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四百零三章 破鼎
    不过倘若仔细看得话,她那双宛若星辰般璀璨靓丽的眼眸便止不住的开始闪烁着一缕缕迷离,诱人的红唇时而微张,时而紧闭,一股莫名的媚态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而她此时身上赫然穿着今儿个早上那条近乎于透明的睡衣,若隐若现媚态十足。

    倘若吴辰在这的话,看到这一幕,肯定会鼻血横流,没准只要轻轻看了一眼恐怕都会化身成暗夜之狼。索性这会儿吴辰已经离开了。

    “皖南古玩一条街到了,有到古玩一条街的请在此下车!”

    吴辰从别墅离开之后便上了一辆公交车直奔皖南古玩一条街,也许很多人会问,不是自己有车吗?为什么要自己找罪受坐这个人挤人的公交车呢?

    但事实和经验却会告诉你,来古玩一条街这种地方最好不要装什么有钱人,因为有钱人在这里往往会被人当成冤大头,当你看中了那件物品,那对方就会一个劲的加价,把你彻头彻尾的当一个冤大头来宰。

    虽然吴辰以前并没有来过这古玩一条街,但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不成。为了避免被人当成冤大头,吴辰随即选择了搭乘公交车过来,再加上从别墅来这边也没多远,他也懒得开车了。

    现在正值下午,火热的太阳也有所收敛,时而皖江上的清风往这边一吹,夹杂着一阵阵江水的味道,令人不禁有些心旷神怡。

    而此时原本躲在大树下面遮阴的小摊小贩也将他们的古玩瓷器摆在了摊位上,同时不少想要捡漏的人也开始在小摊旁边和那些小贩们交谈着。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来这古玩一条街纯粹就是为了看看热闹,见识见识什么是‘古玩’。

    走在古玩一条街街道上,吴辰将敏锐的六识打开。之前在慈善拍卖会上,他已经见识过不少的古玩了,他俨然总结出来一个规律,那就是年份越高的古玩其中蕴含的灵气就越发充足。

    原本吴辰还想着这里面的灵气能否吸收,不过却无语的发现,这古玩中虽然有灵气,但一尊明朝的瓷器,灵气也不过就是吴辰从外界吸收的一个小时的量,然价格却高达上千万。

    就这价格,就算他想要吸收这些古玩之中的灵气,他也没那么多钱去买这么多的古玩。

    不过想想他也释然了,古玩虽然价值高,但毕竟是个死物,所蕴含的灵气不过就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它的灵气又能多到那里去呢?

    走了半条街,经过了售卖各种青铜器、瓷器、根雕的小摊,听到了二三十个小贩们的吆喝声,不过吴辰到头来却是根本没有碰到一个他看得上眼的东西。

    换而言之,走过了这半条街,他愣是没有碰到一件蕴含灵气的古董。简而言之就是那些小贩们口中什么刚出土、祖宗传下来的宝物,都特么是在那瞎扯淡,不是高仿就是艺术品。

    难怪大家都说古玩这行当千万别轻易涉足,不然被坑得一个倾家荡产那都算是轻的了。

    “难道真的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丹鼎了吗?”吴辰驻足在马路中间,眉头微微一皱,甚至他感觉自己是不是报太大的希望了,在这灵气匮乏的现在真的会有传说中的丹鼎存在吗?

    不过很快他又蛋疼了,因为如果没有丹鼎相助,他想要第一次出手便炼制出破障丹的话,简直就难如登天。其实就算有丹鼎,吴辰心里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炼丹这事情他实属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于是乎他干脆将血玉瞳收回,毕竟施展血玉瞳也是需要耗费大量灵气的,如此肆无忌惮的使用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然就在此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过半百,头发苍白的老人家被人从一家叫做博雅轩的古玩店中轰了出来。

    “老头子,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一个破得不能再破的鼎,竟然好意思开价三十万,你是把我们当凯子宰是吧,快,给我滚,有多远就滚多远。”

    一个衣着光鲜,一看就知道是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指着老人赤裸裸的嘲讽着。

    这老板脸大嘴小、鼻子尖尖、印堂凹坑,从这面相上来看,十足的尖酸刻薄之像。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老板,我这真是我家祖辈传下来的东西,我真的不骗你呀。我家祖辈以前是专门给皇帝炼丹的,这可是当年皇帝炼丹的丹炉呀。”

    老人家显然是家里遇到了难事情,就在这店门口,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抓着老板的裤脚,哀求道:“老板,要不您看这样行吗,我只要是二十万,实在不行十万也可以,我家里真是等着钱救急呀,求求老板您行行好行吗?”

    “你以为就你家等着钱救急呀,你问问,你身后的左边的右边的,是不是家里面都等着钱救急呢?”老板压根就不理会老人的哀求,反而冷笑一声道:“死老头子,不得不说你特么胆子可真够大的呀,竟然敢跑到我们博雅轩来坑蒙拐骗,我看你特么的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扔一边去,要是还不走的话,给我往死里打,马勒戈壁,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他么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老板冲着之前将老人扔出来的两个小弟便是一通冷喝。

    “小伙子,我真的没骗人,这真的是我们家的祖传宝物,你们就给鉴定鉴定吧,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老人家说着便将怀中那一团被布包裹着的东西往两人面前送去。

    “失你妈逼,你这死老头是不见怪才不掉泪是吧!”然还没等老人家把话说完,站在老人家面前的年轻男子便厉声将老人家的话给打断了,紧接着抬起手大耳瓜子便往老人家脸上扇了过去。

    “这老头真是撞到铁板上了,竟然敢去博雅轩闹事!”

    “这一拳恐怕牙都要被打掉了吧?”

    “就算老人家不好,但也不能打人吧,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呀?”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众人议论纷纷,有看好戏的,同样也有同情老人家的。围观人不近百之数,但站出来帮助老人的却没有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