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四十七章 言出必行
    “姜镇宗,二十年前棒子国武道领军人物。二十年前姜镇宗踏入半步宗师之境,打遍东南亚无敌手。最后踏入我华夏大地,一路挑战我华夏各大高手,此人手段极其残忍,被他所挑战之人不死即伤。

    不过最终一代天骄姜无双横空出世,两人相约于神农架一决雌雄,据说那一战生神农架方圆数公里,一片狼藉草木凋零。这一战无双战神姜无双胜了,以化劲硬撼半步宗师,成就赫赫威名。”

    一旁紧抱着受伤左手的华虎慷慨激昂的解释道,不过很快这眉头又紧紧的皱成了一个川字,“不过那一战听说这姜镇宗死在了神农架,没想到他还活着,而且还破入了宗师之境。这……”

    话还没有说完,他便抬头往那个擂台上看去,随后终身一跃,便跳上了擂台。他要阻止吴辰,必须阻止。

    他很清楚,吴辰要废掉姜太间在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给自己出气,他内心很感激,但他却不能让吴辰这么做。因为一旦姜镇宗知道他的孙子死在了皖南,那对方必定再入华夏,宗师一怒,血流成河。届时吴辰必将成为宗师怒火下的孤魂,甚至皖南武林都将遭到血洗。

    他华虎绝对不容许因为自己,而让一个天赋过人足以比肩无双战神姜无双的年轻人夭折,而让皖南武林遭受血洗。

    在他踏上擂台之际,吴辰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你多虑了,我并没有想要杀你!”

    闻言,华虎顿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不想杀人就好!

    不过就在此时,吴辰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只是想履行刚才的誓言,废你四肢,顺带让你成为名副其实的太监罢了!”

    此言一出,华虎的心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瞬间窜到了嗓子口,赶忙大叫道:“不要……”

    然话还没说完,“嘭”,蛋碎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声音很沉闷,就好像蛋在水里面炸开了一样。

    这两道沉闷的声音过后,紧接着姜太间那撕心裂肺的声音便在这体育馆上空骤然响起。

    听到这声音,体育场所有男生都情不自禁的将手往自己胯下盖去,喉咙口不停地咽着口水,面目惊恐的望着擂台上竭斯底里大叫着的姜太间。

    “你竟然真的敢!”姜太间盯着自己血红一片的胯下,惊骇的目光盯着吴辰,左手随后指着吴辰竭斯底里道:“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姜太间誓不为人……”

    “呵呵!”吴辰玩味一笑,一道无影脚闪过,只听到‘咔嚓’一声,姜太间唯一完好的手赫然变成了两截。

    “真狠!”

    在场所有人心头闪过这两个字!

    威胁,呵呵,我压根就不在乎。你敢威胁一句,我就敢将你一只手打断。什么叫霸气,这就是霸气;什么叫狠辣,这就是狠辣!

    “啪啪啪!”

    搞定这一切的吴辰淡然的拍了拍手,玩味中夹杂着冰冷的目光从躺在地上的那群棒子身上扫过。

    见吴辰这个恶魔竟然再度将目光再度看向自己,躺在地上的棒子都是便感觉背后发凉,浑身一颤,直接就被吓尿了,赶忙往后退去。就连这群棒子的领头羊郑大林都被吓得就像一只乌龟一样赶忙把头往后面缩去。

    “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你们刚才不还很高傲的嘛,小时候老师经常告诉我们,人要始终如一,不能因为一些小困难小挫折而轻易改变自己。你们也应该这样嘛。”吴辰玩味道。

    “噗呲!”

    主持人所在后台,原本正准备喝口水压压惊的凌菲儿突然听到这话,顿时口中的水直接就喷了出来,瞪大眼睛看着擂台上那个男孩,随后蹲在地上捂着肚子捧腹大笑。

    而四周看台上的人更是笑的前俯后仰,对吴辰的佩服之情简直就是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不过很多人心里也觉得很是解气,马勒戈壁,刚开始你们这些棒子不是很嚣张很骄傲吗?不是变着法的想要侮辱我们吗?这下被打得头破血流就知道乖了是吧,奴性!

    同样,很多人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面对这种自以为是的棒子,最好的一个方法就是揍他,揍到他丫的鼻青脸肿,他也得到时候肯定服服帖帖。

    就这样,体育馆中成百上千人get到了这个技能点,之后但凡有棒子国、倭国等一系列国家的人敢在他们面前装逼,他们一定会把对方暴打一顿,让他们知道脚下这片土地究竟是谁的地盘。

    “好了,担架,快把这群人给抬下去吧,不然到时候出人命了可就把我们数千年礼仪之邦的名头给丢掉了!”吴辰也懒得和这群人啰嗦,对着一旁已经等候多时的医护人员挥了挥手。

    “快点,赶快把我们的国际友人送去医院治疗,告诉袁院长,这是我们的国际友人,一定要请最好的专家教授进行会诊。”

    站立在一旁的孟云反应过来,赶紧吩咐道,同时还不忘叮咛道:“对了,国际友人现在身体不太好,你们记得轻点,可不要让国际友人再受到什么伤害呀。”

    这几句叮咛,外加那关心切切的小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关心自己的晚辈呢。不过很显然,在场之人都很清楚,自己个的校长是在变着法的嘲讽这群棒子呢。一时间众人心里默默的对这个严肃的校长点了个赞,小小的粉了一下孟云。

    然郑大林听到这话心里却是有着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马勒戈壁,自己等人残的残废的废就知道说自己是国际友人,早干嘛去了。你特么的早点想到自己是国际友人,下手轻点不好吗。

    不得不说,此时他们弄死这孟云的心都有了。自己等人都成这幅鬼样子了,竟然还不忘羞辱自己等人,妈的,我特么和你势不两立。

    当然,这种心思他们可不敢表露出来,不然等待他们的就不是担架了,而是火葬场和殡仪馆的灵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