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四十一章 恶心人
    看台上,众人肚子都快笑疼了,起哄的声音接连不断。解气的同时,也不忘给吴辰竖上大拇指,心里说着,吴辰这丫的实在是太坏了,一肚子坏水,不过……不过我们大家就喜欢这样的。

    “你在坑我!”刚才开口的那个棒子如梦初醒,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吴辰。

    “哎呀,被你看出来了,看样子你智商还行呀,想来比二百五稍好一点。”吴辰惊叹一声,随后还不忘解释一句:“对了,二百五你明白什么意思吗?不知道的话我勉为其难的给你解释一下,二百五在我们华夏就是意指白痴。不过你别担心哈,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你比二百五稍微好点,所以你还没达到白痴的地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呀,加油fiting!”言罢,他还不忘做了一个加油的动。

    “扑哧!”

    看样子你智商还行,想来比二百五稍好一点!

    所以你还没达到白痴的地步!

    革命尚未成功,通知仍需努力!

    加油fiting!

    一时间吴辰的话一遍又一遍在众人脑海中浮现,原本正在喝水喝饮料的人,一口饮料一口水直接就喷了出来。

    “哈哈哈,距离白痴还差一步,棒子,你们要加油呀!”

    看台上再度沸反盈天,众人笑得面红耳赤,一道道不加掩饰的嘲讽从看台四周响起,一句不漏的汇聚在了棒子们的耳边。

    “你是在找死!”

    棒子愤怒无比咬牙切齿,二话不说就想要冲上前去和吴辰来一场生死决斗,不过却是被金智善给拦了下来,只见这女人往前踏出一步,双手抱住自己胸前的两团软肉,打量的目光落在了吴辰身上。

    打量一番过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根本看不透对方,这个年轻人就好像深不可测的大海,不可揣测。

    难道此人是一个高手?

    心中闪过一个猜测,不过仔细打量一番之后,她发现对方身上压根就没有丁点一个武者应该具备的气息,就像一个普通人,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

    “华夏有句俗语说得好,盛情难却,既然吴辰同学你这么热情相邀,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半晌后,金喜善开口了,冲着吴辰玩味道:“不过擂台之上拳脚无言,到时候如果一不小心我们没能收住手,把你的手或者脚打残、甚至打死的话,这罪名总不会落到我们身上吧?”

    最后一句话,字字冰冷,令人心中发寒!

    “这……”

    一听到这话,洪天、华虎等人脸上顿时便难看了起来,这棒子国明显是要下狠手了呀。随即他们的目光齐齐往吴辰看去。

    “正常,擂台之上拳脚无言,要是上了擂台我的拳脚被打断的话,那自然不能算在你们身上。”

    吴辰点点头,随后有紧接着道:“不过,既然你们知道擂台之上拳脚无眼,那到时候你们要是被我打断了腿或者直接被我打死了,你们棒子不会又跑到大使馆去抗议投诉吧?”

    “就凭你?”吴辰话一出口,一名棒子戏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瞎猫总有碰到死耗子的时候吧,没准在你们对我动手的时候,你们自己一不小心自己在擂台上摔死了呢。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希望还是有的对吧。”

    对于棒子的戏谑嘲讽,丝毫不以为然。

    “呵呵,吴辰同学说的不错,人却是应该要有希望。不过吴辰同学你放心,我们大棒子国的人顶天立地。在擂台上别说被打伤,就算被打死,那也只能说明我们学艺不精,绝对不会责怪你,更不会去大使馆投诉。”

    金智善点点头,紧接着道:“当然,如果吴辰同学你是在不放心, 那我们双方就签订生死状吧,生死状一出,擂台之上生死各安天命。”

    此言一出,洪天等人脸色瞬间一变。生死状可不是闹着玩的,双方比武一旦签订了生死状,那可就是生死不论了。

    原本喧闹的看台,此时也寂静了下来,最怕突然安静,气氛瞬间变的凝重。

    让你哗众取宠,叫嚣着挑战我大棒子国所有人,现在被生死状吓到了吧。不过现在就算你想不比,都难了,你就等着踏上擂台被我们大棒子国的武者血虐吧。

    金智善看着吴辰,冷笑不止。

    “生死状拿出来吧,速战速决,早上没吃早餐我有点饿了呢!”吴辰没心没肺笑道。

    “好很好,到时候把你打得头破血流,看你还能不能笑出来。”金智善咬牙切齿,在她看来吴辰的笑声就是对她们大棒子国赤裸裸的侮辱,这是她们绝不容许的。

    很快,生死状便拟定好了,在双方领导和在场上万观众的见证下,要踏上擂台的人纷纷在这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吴辰同学,你放手去干吧!”在临上擂台之前,孟云来到吴辰身边,拍了拍吴辰的肩膀道。

    在刚才,孟云已经偷偷的去打过电话了,先是给上面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随后又给袁渊打了个电话,因为在上次医疗交流会过后的聚餐,他已经从袁渊那里得知吴辰和袁渊关系匪浅,所以便打了这通电话了解一下吴辰的情况,得知吴辰伸手不凡,所以心里也不再担心了。

    吴辰点点头,这意思再明显也不过了,毫无疑问就是让自己不要留手呀。看样子那些领导也脑袋开窍了,知道被人欺压上门要反击了。

    见吴辰领略到了自己意思,孟云也不准备在擂台上继续停留了,随后便往楼梯处走去。

    “等一下,孟校长,你先赶快让医护人员把担架准备好吧。”孟云堪堪走下擂台,吴辰便把他給叫住了。

    “不错,看样子你还是很清醒,竟然知道为自己提前准备好担架。不过温馨提示一下,最好将骨科医生也请来,毕竟拳脚无眼,没准等下你全身的骨头都会被打断呢。”

    姜太间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此时他脖子上正吊着一条绷带,将他被吴辰折断的手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啪!”

    吴辰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额头,指着棒子那边,“1,2,3……7,虽然上台只有七个人,但难保到时候这群棒子会有人会中途跳上擂台,你就准备十副担架。

    为了响应一下这位太监的请求,就请一个顾客医生,不对一个怕是忙不过来,最好请个四五个过来吧。

    如果可以的话,顺便问一下咱们皖南殡仪馆火葬场的电话吧,或许等下需要我们为棒子国的人提供一下。毕竟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好,我现在就给皖南中医院打电话,让他们把救护车给派过来,顺便让人了解……了解一下殡仪馆和火葬场的电话。”孟云也不傻,自然明白吴辰是什么意思,于是大声应了下来。

    恶心人是吧,那看谁能恶心过谁!