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五十一章 人心惶惶
    见吴辰没有说话,丧彪便越发得意,赤裸裸的警告道:“小子,给你一句忠告,现在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否则别怪老子让你吃不了兜……”

    吴辰目光一冷,一甩手“啪”的一记耳光落下,丧彪脸上赫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直接把这家伙的话打了回去,他捂着脸,半晌没有回过神来,瞪大的双眼死死的看着吴辰,眼睛睁得老大,半晌后才吐出一句话,

    “你……你竟然敢打我?”

    “嘭!”

    他话刚一说完,吴辰的脚便迅速抬了起来,一脚踹在了丧彪身上,丧彪躲闪不及,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紧接着吴辰的冷笑声便响了起来,“打你怎么了,我还踹你了。难道你还有什么意见不成?有手有脚却偏偏干这种敲诈勒索的事情,如果你想死的话,我不介意成全你!”

    “他怎么敢?”丧彪的那些小弟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瞪大双眼,他们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风光无限的老大竟然会被人一眼不和就狂扁了。

    “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吴辰冷冽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丧彪如梦初醒,冲着一旁愣住了的小弟怒吼道:“艹,你们是瞎了眼吗,还特么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弄死他丫的。”

    随着他的怒吼,矗立在门口的流氓方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冲了进来,信誓旦旦道:“马勒戈壁,竟然敢动我们丧彪哥,老子弄死你丫的。”几秒钟的功夫,这群人便来到了吴辰身边,扬起手中的拳头就要往吴辰的脸门上砸去。

    然吴辰一抬头,冲着距离他最近的人一脚就踹了过去了,那个家伙直接被踢飞了起来,狠狠的撞在身后的两个家伙,三个人在门口倒成了一团。

    对于其他人,吴辰则顺手一巴掌,反手一巴掌,剩下两人直接被这两巴掌给抽成傻逼了,在原地不停地打转,好半晌方才停了下来。嘴角赫然溢出了血丝,在张开嘴的那一刹那两颗大门牙更是直接掉了下来。

    反观刚才被吴辰一脚踹飞的混混,直接躺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本就显得有些苍白的脸扭曲在一块,那痛苦劲看得人心里都难受。

    “看样子你带来的人并不怎么样呀!”搞定完这几个小弟之后,吴辰往丧彪身上冷眸一扫,一个箭步便来到了丧彪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丧彪。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丧彪愤怒得整张脸都扭曲在了一起,双眸愤怒的望着吴辰,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要将吴辰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我对你是谁并不感兴趣,既然到这时候了你还要装逼,那我不介意再送你两耳刮子!”吴辰冷眸一扫,抬起手便又是两耳光,‘啪啪’的声音在这办公室里面骤然响起。

    “草泥马!”丧彪现在好歹也是一方老大,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气,破口便是一声大骂。

    然吴辰根本就懒得和他啰嗦,抬起手又是一记巴掌,不过这家伙显然已经吸收了刚才的教训,见到吴辰抬起手便赶忙伸出双手将脸给挡住,不过这真的有用吗?

    两巴掌下去,打在他手上的力道直接传到了他脑袋上,在强大力量的惯性之下,他整个人便往旁边栽了下去,整个人都被吴辰打成傻逼了。

    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李慧珍掩嘴大笑,心想,叫你们嚣张,竟然欺负我一个女孩子,这下遇到克星了吧。

    抬头偷偷的瞥了一眼自己这个小老板,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小老板其实还挺帅的,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种清新脱俗的气息,这是其他男人都不曾具有的,不过唯一可惜的就是,这小老板年纪太小了,足足比自己小了七岁之多,不然自己还可以考虑一下老牛吃嫩草。

    “怎么,难道还要我请你们滚不成?”

    “小子,你给我等着,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经过刚才那几下,丧彪很清楚眼前这个少年功夫了得,在吴辰冷冽目光注视下,丧彪只能捂着脸,带着一群小弟灰溜溜的滚蛋了。不过临走之前也不忘撂下一句狠话。

    丧彪等人刚滚出去,药厂的老员工便紧张兮兮的来到了办公室门口。

    “已经没事了,闹事的人已经被我赶出去了,大家安心工作吧。”见众人忧心忡忡的模样,吴辰随即安慰道。

    不过大家并没有走,而是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吴辰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大家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啊,大家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有什么需求的话,小老板在这呢,大家尽管向他提好了。”李慧珍也紧跟着附和道。

    “不……不是,厂子里给我们的待遇已经足够好了,我……我们并没有什么需求要提。”为首中年汉子赶忙摆手。

    闻言,吴辰和李慧珍的不由的皱了皱,心想既然不是因为待遇,那是怎么了呢?他们并没有发问,而是静静的看着大家。

    “是……是这样的老板,我……我们是来辞职的。”半晌后,为首的人吞吞吐吐的将自己要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辞职,为什么?大家不是干得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要辞职了呢?”李慧珍一脸不解。

    吴辰开始也有些不解,毕竟在将这些员工请回来时,他特意在大家原工资的基础上加了一千块钱,按理说不应该呀。

    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望着众人道:“你们是担心刚才那群人还会来找麻烦吧?”

    “恩恩,小老板,你们的待遇是很好,但那群人真不是这么好惹的,今天小老板你把他们打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一个职工站了出来解释道:“三个月前这群人找到马老板说要收购场子,当时药厂生意不错,马老板自然不愿意把场子卖出去了。从此以后药厂里面就经常会出现死猫死狗,而那群人也是隔三差五就往厂子里面跑。

    马老板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他们干的,更不愿意将场子转让给他们了,而且又一次还报了警来着。原本大家以为事情解决了,但刚过一天,我们厂子里就有两个同事在回家的时候被人给打得头破血流,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没出来。报警了,虽然警察说那地方没有监控,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谁我们还会不知道吗?”

    “是啊,小老板、李总,真不是我们不愿意跟着你们干,而是我们也怕呀。”有一个职工站出来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