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九十八章 真的好了
    “吴辰同学,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了!”于昌平的卧室之中,于昌平已然脱掉上衣趴在了床上,回过头对着站在旁边的吴辰说着。

    “好的,过程可能会有些疼痛,于叔叔你暂且忍耐一下!”吴辰先是叮咛了一句,随后目光便落在了于昌平的背上。

    于昌平的背上靠近臀部处的脊柱骨俨然已经开裂了,一块骨头高高的凸起,俨然一副要从皮肉之中戳出来的感觉。

    而且在于昌平身上,横七竖八的有着数道伤痕,在背部右下方赫然有着一处凹进去的坑,应该是被硬物重击所致。按照吴辰的观察,这一处的伤害应该就是导致于昌平脊柱断裂的首要原因。

    刚才在于昌平的腹部,吴辰还现了一道近乎于横穿他整个腹部的伤痕,看着伤痕的模样,应该是被一把古代长剑从上划到下的。而且这些致命的伤痕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产生的,应该是经过一场打斗。

    长剑,难道这于昌平是和古武者经过了一番的打斗吗?

    吴辰隐隐感觉冰灵花和这些伤痕有很大的关联。

    “放手来吧,这些疼我于昌平还是能忍得了的!”于昌平笑了笑道。

    吴辰点点头,一缕缕真气自丹田经由腰部、手部经脉,漫布在了他的右手之上。而就在此时他的手掌猛地趴在了于昌平凸起的骨头上,一道寸劲迸发。

    瞬间,于昌平的凸起的骨头便被这一道恐怖的真气直接将骨头打碎了。当下一道是一记闷哼声便从于昌平口中发出,定眼一看于昌平额头上青筋爆裂,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稀里哗啦的往下掉。

    “是个真男人!”吴辰心里暗自点了点头,都说十指连心,一根手指的骨头受到伤害尚且痛彻心扉,更不消说眼下将脊柱骨打得粉碎了。然对于这一切,于昌平却仅仅痛哼了一声,这份忍耐能力吴辰不佩服都不行。

    于此同时目不转睛看着这一幕的乔大爷、于露等人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口,要知道这可是脊柱骨呀,竟然就这么被一掌硬生生的打碎,这一掌的力量得有多么恐怖。

    随后吴辰双手在便开始在于昌平的背上跳舞,于昌平的背就好像钢琴的琴键,而吴辰则是一名钢琴大师,手指每每点下都会有着一层波纹在虚无之中浮现。

    约么半刻钟的时间,吴辰手指的终于停了下来,而与此同时,他已然是满头大汗。这一通治疗俨然耗费了他大量的心神和真气,毕竟将骨头打碎然后在将骨头重塑已然和肉生白骨相差无几了。

    “怎么样,你还好吧?要不要歇一会儿?”一旁的张琳见状赶忙掏出湿巾,满是爱意的将吴辰额头上的汗擦干净,一脸关切的问道。

    “还好了,不要担心,只是消耗有点大罢了。”吴辰摇了摇头,紧接着道:“我已经将于叔叔的骨头重塑好了,现在只需要利用针灸将于叔叔体内紊乱的经脉处理好就好了。”

    “行,那你继续吧!”闻言,张琳也不怎么担心了,紧接着便退到一旁。

    于昌平的伤可不仅仅是骨头开裂这么简单,而是由于骨头的断裂,背部遭受重创,导致其背部乃至于丹田处的经脉都紊乱不堪,倘若不对此进行治疗的话,于昌平的身体终究还是会垮了的。

    “于社长,你家应该有银针吧?”吴辰回过头望着于露问道。

    因为今天他换了一套衣服,忘记将之前那套衣服里面的银针取出来,一时间略有些尴尬。

    “当然有,你稍等,我这就去给你拿!”于露话音一落,紧接着便小跑了出去,没一会儿便将银针包取了过来,交到了吴辰手中。

    吴辰将银针进行消毒之后,便着手开始为于昌平施针,使用的赫然就是北斗逆命针。针成北斗,可逆阴阳,在真气和北斗逆命针双辅双承之下,经过了大半个小时,总算是将一系列治疗都处理完毕了。

    “好了,于叔叔你现在可以起来了。你的脊柱骨和经脉我都已经治疗好了。不过现在骨头还很脆弱,一个礼拜之内不能做任何需要腰部发力的动作。”吴辰将最后一根银针取回,淡然道。

    “谢谢,吴辰同学,这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是啊,小伙子,你这真是我们家的大救星呀。”

    于露和乔大爷两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的喜极而泣,于露更是直接哭出声来了,晶莹的泪滴不停地从她的眼眶中往外冒。

    “你们现在可以将于叔叔扶起来了,让他走两步试试。”吴辰笑了笑。

    “好好好,爸,我扶你起来!”闻言,于露赶忙将眼角的泪水擦干净,随后便笑容满面的往床边走去。

    “露露,你让我来吧,你赶快给你妈妈打一个电话,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呀。”乔大爷先一步站了出来,冲着她道。

    “好好好,我这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于露反应过来,忙不迭的将手机给掏了出来,随便还给外婆去了一个电话,将这个值得全家人庆祝的好消息告诉了大家。

    于露的母亲乔霞是一家国资企业的会计,眼下正是月初会计们给公司员工结算工资的时候,所以一大早的她便出门上班了。此时她正在电脑上仔细的核算着员工的工资,然就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一接通,乔霞整个人瞬间便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抓起包迫不及待的往外面跑去。同办公室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被吓了一跳,赶忙问道:“乔姐,你这是怎么了?出啥事了?”

    “有急事回家,你们等下帮我请一个假!”撂话音一落,乔霞人影都不见了。

    “昌平!”

    乔霞一路上骑着小电驴飞奔回家,刚踏进家门便激动的大叫了起来,正好碰到了端着茶水的于露,忙不迭抓住女儿的手紧张的问道:“露露,你不是说你爸没事了吗?你爸人呢?”

    “妈,你抓疼我了,爸真的都好了,他现在正在后院呢,不信你自己去看。”于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