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四十六章 半步宗师
    电光火石间,吴辰瞬间抬起腿,将要对自己使用夺命剪刀脚之人踹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右手如闪电一般飞快探出,扣住那人的左腿,顺势抡起此人就往周围砸去。

    此人俨然成为了他御敌的武器,狠狠的撞在了欺身而来的棒子身上。

    这群棒子看到吴辰竟然将他们的同伴当做武器,而且脚下还踩着自己一个同伴,立马恨得牙痒痒,但顾忌两名同伴,他们不得不往后退了退。于是乎战局就进入了短暂的僵持阶段。

    然就在此时吴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见状,吴辰便将手机掏了出来,一看,是李慧珍的电话,随后压根不管这是在擂台,自顾自的便按下了接听键,随后李慧珍熟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什么,有人想强买我们的药厂?行,你稍等,我处理完眼前这些垃圾,就过去。”闻言,吴辰眉头顿时皱成了一个川字,一股骇然的杀机迸发而出,擂台周遭的温度骤降八度,当他将手机放进口袋中之后,抬起头,冰冷的目光从在场棒子身上扫过,“我赶时间,正好刚才你们也出过手了,这下就让我来出手吧。”

    换音一落,他将手中的棒子像垃圾一样仍在了擂台一旁。随后左脚顺势抬起,往脚下姜太间右脚上就是一踹。在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咔擦一声,姜太间的右脚应声而断。

    随后一个闪身便来到了一个棒子身边,肩膀直接贴在了对方的胸口,一记贴山靠,棒子直接倒飞了出去,一口逆血喷洒在了半空中。,

    “混蛋!”见吴辰将自己国家一个有一个精英打倒,郑大林怒火冲霄,要知道这些人可是自己带出来的,如果回去全都变成了残疾,那自己一定会在那些家族的怒火之下死无葬身之地的。

    不行,这个人一定要死!

    “大棒子国的荣耀至高无上!”

    郑大林咆哮一声,悍不畏死,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冲向吴辰,铁拳刚腿疯狂的往吴辰身上招呼。

    同时另外三人也一咬牙,强行客服自己心中的恐惧,悍不畏死的往吴辰扑去。

    不过这样吴辰却是巴不得了,毕竟时间宝贵,他还赶着去药厂呢。于是他不退反进,一往无前迎了上去,每一拳每一脚都能打出破空地音啸。

    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体育场已经安静下来,只有噼噼啪啪拳脚碰撞声,人们又是紧张又兴奋地盯着擂台上的混战。

    此时郑大林已经扑到了吴辰身后,但吴辰却如同一道魅影,身形一转,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刹那间强势转身,不仅躲开冲撞,更是扣住郑大林的手腕。

    郑大林大惊失色,另一只手化为鹰爪,毫不犹豫的往吴辰脖子上扣去。然吴辰却是果断提起膝盖。

    “不好!”郑大林心头一惊,作为一名经历过生死的武者,他可以很清楚的判断出,一旦自己承受了这一记膝撞,那自己不是也要半残。虽说自己的手也有可能从对方脖子上带下一块肉来,但那也只是有可能。

    抉择之下,他立下决断,往后撤。

    不过他的手腕已经被吴辰给抓住了,想要走,这可能吗?

    吴辰将他往前一拽,顺势就是一记狠辣地肘击甩出,郑大林的胸口当下便坍塌了进去,原本吴辰打算就此将这个带头处心积虑想要侮辱自己学校和国家的人彻底弄死。不过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否则就算自己等人签订了生死状,棒子国也绝对会借机发难,虽说在大是大非面前,国家肯定会站在自己身后,为自己撑腰。

    但这样一来自己必然会引起国家有关机关的关注,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就在他思索之际,剩余的三个棒子却已然来到了他的身边,铁拳直接往他的大脑、胸口等要害处袭来。

    此时的吴辰已然不准备和这群人玩这种小孩子打架的游戏了,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身上迸发而出,一个闪身便来的距离他最近的棒子身旁,一记寸拳,直接将对方击飞到擂台之下。

    那人胸口直接坍塌下去,虽然没死,但下半辈子恐怕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搞定一个之后,吴辰身影如鬼魅一般再度消失,紧接两道清脆的骨折声想起,两名棒子直接跪在了地上,双腿赫然被吴辰踢断。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的功夫里。

    原本气势汹汹想要将吴辰弄死的棒子,此时不是躺着就是跪着,棒子的血将本就鲜红的地毯染得发紫,风一吹,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向四周发散。

    擂台中央,一个如神似魔的男人正站在那里,在这一具具‘尸体’的包围下,这个男人就像是踩着‘枯骨’上位的王!

    半晌后,这个如神似魔的男人动了,抬起头,一步步往前方走去……

    此时在他的正前方,一个三肢被打断的棒子正用依靠着左手的力量不断的往擂台边缘爬着,这不是姜太间又会是谁。

    姜太间似乎感受到了背后传来的阵阵杀意,手中的动作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很快他的手便抓住了擂台边缘的柱子,只要再往前爬一点,他就能滚下擂台,这样就有一抹生的希望了。

    他很清楚,手脚断了,不要紧,至少自己还活着,还可以享受很多乐趣。但一旦成为了太监,那自己简直就生不如死!

    “这么急着走干什么!”然就在此时,一道宛若噩梦般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与此同时,一只脚直接踩在了他的左手之上。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错了,求求你放……放过我。”姜太间回过头,面目惊恐的望着吴辰,在吴辰那双冰冷的目光之下,胯下竟然直接吓尿了。

    “呵呵,现在知道错了,那刚才你干什么去了?前半个小时你在擂台上不还很嚣张吗?就在刚才你不是好叫嚣着要把我弄死吗?现在害怕了,知道错了,你觉得有用吗?”吴辰笑吟吟的看着他,随着一个有一个的质问,一缕缕近乎凝聚为实质的杀气环绕在他周身。

    “你不能动我,我是大棒子国姜家的大少爷,我……我爷爷是大棒子国宗师姜镇宗,你……你要是敢杀我,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见求饶不成,姜太间赶忙将自己的后台给搬出来。

    “他爷爷?半步宗师?什么鬼,看他年纪,他爷爷少说也快九十多了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都好意思搬出来,这丫的被吓傻了吧?”

    看台上不明所以的人听到这话,嘲讽的声音顿时便响了起来。

    “什么,姜镇宗在十年前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可能踏入宗师之境?”然而皖南武林代表洪天等人所在的地方,洪天眼睛猛地一瞪,脸上闪过一抹惊慌。

    “洪前辈,这姜镇宗是什么人呀?”于露见洪天惊慌失措,随即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