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四十八章 男人何必为难男人
    “老大,你丫的太凶残了,男人何必为难男人呀。”

    吴辰甫一走下擂台,老三这个死胖子便小跑了过来,熟稔的勾住吴辰的脖子,丝毫不受刚才吴辰在擂台之上凶残模样的影响。

    随后指着吴辰,嘿嘿笑道:“不过刚才那一脚胖爷我喜欢,哈哈!”

    “滚犊子,你喜欢个毛线呀,一边去,老子不搞基!”看着老三那贱兮兮的,无语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一把将他推开。

    老三也不恼,嘟囔了一声后便笑容满面的站在一旁,那得意劲就好像刚才在擂台上叱咤风云、生杀予夺的是他一样。

    与此同时洪天、华虎、于昌平等人也赶忙迎了上来。

    “咱们去那边说吧!”

    吴辰知道他们应该是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随即指了指皖南武林界所处的帐篷方向指了指。

    “吴辰小兄弟你实在是太冲动了,你不该彻底废了他的。”一进到帐篷,华虎担心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是啊,吴辰小兄弟,宗师不可辱,辱者必死!你今天彻底废了姜太间的事情一旦传到棒子国,那棒子国姜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洪天也是眉头紧皱,他简直不敢想象,一个宗师的怒火会有多么可怕。再者,就算宗师不出,拥有武道宗师的家族怎么可能不会有其他的武道强者,不消化劲,只要一个暗劲强者降临皖南,恐怕整个皖南武林都将因此而掀起血雨腥风。

    不过定眼看了看吴辰,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赶忙问道:“吴辰小兄弟,你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一名暗劲高手,不知吴辰小兄弟你师从何门何派,尊师是否也是一名宗师呀?”

    此言一出,华虎等人纷纷睁大眼睛看着吴辰,因为他们也都很是好奇,吴辰究竟是从那个武道世家走出来的。

    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吴辰很快便摇了摇头,道:“让诸位失望了,我师父就是一个破道观的老道士,小时候我身子骨弱,老道士就教了我一些吐气纳息的小法门而已。”

    停顿了几秒,怕这些人在纠结于自己师傅的话题,他还不忘加上一句,“师父早在数年之前便已经仙逝了,具体我师父究竟是不是武道宗师,我也不得而知了。”

    当然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具有可信度,他紧接着道,“听老一辈的人说,我师父并不是我们那的人,而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下放到我们那边的。起初大家都以为改革开放之后他离开了,没想到竟然还留在道观里面。”

    原本众人还以为吴辰是不想将自己宗门家族的消息泄露出来,心里多少有些芥蒂,不过听到后面这句话就释怀了。

    “不好意思,提起吴辰小兄弟你的伤心事了。”华虎右手轻轻的拍了拍吴辰的肩膀,随后凝重道:“希望棒子会顾忌我们这里是我们华夏的国土,有所收敛吧。”

    吴辰点点头,随意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正如华门主所言,我们脚下的是我们自己国家的土地,还容不得他们肆意妄为。”

    众人闻言,只能这么想了,因为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见状,吴辰也不打算多做停留了,毕竟药厂那边还有事情需要他去处理,随即便准备告辞离开。

    然就在此时,一道冷笑声想来起来,“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知不知道宗师的怒火有多么恐怖。仗着自己有些能力,便肆意妄为,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将整个皖南武林往火坑里推。”

    闻言,吴辰回头往声音发出的方向定眼一看,开口之人赫然是之前和吴辰对赌,并且上台被打得半死的释浩。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站在台上让他们把我给四肢给废了?”吴辰反问一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不好意思,我可不想像某些人一样被打成一级残废躺在地上。”

    虽然说得是某些人,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说的不就是现在正躺在担架上,双手被固定夹板固定住的释浩吗。

    “你……”闻言,释浩顿时就怒了,条件反射的便要和吴辰动手,但身体稍微一用力,伤口处便袭来一阵剧痛,于是也只能用通红的眼神来表示自己的愤怒了。

    吴辰轻蔑的瞥了他一眼,看在对方已经沦落到这幅模样,他也懒得让对方履行之前的赌约了。

    不过他好心好意这么想,别人却不会领情,就在此时站在一旁一直都未曾开口的螳螂拳孔拳师跳了出来,冲着吴辰,指责道:“你凭什么这么侮辱释师傅,释师傅之所以会落到这幅模样,你就是罪魁祸首。”

    “你脑袋有毛病吧,他自己实力不济,在擂台上输了,和我们老大有何干系?”

    “就是,装逼不成反被草,还怪我们老大,你们是不是傻!”

    闻言,老二、老三他们顿时就怒了,撩起袖子就要往前面冲。不过确实被吴辰给伸手拦了下来。

    “哦,我倒想知道知道,我怎么就成罪魁祸首了?”吴辰强忍着内心的愤怒,玩味冰冷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孔拳师伸手。

    感受到吴辰目光中夹杂着的寒意,孔拳师背后便是一凉,同时吴辰在擂台之上血虐棒子的恐怖场面亦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袭上心头,突然他有些懊悔自己刚才莽撞的站出来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硬着头皮冷笑道:“怎么不是罪魁祸首,明明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抢在棒子要重创释兄弟之前出手,但你偏偏没有,导致释兄弟遭受重创,你不是罪魁祸首又是什么?”

    孔拳师义正言辞的讲了一大堆,随后冷眼旁观。

    “对,你明明可以出手,为何不及时出手!”释浩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吴辰,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将吴辰生吞活剥似的。

    在他想来,吴辰如果能够及时出手,那自己就不可能会在擂台上倍受屈辱脸面尽失,而且身体还遭到重创。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吴辰,如果吴辰能够及时出手,这一切都不可能会发生。

    此言一出,老二老三他们也有些疑惑,为什么第三场在这释浩被血虐的时候直接登台,反而要等到华门主这一局方才登台。随即将疑惑的目光望向吴辰,等待着他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