骗人的,而是打心眼里就盼着你们动手,再讹你们一把呢。”

    什么?

    众人的心瞬间就跳到了嗓子眼,眼睛里明摆着闪过一抹惊慌,只见他们纷纷往后面退了一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想表达的意思再明显也不过了。

    “我……我真的不是骗子,也没想讹你们呀。”看到这一幕,老人家老泪纵横,望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小姑娘忙不迭的解释道:“小姑娘,我赵平安一辈子老老实实本本分分,我是缺钱,但还不至于做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啊!”

    不过老人家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小姑娘就已经畏惧的躲开了。看到这一幕老人家的心也开始凉了。

    滴答滴答……

    老人家晶莹的泪珠一滴接着一滴落在了地上。

    “小娴,是我这个男人没用,不过你放心,要是你走了的话,我一定下去陪你,到时候咱们一家子也算是能够团聚了。”老人家用布重新将丹鼎给抱了起来,口中低声说着,“哎,现在这世道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老爷子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在场绝大多数人却都将他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但这些话非但没有激起他们半点同情心,反而变本加厉,对着老人家那是恶言相向,话更是越说越难听。

    “装,你就继续在这装吧?家里人病危这算什么,你干脆说你自己也得了不治之症、家里的人都躺在病房里等待抢救多好呀。”

    “就是,原本还有些同情你,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白活了这么大岁数,净干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我看你这种人就应该早点死,省的祸害大家。”

    “说得好,又不是七老八十不能动弹了,这才五六十岁,有手有脚的,竟然坑蒙拐骗,简直就是给我们老头子丢脸,我要是你,我就一头在这撞死了。”与此同时,一个和老人家年纪约么相仿的老人站了出来,冲着老人家那是唾沫横飞,怒骂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