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四十三章 你的脸肿么了?
    “作为一名医生,再加上这里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大家,使用硅胶这种东西来丰凶是有很大感染的风险的,而且具有很多不稳定性,就像眼前这位金小姐一样,突然就瘪下去了,很尴尬的。”

    吴辰一本正经的声音响起,“当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就算这样也不用去做整容,因为我们中医就有很多丰胸的方法,按摩食疗,皆可!”

    此言一出,看台上不少有整容打算的妹子,赶忙将这个念头给抛到九霄云外了。有些整过容的则打算等下一离开体育场就去医院把体内不属于她的东西取出来,然后向吴辰所说的那样去找中医,用老祖宗的手法让自己变得更美。

    吴辰想不到的是,就因为他今天无意中的这段话,导致整个华夏再没人去棒子国美容整容,棒子国的整容行业一片萧条。同时,那些由棒子国出场的明星,所谓的小鲜肉,遭到了整个华夏人命的共同抵制,演艺道路就此终结。

    与之相反,由于中医的按摩手法和食疗,使得中医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

    “我要杀了你!”

    金智善怒火冲霄,就像一头暴怒的母老虎,强大的劲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杀!”

    只听到一道怒喝响起,金智善右脚猛地一踩,朝着吴辰所在的方向窜去,每一脚踩在地上速度便加快几分,到最后整个人便如同一根箭矢。速度快得连周围的空气都爆裂开来。

    就在距离吴辰不足一米之时,金智善猛的抬起手臂,一拳往吴辰面门砸去。这一拳使出,带起一道犹如闷雷的巨响。

    吴辰见状,左手握拳,随后缓缓的抬起来。

    “不知死活!”

    看到吴辰竟然这么轻描淡写的去应付金智善的全力一击,顿时一群棒子便止不住的冷笑了起来。

    “吴辰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这么轻敌呢,这下完蛋了!”

    原本对吴辰信心满满的人,此刻脸上也不禁闪过一抹失落,甚至不少胆小的女生更是赶忙闭上眼睛。

    因为在他们看来,金智善雷霆万钧的一拳和吴辰软弱无力的一拳,两者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上的,高下立辨!

    但不知为何,当他们看到吴辰一脸淡然的模样时,猛然之间,有突然觉得这一拳似乎并不是表面上这般简单。

    然还没等他们搞清楚,这一拳到底怎么回事之时,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半空中两只拳头已然碰到了一起。

    “完了!”看台上绝大多数人心里咯噔一下。

    “这下看你还拿什么嚣张!”棒子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眼前俨然已经浮现出吴辰被一拳击飞重伤吐血的场景。

    然让他们失望的是……

    然让他们失望的是吴辰就好像座泰山,屹立于原地,巍然不动。而在他们脚下,以他们为中心,一阵肉眼可见的气浪向四周翻滚而去。

    围在擂台周围的人只感觉狂风袭来,整个人便要往后栽去。一时间所有人心中不由骇然,瞪大眼睛盯着擂台上。

    “啊!”

    一道清脆而凄惨的叫声响起,毫无疑问,这声音正是金智善的。

    定眼一看,只见她右臂自然下垂,小手臂直接从中间爆裂开来。此时她的手臂就像是个洗澡的蓬头,猩红的鲜血四处飞溅,顿时周围的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反吴辰,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

    “智善!”擂台下面的郑大林等人大惊失色,赶忙起身欲要往擂台上面冲去。

    “诸位请不要忘记了,双方是签订过生死状的!”洪天等人自然不会让他们如意,在他们起身的瞬间一群人也冲了过来,挡在他们前面。

    虽说洪天等人打不赢棒子国,当想要阻挡却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擂台上的比武胜负已然见了分晓。

    吴辰往擂台下瞥了一眼,紧接着他再度动了,双手同时出动,化为两道残影。

    紧接着一道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金智善的左边脸庞、右边脸庞,下边脸庞,上面,左上方右上方……

    从不同的方位,一个又一个巴掌打了下去。

    如果要搞一场大巴掌比赛,世界第一毫无争议,必然会成为吴辰的囊中之物。就算这场打巴掌比赛是花式打巴掌比赛也同样如此!

    “不知所谓的女人,竟然想羞辱我,我就让你尝一尝什么才叫被人羞辱!尝尝我的还原本来面目掌!”

    冰冷的声音落下之后,吴辰再度一巴掌打在了金智善的脸上。

    一巴掌丑下去,金智善在原地转了两个圈方才停了下来。她堪堪停下来,还没过三秒钟,看台上便响起了沸反盈天的笑声。

    金智善只感觉四周成百上千道戏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顿时大惊,忍着手臂上袭来的剧痛,面目狰狞的望着吴辰道:“你……你到底对我干了些什么?”

    “智……智善,你的脸!”吴辰还没有说话,站在金智善对面的一个棒子便率先提醒道。

    “脸,脸怎么了?”金智善赶忙伸出左手往自己脸上摸去,一模大惊施色,失魂落魄的呢喃着,“我的鼻子怎么变矮了,我的苹果肌呢,我的双眼皮呢,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你,这都是你干的对不对?”金智善猛地抬头,血红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吴辰,就好像一头择人而噬的恶魔。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劝你呀,做人还是应该诚实一点!”吴辰一本正经道,但脸上戏谑的表情却让所有人都知道,这话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嘲讽。

    闻言,在场每一个华夏人都像吃了人参果一样,大为解气。叫你这女人刚才侮辱我们来着,现在招报应了吧。俗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混蛋,我和你拼了!”金智善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往吴辰身上扑去。

    “滚!”

    吴辰一声冷喝,下一秒金智善便被一脚踹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那群棒子面前。一口逆血喷出,愤怒的眼睛狠狠的瞪了吴辰一眼之后,头一歪,直接晕死了过去。

    “智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