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六十七章 以身试针的傻姑娘
    纳闷了一下,将门打开,原来是李芬在里面,而此时她正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房间里的针灸穴位木头人,右手两根手指头之中捏着银针,另外的手指则轻轻的在木头人上触摸着。

    这妮子!

    吴辰见状,心里感叹了一下,难怪这些天这妮子针灸的技术进步如此之快,原来每天都这么刻苦的练习。

    “吴辰哥,你来了,我……我知道你屋子里有木头人所以……”李芬见吴辰站在门口,眉宇间闪过一抹欣喜,很快有开始解释。

    “没事,这办公室闲着也是闲着,能让你用来练习针灸也是物尽其用了。”吴辰打断了李芬的解释,来到木头人旁,发现银针扎进各个穴位的深度都拿捏得很准,满意的点了点头。

    红着脸的李芬余光发现一脸满意,顿时就像吃了蜜一样,心里美滋滋的。

    而就在此时,吴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素体阳虚或年高久病致肾阳不足者,针灸应当如何?”

    “啊?”李芬愣在原地,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莫名其妙。

    “怎么,这么简单的症状都处理不了吗?”吴辰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没没有!”李芬语塞了一下,很快便明白吴辰这是要考校自己,紧接着双手放在腰间道,道:“素体阳虚或年高久病致肾阳不足者,应脾肾双补、温阳固涩。施温和灸,顺序是关元、气海、 神阙,由下向上,依次每穴15分钟。”

    “针灸之后,可让病人豆类,核桃,山药、虾、海参以及动物肾脏等物进行食补。”

    闻言,吴辰点了点头,紧接着道:“倘若老者常年双腿膝关节疼痛,又该如何?”

    “老者常年双腿膝关节疼痛,大多为风湿之症。可先采用按摩之法进行治疗,如果按摩效果不佳,再以针灸治之。取阳陵泉、犊鼻;伏兔、足三里穴。”李芬从容应答,丝毫没有刚才的紧张。

    答完之后还不忘补充一句,“若是寻常针灸无用,还可以采用雷火灸,以加强刺激消除积攒在膝关节之中的阴寒之气。”

    原本吴辰还想继续出题,考考李芬这妮子对针灸了解多少,但听到‘雷火灸’三个字时顿时眼前一亮。旋即问道:“那如果让你用雷火灸为病人治疗,你可会否?”

    “我没有把握,我查过治疗发现市面上的雷火灸都是以艾草加以药物,我尝试过,但效果并不佳。”李芬摇了摇头,右手情不自禁的往左手上摸去。

    “你这妮子不会是在自己手上试了吧?”吴辰皱了皱眉,一把将李芬左手给抓住,抬起来一看,在这妮子手上的内关、大陵两穴上面赫然有着两个针眼,而这针眼看样子还不止扎一次两次。

    睁开血玉瞳,吴辰的目光直接穿透了李芬的工作制服,定眼一看,李芬白皙的胴体便出现在他的双眸之中。他赫然发现,李芬妮子的脚上赫然也有着不少的针眼。

    这妮子不会身上也有吧?

    怀着这个疑惑,他打量的目光便从李芬的脚下一点点的往上,经过一双一手可握的小脚丫,毫无赘肉的小腿,白皙嫩滑而紧致的大腿。纵然吴辰没有亲手触摸过这双大腿,但他有一种感觉,这一双腿足够让他玩上好几年。

    再往上赫然便是那神秘的三角草丛,秉承着非礼勿视的念头,他自然而然的跳过。一点点的再往上,那便是平坦没有丁点赘肉的小腹,光滑如玉盘一般。见到腹部没有针眼他便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紧接着目光缓缓往上,赫然来到了两座高耸入云的高山脚下。

    原本秉承社会主义人才的理念,吴辰应该立马将目光收回。但征服高山却是每一个男人从小到大的愿望,于是他便将目光缓缓的往上放挪去。

    顿时一首古诗便在他脑海中浮现:“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

    仅仅是轻瞥一眼,吴辰便感觉浴火上涌,浑身发烫。甚至于脑海中竟然再度浮现出在车内偷瞥校花的场景,心中小小的将校花和李芬做了一个比较,两者可谓是各有千秋,都令人血脉沸腾,垂涎不止。

    与此同时,李芬只感觉有一双放肆的眼神正肆无忌惮的从自己的胴体上扫过,这双眼睛就好像有着无尽的魔力,所过之处自己就好像被一双温柔的大手抚摸一般。

    吴辰哥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看着自己呀。

    顿时李芬只感觉羞愧难忍,甚至她还发现自己竟然有种欢喜的感觉,就好像巴不得吴辰用这样的目光盯着自己。

    念及于此,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右手在左手上掐了一下,让自己清醒了过来,随后赶忙红着脸道:“吴辰哥,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额,我只是再看你是不是别的地方也有针眼!”闻言,吴辰立马反应过来,赶忙将自己的目光收回,随即道:“你怎么这么傻,竟然在自己身上施针,你不知道疼呀?”

    不得不说,吴辰的反应速度极其之快,而且这话说得义正言辞。传到李芬的耳中,甚至让李芬有种误会了吴辰的错觉。

    不过吴辰这话也说的没错,他刚开始的确是想要看看李芬身上有没有别的针眼,不过就是在看的过程中一下子没有忍住罢了,毕竟男人,这也能够理解。

    “还好了,针灸又不怎么疼!再说了,能在别人身上扎,为什么就不能在自己身上呢?”

    李芬傻傻的摇了摇头,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同时还笑着道:“通过对自己针灸的过程,可以了解到下针的深度和力度,这样以后给顾客针灸就不会出现下错针和力度不够的情况了。”

    “而且扎自己如果第一次扎疼了自己,第二次就会换一个方向下针,长此以往就可以找到最好的下针角度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将自己的左手抬了起来,指着关内穴道:“就好比这个关内穴,下针应该从手心处斜方向下针,这样遇到的肌肉阻碍更少,相对下针的疼痛就更少了。而且我在几个手腕酸痛的客人身上试过了,她们说这样下针的确比之前舒服多了。”

    说到最后,她脸上情不自禁的扬起了幸福的笑容,这种笑容是得到顾客认可的笑容,也是为自己的付出得到回报的笑容,笑得很美,笑得很灿烂。甚至有些没心没肺。

    但吴辰看在眼里,却有一些心疼!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心疼的话,而是目光灼灼的望着这个女孩,道:“你想要华夏古医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